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349 个查看 2020-07-04 17:41

有些人的死,比活着更给力


丨刘阳      


你我身上都有“谎人”的成分,不惜代价维护良好的自我形象,想让每个知道真相的人消失。我们不但追求属世成功,还想要属灵的成功,把神当求助热线和终极补丁。当我们把可爱的恩赐和不可爱的罪愆都交给神,自己攥手里,活着也没劲,放开手,死了都比活着给力。

 

很少有人没有瘾头,有人咖啡控、手机控,有人孩子控、颜值控,还有加班狂、敛财狂、特爱听人夸奖、爆脾气……上瘾本质上是我们感受到生命中的缺口,然后把人生沿途自己遇到的东西随手填进这个空洞。参孙可以说是瘾君子的极致,他是典型的性上瘾者。
 
没有人没有天赋,参孙可以说是有天赋者的极致,不但力大能战,而且聪明善用计谋,还能出口成诗。这两个特点扭合在一起,成为一种内驱力,让参孙的人生画出一个怪圈:当他每每因为情欲发动、性瘾难以克制为自己挖了个大坑,总可以凭借超出常人的才能来抹平,涉险过关,直到最后翻车。
 
今天我们来看看参孙生命末了最耀眼的部分,翻车之后,他才有了真正的得胜。《士师记》16:28-30: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啊,求你眷念我。神啊,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参孙就抱住托房的那两根柱子,左手抱一根,右手抱一根,说:“我情愿与非利士人同死!”就尽力屈身,房子倒塌,压住首领和房内的众人。这样,参孙死时所杀的人,比活着所杀的还多。



著有《纽约时报》畅销书的精神科医生派克信主后,在一本书里提到,心理健康的标准不是不出现危机或很擅长避免危机,而是能提早面对危机。参孙的恩赐耀眼、强处恒强,但他从来没有胜过自己的软弱,其实危机容量很小。甚至当性命攸关的核心机密被大利拉接连两次刺探,都没能让他警醒,导致他身陷监牢、双眼被剜。
 
在人的尽头,参孙终于找到了应对危机的办法,依靠神,绝地反弹。尽管如此,在一生亏欠所堆积的巨大羞愧面前,他无力选择重新开始,主动说“我情愿与非利士人同死”。神会赦免我们,再次使用我们,但人不得不为自己的罪付上沉重的代价。因为以生命为代价的悔改和至死的信靠,参孙得到《希伯来书》的盖棺定论,“他们因着信,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得了应许”,最终进入信心英雄榜,被后人纪念。


当我们用祷告和神谈判

为什么参孙对自己的问题这么无感?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拿细耳人的身份意味着什么?不可以沾酒、不可以摸死尸等等这些拿细耳人的规条,他“任意而行”全都打破了,他的唯一标准就是“跟着感觉走”、“Just do it”。作为儿子,父母让他遵守律法不要娶外邦女子,他不听,反而骗父母吃不洁净的食物;作为丈夫,他不顾妻子一家老小的安危;作为带领众人的士师,他却习惯单打独斗,缺乏族群认同,从未履行管理职责。直到他死后,他的家族才在葬礼上有了第一次团队行动,“参孙的弟兄和他父的全家,都下去取他的尸首”。
 
以至于我们会觉得惊讶,参孙是怎么做到几乎在所有的角色和职分上都有明显的亏欠,但却不以为意,自我感觉依然良好的?对于自我感觉太好的人,最大的危险就是很难扩大自己的危机容量,因为你意识不到自己的缺点,就没有机会改善。
 
我们先来看圣经记载的参孙的第一个祷告,这个祷告的内容有助于解答我们的上述疑问。从一个人的祷告最能发现他的生命光景。当参孙用驴腮骨打死了一千名敌人之后,他精疲力竭,非常口渴,于是向神祷告:“你既借仆人的手实行这么大的拯救,怎会任我渴死落在未受割礼的人手中呢?”神就在他呼求的时候帮助他。



对于参孙的任意妄为,有人替他开脱,说参孙根本不知道自己拿细耳人的身份和神给他的呼召,爹妈老糊涂了,没把这事告诉他。我们总觉得入选信心英雄榜的人物,一定得是道德楷模,我们骨子里其实接受不了圣经竟然这么真实地呈现了一个英雄的生命全貌。今天在教会里,在服侍的群体中,许多人觉得如实披露人的罪就会损害神的荣耀,好像神很怕真相。其实只有人的荣耀,才不得不靠谎言、面子工程和假见证维持。当人为了追求自己的荣耀,就想要引导舆论,想要只说出部分真相。当基督徒热衷批评世界中的领袖利用媒体、屏蔽信息、好的调查记者越来越少的时候,对照圣经,我们才看到自己也在犯错。
 
