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24039 个查看 2020-09-13 13:21

诸圣徒的血与道


郭暮云
来自:暮云的半导体

经文 


 16:1我对你们举荐我们的姊妹非比,她是坚革哩教会中的女执事。

 16:2请你们为主接待她,合乎圣徒的体统。她在何事上要你们帮助,你们就帮助她,因她素来帮助许多人,也帮助了我。

 16:3问百基拉和亚居拉安。他们在基督耶稣里与我同工,

 16:4也为我的命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不但我感谢他们,就是外邦的众教会也感谢他们。

 16:5又问在他们家中的教会安;问我所亲爱的以拜尼土安,他在亚西亚是归基督初结的果子。

 16:6又问马利亚安;她为你们多受劳苦。

 16:7又问我亲属与我一同坐监的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他们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也是比我先在基督里。

 16:8又问我在主里面所亲爱的暗伯利安。

 16:9又问在基督里与我们同工的耳巴奴,并我所亲爱的士大古安。

 16:10又问在基督里经过试验的亚比利安。问亚利多布家里的人安。

 16:11又问我亲属希罗天安。问拿其数家在主里的人安。

 16:12又问为主劳苦的土非拿氏和土富撒氏安。问可亲爱为主多受劳苦的彼息氏安。

 16:13又问在主蒙拣选的鲁孚和他母亲安,他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

 16:14又问亚逊其土、弗勒干、黑米、八罗巴、黑马,并与他们在一处的弟兄们安。

 16:15又问非罗罗古和犹利亚,尼利亚和他姊妹,同阿林巴,并与他们在一处的众圣徒安。

 16:16你们亲嘴问安,彼此务要圣洁。基督的众教会都问你们安。

 

这一段是各种问安。所以该如何找出讲道的主题呢?抓住里边几处家里的教会再讲讲家庭教会的古老渊源?盯住女执事一词再普及一下解经和教会治理的原则?

 

然而当我阅读了一些资料之后,才赫然发现,在这些貌似平淡无奇的问安中,原来有许多传奇若隐若现。所以我不由得感谢上帝,感谢祂让我在这个沉默到震耳欲聋的世代,能听到在那个搅乱天下的年间首先迸发,又在一千多年后再次鸣响,并一直持续到今日的声音。

 

本段中保罗问安的罗马教会的二十四人,多数都有各自的传奇故事。不过限于篇幅,这里只说其中一个,与15节中的尼利亚有关。

 

弗拉维与多米蒂拉

 

主后95年,罗马发生一件大事。城中两位名人,因身为基督徒而被定罪,他们就是弗拉维·克勒门兹(Flavius Clemens)和他妻子多米蒂拉(Domatilla)。


弗拉维曾担任罗马的执政官,多米蒂拉则更加显贵:她是前任皇帝苇斯巴芗(Vespasian)的孙女,现任皇帝多米田(Domitian)的侄女。甚至他们的两个儿子还被放在了多米田的皇位继承人序列当中。

 

然而即便如此,这对夫妻仍因信仰之故而被指控为无神论(根据Cassius Dio(c.155–235)的记载),这是当年的罗马帝国对不拜罗马诸神(以及皇帝)而只拜上帝的基督徒定罪的常用罪名。


弗拉维被执行死刑,多米蒂拉则被放逐到旁提亚岛(Pontia)上,后来在岛上被烧死。多年之后,已经全民信主的罗马帝国厚葬了多米蒂拉。



保存到今日的多米蒂拉墓穴

 

而弗拉维夫妇府中的卫士长,名字就叫尼利亚他和他的主人一同殉道而死。或许他就是保罗问候的,罗马教会的尼利亚弟兄。他也葬在多米蒂拉墓穴中。同时,在这个墓穴中还有一座墓,上边写着罗16:8里提到的暗伯利这个名字。

 

值得一提的是,罗马书16章提名问候的二十四人,有十三位的名字出现在了罗马皇家墓地的墓碑和铭文中。当然,其中一部分可能不过是重名,但这已经在强烈地暗示,虽然在保罗写信的时期,罗马教会的信徒以平民甚至奴隶阶层为多,但上帝却借着这些人,将福音传进了他们所服侍的豪门望族,进而传进了帝国高层。

