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3313 个查看 2019-05-30 10:51

赶鸭子上架(小刚)

  来自:OC举目 


导 语

保罗说,要将人的心意夺回,使他顺服基督,这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


文 |小刚


 


赶鸭子上架,讲的是一大群鸭子摇摇摆摆走在路上,养鸭人在后拿着竹竿一路地驱赶,鸭子们憨态可掬,非常可爱,赶鸭人都有点于心不忍。所以赶鸭子上架,就被解读为强人所难,勉强人去做他力不能及的事情。



回想自己20多年来的教牧关怀,或多或少就像是在赶鸭子。


一、找到平衡点


人在亚当里都一样的诡诈,为了证明自己,有时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们会习惯地把“是”,说成不完全是,又会把“不是”,说成不完全不是。为了赢得对方,有时我们似乎不想给人家一点儿退路。无论是教会里的弟兄,还是婚姻中的男女,有时争吵起来都很强悍、得理不饶人,还一心期盼有更多的人会支持自己。


所以做牧师的一定要聪明,千万不要好为人师,做断事的官,否则你很快就会陷入泥沼。因为同一件事情在双方的口中,永远会是两个不同的版本,而且人的良心都觉得自己说的一点没错。


记得那一次,有人慕名上门找我。他和太太正在办离婚,朋友告诉他,“死马当活马医去找我们的牧师吧!”他一口气给我讲了20来分钟,结论是这辈子倒了霉、找错了人。我当头棒喝,“照你这个德性没有一个女人能和你过日子!你如果真的想死马当活马医,下次就把你的太太带来。”


果然他们生活中的每件事情,都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只是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的问题不是出在婚姻上,而是出在生命上。身体出了问题找医生,生命出了问题当然要找生命的主。我当下就呼召他们悔改一起去找耶稣。


奇妙的是,那些日子这个人的母亲一直在旁悄悄观看,几个月之后,当我为他们补完婚姻课,他母亲提出,日后要和儿子媳妇一起受洗。一年之后他们全家搬离,他们三年级的天才女儿捏了一套迷你的彩色泥塑小动物送给我,成为了我终身的珍藏。


类似这样的案例很多,所以重要的是把人带到神的面前,不是去评判他们的过错:你错三分,他对四分。人离神越近,问题就越简单,不管是错一分,还是对二分。


这么多年的教会生活,我看到一个见怪不怪的现象。那就是弟兄之间,特别是那些资深的同工之间有了纷争,双方第一时间都会以神的话语彼此对峙,一方总是在强调神的公义,而另一方则一定是在坚持神的慈爱,双方你来我往都觉得自己才是真理的维护者,都认定神无疑是站在了自己的一边。


殊不知,唯有逾越节的羔羊、唯有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才能将上帝的公义和慈爱完全地彰显出来,只有耶稣基督才是公义和慈爱最终的平衡点。当你强调神的公义时,你要知道自己并不完全,因为神还有慈爱。所以我们口里的话就不要说得太绝了,多少要给对方留下一点“生存”的空间,反之亦然。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的前两任牧师,不幸先后都成了弟兄姐妹双方论辩的焦点、批评的对象。最后等牧师走了,教会也撕裂了。我真的不知道那个时候,到底是耶稣在哭,还是魔鬼在笑!痛定思痛,作为继任的牧师,我有责任恢复人们对教会、对牧者的信心和信任。


此外,作为牧者,我有责任告诉弟兄姐妹,如果你还不曾为你的牧师可怜的属灵光景哭泣,还不曾为魔鬼设置在你牧师面前的网罗守望,那你或许还不到说话的时候,你不要以为自己比牧师懂得更多。


而当你开口要说话的时候,你也要小心,牧师终究是神的受膏者,你的话语要有点儿分寸,要先看神的脸,懂一点属灵的伦理和秩序,因为就连魔鬼都知道那一个奥秘,击打牧者,羊群就会分散。人若能因着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看到自己的不完全,那神的教会就会更完全。


二、用盐来调和


牧师在教会不只是讲道,还需要诊断、医治各样的疑难杂症,可以说,牧者几乎每天都需要处理从人来的负面情绪,弄得不好自己的情绪就会深受影响,甚至成为一个不断堆积的“垃圾桶”。作为牧者,如果你不能用盐来调和,你是无法来牧养、带领这个教会的。


这些年,神给我最大的恩赐不是先知讲道,虽然每一次讲道我都非常认真,都带着极大的感动走上讲台,也知道神要借着我对教会、对会众说话。但最让我醉心的还是教牧关怀,因为每一次与人面对面的相交,几乎都能让人经历到神超然的作为。


圣灵会参透人心,祂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让人看到问题的症结、背后的隐情。然后借着神的话,句句定准,断其后路,把人的心从一片乱像中显明出来,这就是所谓的赶鸭子。赶鸭子者仿佛一个架桥的工人,是为了让人到神面前。而我最大的喜悦是有人因着这样的服事与主的关系又近了一步!在神的大光面前,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是圣洁的、是完美的、是了不得的,包括我这个正在帮助别人的牧师在内。