参孙的第一个祷告足以回答,他完全知道自己的身份和神对他的期待。他清楚自己是神的仆人,他提到“未受割礼的人”,显然他也知道律法的要求。他是个拿细耳人,是分别给神的。但只是到了他需要神出手的时候,他才表明自己知道这些:神啊,我和你很熟的,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所以你一定要帮我啊!舒服的时候,他完全不在乎神的规矩,需要用神救急了,才拿出来摆一摆。
 
大家有没有听出祷告里有谈判的味道?我是你的仆人,服侍你的,你怎能让我死在这些人手里呢?你借我的手做了这么大的事,我服侍那么多,这间教会、这个机构就是我创立的,怎么能任我渴死、不供应我、不在人前给我荣耀呢?参孙很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受伤者的角色上渲染情绪,唤起同情。他提到律法、割礼,不是为了让自己归正、悔改,去做个好拿细耳人,而是提醒神要注意履约,要来救他,他认为神有这个责任,而我有这个权利。好像他是投保汽车险的客户,现在轮胎爆了,一个电话,神必须赶到现场救援。他忘了,因为没有持续悔改和顺服,导致保费欠缴,事实上他已经失去了资格。
 
这是典型的从自己出发的祷告。今天教会里成功神学的倾向很普遍。把神拉进我的计划为我打工,把神拉进我的化妆间修补我的形象,让神为我的成功服务就是成功神学。并不一定只是追求属世的成功,也可以是追求属灵成功,建立自己的宗教王国,博取自己的敬虔名声。后一种更难识别,伤害也更大。神并不欠参孙,但出于对以色列人的怜悯,神垂听了参孙的祷告。


自我的真相去哪了?

今天的经文,是参孙的第二次祷告,也是最重要的祷告。“耶和华求你眷念我,给我这一次的力量。我情愿与非利士人同死。”一生任性的参孙在这个临死前的祷告里,语气终于含蓄地带上几分认罪的意味。他第一次降伏在神面前,他知道他的恩赐全部赖神所赐,不是我想有就有的,不是曾经拥有就永远拥有的,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神的信任,必须仰望恩赐的主,求神“给我这一次的力量”。
 
参孙“情愿与非利士人同死”,因为他深知自己陷在三重羞辱之中,已经没顶了。个人受到极大的羞辱,眼睛被剜掉;民族因为他受到极大的羞辱,因为他是士师、民族领袖,好比国家元首被俘为奴;神也蒙羞,因为参孙是被带到非利士人的大衮庙里被戏耍,意思是我非利士人的大衮比你们以色列人的耶和华更有能力,偶像胜了真神!一个天纵之才,曾经那么自信傲骄的英雄,落到这般田地才被唤醒罪咎感,正视自己生命底盘的真相。


精神科医生派克医生根据自己多年和各种人类奇葩打交道的经验,专门定义了一种人,叫做“谎人”(people of lie)。“谎人”最明显的特征是自欺欺人,对自己的缺点和错误习惯性地失明。因为对于“谎人”来说,人生最重要的是良好的自我感觉,是我精心打造的自我形象,是我希望亮给外界的人设。但凡出现任何可能影响他的自信、损害他自我感觉的哪怕一丁点证据,必欲除之而后快。他根本不在乎有多少证据,也不在乎伤害了多少人。
 
人们通常的理解是,一个人如果鼻涕和眼屎挂在脸上,洗一把不就完了,这是最省事的方法,干嘛要每天带着面具、砸碎所有的镜子,或是向看到真相的每个人派糖堵嘴呢?因为这种人病重到一个程度,无法接受自己不完美、有缺点,他爱的是自己打造出来的虚假的自我形象。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真实可言,没有什么原则是他一定会遵守的,他行事完全从自己的意志出发。这种人谈不上有信仰可言,可是他们也可能进入教会,成为表面上劳苦功高、富有爱心,骨子里却是操纵别人服膺于自己的意志,拉上一群人以服侍神为名,拜自己为偶像。只要有人发现他不够完美不够属灵,这个人就一定要“被消失”。
 
如果一个人真的爱自己,那么发现自己的缺点和病症就是一次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更健康的机会。这种人其实很可怜,因为他们终生无法接纳自己。“谎人”以为自己可以动用各种力量服侍自我,其实他们最终不过是被魔鬼利用,绊倒弟兄,毁坏教会。
 