 

或许更值得一提的是,弗拉维是萨必纳(Flavius Sabinus)的儿子,而萨比纳正是当年暴君尼禄迫害基督徒时的地方行政长官。换言之,圣徒弗拉维的父亲,曾是杀害圣徒的恶人。


尼禄曾下令把基督徒身上浇上沥青,挂在花园的墙上点燃当做夜宴时的火把,是否萨比纳亲手浇过油?尼禄曾下令把基督徒缝在兽皮中,投入饥饿的猎犬群中,是否萨比纳亲手推他们进去?尼禄曾下令把基督徒关在船里沉入台伯河中,是否萨比纳亲手凿沉了船?而他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的儿子弗拉维是否在场?事后是否听闻?听闻后有何感想?弗拉维又如何在大约三十年后,和妻子一起,信仰了曾被自己的父亲逼迫的主,并因这缘故,走上了和当年被自己的父亲迫害致死的弟兄姊妹同样的命运?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虽然我们不能得知全部的细节,但我们可以合理地确认:罗马书16章提名的这二十四位圣徒,也包括书信的作者使徒保罗,绝大多数都在罗马帝国发动的十次大逼迫中殉道。

 

而在这十次大逼迫之后,罗马帝国在君士坦丁年间,全然归主。

 

血与道:殉道史

 

这个不短的插曲与今天的主题有何关系,现在可能你已经知道。圣徒崇拜当然不对,可是如果矫枉过正,竟然故意遗忘那些曾为主舍命的圣徒,恐怕更有问题,这也绝非宗教改革的初衷。

 

幸好,宗教改革时期最左的基督徒,可能也要比今天最右的基督徒保守和明智许多,比如著名的《殉道史》的作者约翰·福克斯。他虽然深受约翰·诺克斯影响,持有强烈的归正宗和清教徒立场,同时也是坚决的不从国教者,可他的这部巨著,恰是对圣徒最好的纪念,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英国和全世界的基督徒。

 

这部出版于16世纪末的巨著(对开大本有1200页),在英格兰曾经家家都有一本,普及率仅次于圣经,于是正如温斯顿·丘吉尔所说:

 

世世代代的英格兰人在童年时期就从福克斯所著、附有令人毛骨悚然插图的《殉道史》中,知悉那些高贵臣民牺牲的悲壮故事。这些故事已经成为人民共同记忆的一部分。……他们的殉道行为,为许多迄今漠不关心的人,铺起信仰新教的路。(引自温斯顿·丘吉尔《英语民族史(卷二):新世界》)

 



因此可以说,英格兰的民族精神,就诞生于《圣经》和《殉道史》,并至今蕴藏其中。对比而言,我们的民族精神在哪里?我们在历史上家家都有的书又是什么?二十四史?二十四孝?三百千千?

 

一言以蔽之:教会史即殉道史。主的血所成就的道,其传开靠的不仅是圣徒的口,更是圣徒的血。正如《殉道史》所载:



 

使徒雅各在主后三十六年被斩首。多马在印度的卡拉明那城被箭射死。犹大的兄弟西门在图拉真王时代,于埃及某城里被钉十字架。奋锐党的西门,在毛里塔尼亚、非洲乡村和英国传福音,也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巴多罗买在亚美尼亚的阿尔宾诺波立斯城受到种种迫害之后,被人用棍子打伤,再钉十字架,又剥皮,末了还被斩首。使徒安得烈被依地沙的巡抚伊奇士钉在X形十字架上,埋葬在亚该亚的帕得利城。马太在埃提阿伯和埃及全地传扬福音,那里的王黑凯纳斯命人用矛刺死他。使徒腓力在弗吕家的希拉波立城彼钉十字架,并被石头打死,且埋在该地,他的女儿们也一同殉道。主的兄弟雅各被众人扔石头击打,掷石头的人中间有一个漂布工,拿起漂布用的棍猛击雅各的头。就这样,雅各作了美好的见证,被人埋在当地。


