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088 个查看 2019-06-28 10:21

教会纷争的表现

何晓东

来自:盐约之声

一、误以教会为团体

教会是神的家,一个属天的团体,就应当对世俗一切政治社团分别出来。今天许多教会里面的信徒,他们基本上就不明白什么是「教会」呢?他为什么要加入教会呢?在他看来:教会只不过是一个宗教上的组织,与一般政治社团一样,才会发生勾心斗角的事情。有些信徒则认为他们既然也奉献了金钱,所以教会的事情他们都要干涉,似乎是若不干涉,就会失去了自己的一份权利似的。那些信徒们,平时在属灵的事奉上,聚会听道上都不热心,但是捣起蛋来,作起破坏工作来很热心。有一个教会,某信徒为了攻击他们的牧师和长执会,不惜打了几十个电话给其他的信徒,一谈就是两三个小时,从撒但那里来的这股子干劲,实在是可怕!

就是一般政治性的社团,也不是为某人谋福利的地方,不应当有人在争权夺利。更何况教会,一个属天的团体;教会是基督的新妇,也是基督的身体。凡是教会里面的信徒,全都是身体上肢体(林前十二12-28)。如果肢体与肢体之间,彼此攻击,身体就会损失。

二、不以基督居首位

让基督居首位,我想这是真正重生得救的信徒,没有不知道的。但是实际上,是不是让基督居首位呢?真的让基督居首位,那里会有纷争呢?我们不单单是需要「让基督居首位的道理」,也需要这样的见证。道理讲起来很容易,作起来却很不简单。不肯让基督居首位的人都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自己的地位,不惜把基督从宝座上推下来!

凡是在教会里面,为了自己的成见,与别人争个长短的人,他必须好好自己审查一下看:他是在为基督争,还是为自己争呢?除了对方是异端,或是所谓的「新派」,那必须争到底不可。如果只是对真理亮光,或是行政的方法和看法不同而争,我看你不是为基督争,乃是为你自己争。你可以在祷告当中,对主说:「主阿!他的意见和我的意见都是摆在你的面前,如果是他的不好,求你使他顺服,若是我的不好,也就求你叫我也顺服。我决不动血气去和他争。」如果他也是这样的祷告,那教会永远是充满了天上的荣光,撒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三、个人成见和血气用事

苍蝇不叮没有缝的蛋,撒但所找的裂缝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这个「老我」。教会里面一切的纷争,没有一样不是与老我有关系的。我与他争,因为他不赞成我「己」的意见。我与他争是因为他在某句话上冒犯了我的「己」,我与他争是因为我的「己」看他不顺眼,我与他争是因为我「己」的立场站得对。谁都有他的「己」,平信徒有平信徒的「己」,传道人也有传道人的「己」。什么时候,这个「老我」不上十字架,教会里面的纷争,就是永远没有尽止的。

今天教会里面坐宝座的不是耶稣基督,乃是信徒彼此的老我。撒但不能利用耶稣基督,但是撒但可以利用我们的老我。喜欢把老我抬得高高的,一般的人固然是如此,信徒也是如此,甚至连那些名传道,大布道家也都不例外。主耶稣自己是一个最能够否定自己的人,祂说:「因为我本是出于神,也是从神而来,并不是由自己来的‥‥‥人凭着自己说:是求自己的荣耀,惟有求那差祂来者的荣耀,这人是真的,在祂心里没有不义。」(约七18)

撒但最聪明的一套手段,就是牠使信徒们为老我来争,还不认为是老我,乃是说为了神。有个信徒在教会里面到处打电话,攻击他们的牧师和长执会;他口口声声还说:「我是为了挽救教会。」看哪!教会里面同工与同工之间、传道人与传道人之间,发生纷争的时候,你去个别跟他们谈谈看,不会有哪一个人肯说:「我是为了我自己」,都是在说:「我乃是为了主!」可能不可能两个都是为了主的人,在打的头破血流呢?他们不争才是为了主呢!“基督是分开的吗?”