最有意思的是调解夫妻的矛盾,要知道不少的夫妇关上门讲话都是凶巴巴的,好像不以吵架的口吻,他们就没有办法正常地沟通。他们会告诉我,很不好意思来麻烦牧师你,因为常常引发争吵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讲得都对,但人只要一碰到圣灵,他就会为自己常常以否定配偶来高抬自己的丑陋、苦毒羞愧万分!所以差不多每一次的陪谈,最后我们都会看到戏剧性的果效。


记得有一次一对夫妻在公婆面前吵架,进而推推搡搡,摔了计算机、扔了手机,等我赶到,警车已经在那里了。我进门看到婆婆在大声哭号、儿子失控倒地、孩子抱成一团、媳妇准备离家。那一天晚上我们找到了在外过夜的妻子,她出人意料地冷静,可能已经做好了最后离婚的准备。


她倾诉了很久,我打断了她的话,看着她问,这辈子你看重过你的先生吗?短暂的停顿之后,她开始抽泣进而大哭起来,圣灵的大光刺破了她里面的骄傲,整个防线一下子全然崩溃。整整半个多小时,她嚎啕大哭、涕泪俱下,她对神说自己不是一个好妻子、不是一个好妈妈、不是一个好女儿、不是一个好媳妇、不是一个好妹妹,(原来她常常向还没有信主的姐姐抱怨自己的婚姻,以致让姐姐跌倒)。


她的丈夫在不同的城市工作,每个周末要开好几个小时回家,每次踏进家门,他从来不敢提请太太搬家的事情,就怕太太抢白说自己在这里又带孩子、又做工比他还辛苦。然而当妻子真心悔改之后,她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放下自己引以为傲的工作,带着孩子安安静静地跟从了丈夫。多年之后我们前去探访,看到一家子在主的里面其乐融融,结果神赐给妻子在职场上的尊荣大过先前。


三、信神的权能


保罗说,要将人的心意夺回,使他顺服基督,这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高言大志只能把人带到人的面前,唯有圣灵的大能才能救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人迁到祂爱子的国度。


好多年前,我到某地教会服事,谁知接待我的同工一进家门就滔滔不绝和我讲他们牧师的问题,口无遮拦,一点都不怕神。我看清他们夫妇生命中的破口,就奉主的名呼召他们跪下来悔改。结果他们哭泣在神的面前,承认自己已经多次被神重重管教而不悔改。


又有一次,是教会校园团契的十多位年轻同工,出于骄傲就是不满教会差派的传道人,他们彼此已经讲得口干舌燥,最后就来约我要好好谈谈,目的就是希望教会尽快替换传道人。


我看神的灵不与他们同在,说了半天都没有一个象样的理由,还都在肯定这个传道人蛮有爱心和热心。真的有点像巴勒聘请巴兰要他咒诅以色列,但神不允许,结果只能说些祝福的话一样。


我自己是校园团契出身的牧师,看到今日教会校园团契的属灵状况真是痛苦万分。我在神面前还是问大家同样的一个问题:今天你们能否告诉我,是耶稣在哭,还是魔鬼在笑?圣灵的风一下就吹了过来,在我开声祷告之后,我听见了哭声,接着是一个又一个年轻人,在哭泣中向神痛心地悔改和祈求。


2000年我们回国短宣,妻子的小阿姨是个FL功的小头目,每天晚上打坐通灵,死都不怕,姨父军人出身是个老革命,看着干着急,拿自己的太太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与阿姨是“狭路相逢”,8年不见,第一句话我就很重,“阿姨,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一个小女孩拉着父亲叫爸爸,很好。但拉错了隔壁的叔叔,拼命叫爸爸,小女孩会羞愧,爸爸也不会高兴。”这哪里是问候,完全就是属灵争战!


不等我阿姨缓过神来,我就问她愿不愿为她祷告。见阿姨没有拒绝,我就举手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求神在灵界中捆绑撒但的作为,开我阿姨灵里的眼睛,让她真实地看见神!


就这么短短几句的宣告,等我睁开眼睛,竟然看到阿姨的眼角有泪水。两天后,我们再上阿姨家,圣灵大动工,阿姨终于流泪悔改,开口认耶和华为真神,认耶稣基督为救主。那天我们乘胜追击,将阿姨家4大包偶像物品统统扔进了垃圾箱。


如今阿姨是一位安安静静的基督徒,80多岁了还在教会司琴。几年后我又借浪子归家的故事带姨父归信了耶稣。他过世时,单位要出面办葬礼,阿姨则坚持以基督教的礼仪入葬。那天来了很多的人,教会诗班唱诗,再加上牧师的福音信息,叫许多人欢喜,又叫许多人跌破了眼镜。


作为牧师,我常常去“救火”。有夫妻俩吵得不可开交,深更半夜来电第一句是告诉我,牧师如果你接不到这个电话,下一个电话就是911。每次经历这样的事情时,我便有点“幸灾乐祸”,因为正是弟兄姐妹有了难言之隐、锥心之痛,神才让我介入到了他们的生命,做了他们知心的朋友和实际的帮助者。我感谢神给我的这个职分,让我一次次经历祂的大能。

       

作者为印城华人教会主领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