使徒彼得死于罗马。尼禄寻找口实想要处死彼得,百姓知道了就去恳求彼得逃离罗马。因着他们的再三劝阻,彼得终于同意避开。当他走到城门口时,看见主迎面而来,他就向主敬拜,又问:主阿,祢往那里去?主回答说:我要再去钉十架。因此,彼得明白了他必须受难,于是返回罗马城从容殉道。据耶柔米记述,彼得要求倒钉十字架,因他说他不配和主同样地被钉十架。结果他果被倒钉十字架殉道。


使徒保罗也在尼禄的第一次大逼迫中殉道。保罗被判死刑后,尼禄派两个随从弗雷加和派替米斯去向保罗宣判死刑。两人到了保罗那里,他正在教导百姓,他们两人就要求保罗为他们祷告使他们信主;保罗便告诉他们说不久以后他们自会信主,并且将在保罗的墓旁受洗。说完这话,保罗就被兵丁带到城外的死刑场,他作完了祷告,就把自己的颈项放在斩刀上。

 





当时罗马帝国逼迫基督徒的方式,《殉道史》是如此记载:

 

撒但的暴君并不满足于单单处死基督徒、剥夺他们的生命而已,死刑的种类花样百出,令人毛骨悚然;凡是对人体刑罚的方法,不论多么残酷,都用来施加于基督徒身上——鞭子抽打、挖出心肺、把人活活撕裂、用石头打死、用火烧红的熨板烫、地牢、分尸、在狱中勒死、喂野兽、上烤架、绞刑、野牛触死等等。处死之后,还将尸体堆起来,放狗看守、不准埋葬,任何人求情都不许领取尸体去安葬。虽然迫害和酷刑连续不断,但是教会的人数却与日俱增,信徒们扎根于使徒的教训,并领受了圣徒鲜血的浇溉。

 

这一切正仿佛希伯来书所列旧约圣徒的见证:

 

 11:33-38

他们因着信,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得了应许,堵了狮子的口,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软弱变为刚强,争战显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军。有妇人得自己的死人复活。又有人忍受严刑,不肯苟且得释放,为要得着更美的复活。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福音在“神州

 

同样,福音在中国也是由千万圣徒的血传开的。首先应该知道的是庚子教难,或义和团运动:

 

在义和团运动中,共有240多名外国传教士及2万多名华人基督徒死亡。全国各省,主要是河北、山西、内蒙古和东北,普遍发生针对外国人及中国基督徒的大规模集体屠杀事件。天主教、新教、东正教教职人员及中外信徒皆有死伤。




据统计,共有两万多名中国教徒(天主教18000人,新教5000人)在1900年夏天的屠杀中死亡,此外还有241名外国人(天主教传教士53人,新教传教士及其子女共188人,其中儿童53人)死亡,单在戴德生创立的内地会工作的新教传教士中,就有五十八人殉难,此外还有二十一个儿童遭害。但戴德生后来拒绝了清政府为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作出的赔偿,借此向中国人民彰显基督的柔和谦卑

 

山西,全省被杀的中国天主教徒计至少有5700余人,新教徒也有数千人。79日,在太原山西巡抚衙门前,山西巡抚毓贤杀死天主教方济各会传教士12人(意大利籍艾士杰和富格辣2位主教,3位神父、修士,7名修女),新教传教士及其家属子女34人(其中儿童11人),共计46人。山西是全国仇杀外侨和平居民最多的省份。(暮云注:十年之后,辛亥革命爆发,大批满族人被屠杀,毓贤的女儿逃亡,在浸礼会传教士那里找到一个栖身之所,而她所寻求庇护的城市就是当年她父亲屠杀传教士同事的地方……(引自《寻找·苏慧廉》)


山西巡抚毓贤 


内蒙古,719日,清军马队攻进蒙古西南教区主教座堂所在的二十四顷地,村内大批天主教徒被杀,比利时籍的韩默理主教则被手足合系,贯以竹竿然后以铁索穿肩骨,囚以笼,到处游街,724日,在托克托城被杀。蒙古东部教区则发生滦平县活埋神甫事件。蒙古中部教区除在西湾子(河北崇礼)主教座堂避难的5000多教友外,绝大部分(3200多人)被杀。

 