除了「老我」以外,还有一个裂缝,就是我们的血气。为争论某一件事情,往往禁不住要动肝火,向对方出言不逊,把别人得罪了。别人也动了血气,就给你一个礼相往来,马上就吵起来了,吵架的结果,就是彼此就有了成见,一有了成见,也就是纷争的开始。我在印尼东爪哇一次的教会同工大会中,看见一位长老,从开会起,一直是板着脸,处处找地方和人争,争到最后,会还没有结束,他就中途离场了。有一个教会,一个同工会的主席,别人一向他唱反调,他就破口大骂,使整个大会就充满了火药气味。

彼得动血气,替主闯祸,把大祭司的仆人耳朵砍掉。血气乃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教会里面,常常参加纷争的人,多半是容易动血气的人。


四、缺乏爱心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林前十三4-5)

你所爱的人,你不会与他纷争的。夫妇之间起了纷争,这是爱情发生了波折。信徒若真是能够彼此相爱,怎能彼此纷争呢?你与那位弟兄纷争,你一定是不爱他。一对恩爱的夫妻,也会为了家庭的事情各有不同的意见。但是他们却是能够彼此礼让、彼此包容,不会为了意见不同而闹离婚的。今天教会里面是爱少恨多,大家为了自己的利益与别人纷争;没有爱的原因,他们自己首先不爱主。他们乃是爱自己,不爱主。因为爱主和爱弟兄两者是不可分的,你不能爱主而不爱弟兄。你也不能一面爱主,一面与弟兄们纷争。

但是爱自己是必定与别人纷争的,因为你不与别人纷争,就不能保障自己的利益。在教会里面,你要争地位、你要坐宝座、你要掌王权,你要别人都服事你,你一定要和别人争到底,这是必然的。但是爱主的就不同了,主耶稣是被人鞭打、被人咒骂、唾沬、被人钉十字架的,祂完全没有自己。你若真要爱主,就应当喝祂的杯和负祂的轭。在教会里面,你要退让,要爱那些和你不同意见,甚至于处处和你为难的人。

所以一个爱主的人和在教会事工上面负责任的人,必须自己要常常在主里面,时时刻刻受十字架的对付。爱和赦免也是不可分的,我在第二篇里已经提到过。有些信徒们很敏感,别人无意说出一句话,他就以为是在骂他,而气了很久。如果他真有爱心的话,不要说别人无心,就是真是有心骂他,他也会饶恕别人的,因为他里面有了主的爱。一个真正爱主的人,他从来不会去顾到自己的得失,他一直是以主为前题。什么事情会使主的荣耀受亏损,他一律避免。与别人起纷争的人,一定是已经把主的利益忘个一干二净,不然,纷争既然会使主的荣耀受亏损。


五、背后说人

说得不好听,就背后说人,真是可以说这是教会中的家常便饭,请愿谅我有点讲得过分。同工与同工之间、信徒与信徒之间、传道人与传道人之间,有话不肯当面讲,而背后却说得很多。为什么不肯当面说呢?怕会起反感,怕自己会遭批评、遭误会;然而,既然不能当面说,又禁止不了在背后说,好像是不说心里就不舒服,一定要说一说才痛快。不知道你背后一说,总有一天会传到别人耳朵里去的,一旦传过去,纷争就开始了。

信徒不满意牧师,也不愿意当面对他说,而背后却在批评他。有一个教会因为不满意他们的牧师,就在一个信徒家中开会,你一句,我一句,讲那牧师的不是,但是牧师本人却不在那里。如果牧师在那里,信徒们改用善意劝告的方式来对他说,那情形又不同了。背后说人,居心是险恶的,不是存心毁谤,就是幸灾乐祸。再不然就是压低了别人,而高抬自己。他不好!他没有盼望了!我比他好,因为我不是这样。

背后说人,把话传来传去,绝大多数都是言过其实。我在别的教会中,若遇见甲弟兄当面说乙弟兄不对,我一定去见乙弟兄,把甲弟兄说的话,当面问他,有没有这么一回事情?可能这会引起甲弟兄和乙弟兄之间的衡突,但是甲弟兄在我面前说乙弟兄,他必须要负一切的责任。如果我不去问乙弟兄,我就等于相信甲弟兄所说的话是对的,在他背后说人这件事情上我也有分了。必要的话,我还要使他们两个人当面对质。如果甲弟兄言过其实,他必须向乙弟兄道歉。也许我这样的作法,有人不赞成,但你要知道,有许多教会里面的纷争都是背后说人引起的。

有些同工们往往利用去探访的机会,而一家一家去攻击他们所不满意的人,弄得教会满城风雨。

「这样,舌头在百体里也是最小的,却能说大话。看哪!最小的火,能点着最大的树林。舌头就是火,在我们百体中舌头是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轮子点起,并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各类的走兽、飞禽、昆虫、水族,本来都可以制伏,也已经被人制伏了。惟独舌头,没有人能制伏,是不止息的恶物,满了害死人毒气。我们用舌头颂赞那为主为父的,又用舌头咒咀那照着神形像被造的人。颂赞和咒咀从一个口里出来。我的弟兄们!这是不应当的。泉源从一个眼里能发出甜苦两样的水么?我的弟兄们!无花果树能生橄榄么?葡萄能结无花果么?咸水里也不能发出甜水来。」(雅三5-12)

求主怜悯教会,止息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