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001 个查看 2019-06-10 13:36

 

我们都欠软弱者的债

 

来自:教会微刊

文 | 理查·薛伯斯

 

最后,基督徒个人——事实上,是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在彼此的关系上,都当注意这件事:在许多事情上,我们都欠了软弱者的债。


01


我们当小心运用我们享有的自由,竭力不在行为上彼此冒犯,免得我们的行为给别人带来压力与辖制,正如彼得曾经做过的那样(加二章)。生活态度松懈不羁,就是对自己与别人的灵魂的残忍。虽然我们不能阻止那些终必灭亡的人走向灭亡,但要是我们的行为助长损毁别人的灵魂,罪就要归到我们身上了。


02


我们当谨慎,不要沦为撒但的仆役,歪曲别人的善行——就像他论到约伯时说的:「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伯一9)——也不要作人身攻击,随自己心中的恶念来论断他人。魔鬼借这些宗教上的挫折和责难得着的人,比使用火刑胁迫得到的更多。这就像不合时宜的寒霜,将还在萌芽阶段的恩典都一概冻死;又像希律,竭力要扼杀初信者里头的基督。基督徒是分别为圣的器皿,他是基督的殿,若有人毁坏基督的殿,基督必要毁坏那人(林前三17)


03


还有一件事情要当心:在一般基督徒当中,常恣(zì)意责难别人,无视他们正身处试探中。因一时之气,将别人赶出教会,不再以他们为弟兄。可是坏脾气无法改变真正的关系;孩子虽会在气头上不认母亲,但母亲总不撇弃孩子。


因此,当判断事情的时候,要以雅各的告诫为基础,他说,不要「多人作师傅」(雅三1),也不要急于责难,彼此击打,在无关紧要的事上尤其如此。有些事做或不做,端赖做决定的人;做或不做,都可以是为主的缘故(弗六7)


人若凭着圣洁,持守没有明确关乎是非的事,就算别人有完全不同的判断,仍可免受责难。基督注视我们里头美善的意愿,不看其中任何的恶,以致祂不在这些事上责备我们。人不应异常喜好窥探别人的软弱,这只会离间彼此的关系。我们反当竭力看看他们拥有什么永恒的美德,使我们爱慕。不要窥察他们的软弱,神的灵自会适时除去它们。

 

有些人认为,是恩典的力量,叫人不能容忍弱者的软弱,但事实恰恰相反,在恩典上最刚强的人,最愿意宽待软弱者的软弱。


圣洁最为明显之处,谦和也最显而易见:无需放弃敬虔爱神与善待别人,也可以达到这等谦和。我们在基督里看见,绝对的圣洁与极度的谦和,奇妙地调和在一起。


假设祂对我们设下诸多细则条款,又不愿降卑俯就我们,我们的救恩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不需要假装自己比基督更圣洁。效法基督所做的事情,只要能造就人,就不算是讨好人。


圣灵甘心住在冒烟又惹人讨厌的灵魂里。哦,但愿圣灵将祂同样充满怜悯的性情吹进我们的灵!我们愿意忍受艾草的苦涩,以及其他植物和药草的怪味,只因我们体验过它们内里有益健康的成分;那我们又何必单单因为别人有一点性格的缺陷,就拒绝他们的优点和神的恩典呢?这些性格缺陷,虽冒犯我们,却也使他们自己忧伤。


当我们仍在地上时,恩典是在仍未完全更新的灵魂里面,而灵魂是住在受各样冲动辖制的肉体里,因此有时会有某一样情感泛滥,有时则是另一样情感泛滥。布塞珥(Martin Bucer, 1491-1551)是一位涵养深厚、谦和温柔的神学家。丰富的经验使他下定决心,只要他看见别人内里有基督部分的样式(aliquid Christi),他总不排拒他们。即使是最好的基督徒,在这不完全的状态下,都像不纯的金子,重量太轻,需要别人放宽标准,才能合格。故你必须给予他们最宽松的尺度。


每当看见人里头的匮乏,我们就应当以爱与怜悯来补足。基督的教会是一所公共医院,里头的人都患了不同的属灵疾病,病情也各有轻重,因此我们都有机会操练智慧与温柔的灵。


为了在这件事上做得更好,让我们批戴基督的灵。神的灵大有威严。败坏很少会向另一个人里面相同的败坏屈服。骄傲不会宽容骄傲。我们争战的兵器必须不是属血气的(林后十4)。伟大的使徒,要等到「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才开始服事的工作(路二十四49)。圣灵只会使用属祂的工具。我们应该思考,基督会以怎么样的爱对待这些病人;基督这伟大的医生,有敏锐的眼睛、医治人的舌头,也有温和的手与柔软的心。


进一步而言,我们在处理有问题的弟兄时,要易地而处,在过去、或现在、或将来,我们或许也落在同样的景况中,我们要将心比心,又顾念彼此在基督里亲密的关系,既是弟兄,同为基督身体上的肢体,又是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人。我们总要百般关切他们,尤其珍视他们良心的平安,良心是既敏锐又脆弱的,必须温柔小心对待。就像锁一样,如果零件损坏了,就不容易打开。



本文摘自理查·薛伯斯(Richard Sibbes)著;译者:郭熙安;《压伤的芦苇》;美国麦种传道会出版,2017年02月初版。经麦种出版社授权在本平台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