其实每个人身上,都不同程度带有“谎人”的成分。一个不愿正视自己缺点的人,信主之后很容易就会发现,可以用神来遮羞美白,而且超好用。区别只是这部分已经在你的身上控股了,还是被你关在地下室,每天依靠读经祷告在地下室的门上多加一把锁。参孙能够在人生的最后一个祷告里放下自信的感觉,运用基本的自省能力,虽然活得悲壮惨烈,但已经是神极大的恩典。总好过自己的真相最终在耶稣面前显露的时候,人向大山说“倒在我身上”向小山说“遮盖我们”,那种无处可逃的感受。
 
“谎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已经完全习惯用谎言掩盖自己的真相,以至于被谎言浸泡得已经麻木了。神出手管教祂的仆人,三记重锤激活了参孙的羞耻键。最终,参孙的结局是“参孙死时所杀的人,比活着所杀的还多”。整个大衮庙塌掉了,羞辱神的场景破碎了。没有人能僭夺神的荣耀,在大衮庙里耶和华证明有能力的是祂自己,不是大衮,也不是参孙。
 
尽管这个祷告的心态远比第一个祷告谦卑,但两个祷告暴露出一个相同的问题没有处理,就是参孙的祷告像求助热线一样,每次都是面对具体的需要而发,或者帮我解决吃喝,或者帮我报仇雪恨,神总是被当作终极补丁。祷告分两种,一种是不停地向神要,得着神给的东西,就和参孙的求助热线一样;另一种是与神建立关系、以得着神自己为满足的祷告。当我们面对一位爱的神,却不能与祂连通,没有真正的互动,这是多么大的遗憾。


罪人与“谎人”的献上

参孙是士师时代的最后一个士师,接下来的撒母耳已经预备带领以色列进入王朝时期。站在历史的交叉点上,参孙根本没有意识到一个大的变局即将来到:人越惨的时候,越是神急切要进来的时候。好像孩子病得最重的时候,正是父母最想帮我们的时候。人在最低谷的时候,神就抄底进来。
 
神需要一个踏板,可以进入人的历史。当我们对自己的罪无可推诿,恰恰是神要出手的时候。神查验人的回应,寻找合适的器皿。今天,我们有没有想过,我们再次来到一个转折点上?我们躺在五百年前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成果上,今天,宗教改革的成果已经成为我们继续宗教改革的原因。我们是要做旧体系最后一个士师参孙,还是做新时代的守望者、开创者?
 

 
罪人不需要逃。神呼召的就是我们这种罪人。我们不是因为恩赐称义,不是因为表现称义,我们不再需要去做一个好人,掩盖自己、隐藏自己。我们不再需要捂住自己那些脏的地方,一边遮羞,一边做事,遮丑花的精力远远超过做事。想要跑得快、又怕头发被吹乱是很高难度的。
 
《撒迦利亚书》里,大祭司约书亚的确穿着污秽的衣裳站在神面前,但神亲自洁净了他,为他戴上圣洁的冠冕。今天我们披戴的是主耶稣自己。神在我们身上看到的是耶稣基督的义,看到的是祂儿子的宝血。如果我们真的相信这一点,我们就不会落入“谎人”的地步,不再因为自己的不堪而逃跑,而是充满感恩地伺立在祂面前。
 
神对罪人的呼召不是等我们自己收拾利索了才去服侍,我们靠自己永远都补不完身上的破洞,而是要我们在服侍中被主修补。即使我们信主了,可能常常都在留意自己身上的软弱,纠结着如何才能更圣洁,甚至去追求属灵的骄傲。只有当你看到别人的需要去舍己的时候,你生命中的辖制、重担反而脱落了。为神去跑你能跑的路,神就帮你搞定你搞不定的自己的软弱。舍己是神给罪人预留的捷径。
 
怎样才能明白神的心意?献上自己,更彻底地献上,把自己倒空,就可以听到神的声音。把自己活进神的心意,就得到最丰盛的生命。今天神呼召每个罪人和“谎人”成为新时代的拿细耳人,分别为圣献给神。我们身上光鲜的一面,我们的恩赐、甚至存在的理由,都是神所赐的;我们身上不光鲜的一面,因着信就被耶稣的宝血涂抹,我们更深的罪被洁净赦免。所以保罗才说,“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
 
参孙死了,其实他的生才刚刚发动。如果他不是这样死掉,我们不知道在天堂是否会遇见他。他这样的死,永生才在他身上发动。他的终点是我们每个新时代的拿细耳人跟随神的起点。我们把自己可爱的恩赐和不可爱的罪愆都交给神,自己攥在手里,活着也没劲,放开手,即使死了也比活着给力。
 
每个基督徒都被呼召向着自己死,这样的死在我们敲响天堂的门前将发生无数次。尽管我不舒服,但我愿意去做。一个罪人和“谎人”只有一个选择,敢于真实,勇于破碎,天天背起十字架来跟从祂。我们死的路标就组成了通向生的唯一道路。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