直隶(今河北),由于总督裕禄和臬司廷雍的支持,义和团遍及全省各县,该省大批天主教徒(至今该省仍是中国天主教徒最集中的省份)突然面临死亡的威胁,纷纷在各处天主教徒集聚的村庄筑堡垒抵抗。720日,陈泽霖率领的清军攻破景州朱家河村,聚集在该村的3000多天主教徒与任德芬、汤爱玲两神父,不分男女老幼,尽戮,是1900年一次性死亡人数最多的屠杀事件。朱家河所在的直隶东南代牧区,共有50575名教徒,在庚子事变中死亡了5153人,674座大小教堂几乎全部被毁,只有献县张庄耶稣圣心主教座堂得以幸存。保定附近的东闾村集中了9000名天主教徒在此避难,由于击退了4万名义和团的进攻,战后成为北方著名的圣母朝圣地和中国天主教徒最集中的一个村落(暮云注:东闾村事件详情参见这篇讲道《洗礼——恩约的记号》)。

 

奉天(辽宁)被杀的天主教徒有1400多人,其中有1名主教,10名神父。73日,义和团联合清军摧毁奉天小南门外的耶稣圣心主教座堂,纪隆主教、7名中外神父、以及400余名信徒全部烧死在堂内。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庚子教难,正是福音真正在中国广传的开端。但在那之后,基督徒的受难并未结束,义和团也从未真正灭亡,但与此同时,神的道也从未被消灭,反倒越发兴旺。


殉道故事一直在上演,比如,在30多年后的安徽旌德。

 

师达能夫妇及中国圣徒的殉道

 

师达能(John Stam,又译史坦,生于1907118日)来自美国新泽西州的帕特森一个敬虔的基督徒家庭,全家有六男二女献身教会事业。师达能从美国慕迪圣经学院毕业后,加入内地会来华传教。1932924日,师达能来到中国。师达能的妻子史文明(Elizabeth Alden Scott "Betty" Stam,生于1906222日)出生在中国山东省济南,父母施医生夫妇是来自美国麻省浩玉市的美北长老会宣教士。蓓蒂在中国长大,回美国读大学和神学院。在读神学院时已结识师达能。1925年,她加入中国内地会到中国传道。19331025日,师达能和史文明在山东济南结婚。1934911日,史文明在芜湖美以美会所办的弋矶山医院生下女儿爱伦(Helen Priscilla Stam)。11月下旬,师达能夫妇及婴儿小爱伦迁到安徽旌德。这时,他们已经听到来到皖南的消息,但是旌德县长答应保护他们的安全。



 

师达能牧师一家定居旌德不久,1934126日,寻**洲率领的十九师(隶属十军团)占领了旌德县城。他们逮捕了师达能并将他带到总部。史文明和出生几个月的婴儿海伦,以及女佣和厨师暂时留在家中。后来军人又来带走了史文明和海伦。


当晚,在的总部,师达能被命令写信到上海内地会总部,勒索20000元赎金。然而师达能在信中描述了他抓捕的过程,然后引用了腓立比书120节: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却只字未提赎金之事,因为他知道,主耶稣早已为他付上了赎价。


师达能一家被关进当地监狱,释放了一些囚犯,为他们腾出空房间。在此期间,爱伦开始啼哭,一个士兵建议杀了她,因为她只会碍手碍脚。这时一个刚刚被释放的囚犯问他们,为什么要杀死一个无辜的婴儿,士兵转向他,讥讽他是否情愿为一个外国婴儿而死。这人竟然答应,于是为了爱伦,他就在师达能夫妇眼前被砍杀。不过,爱伦却活了下来。


127日晨,押着大批俘虏和物资,向县城西南24千米的庙首镇进军。师达能怀抱着爱伦,史文明骑着马。到庙首后,他们被单独囚禁在邮局里。局长与师牧师曾有一面之缘,见状拿些水果给他们吃。师达能则趁机写下数行短柬,请其代寄。三日后,局长见到中国牧师罗传道,遂把信转交给他。在那里,他们又过了一个晚上。


128日早晨,师达能夫妇被带到庙首街上执行死刑。街道两边挤满了人群。一个中国基督徒店主张师圣,一向是位很冷淡的信徒,这时却突然冲进人群,请求不要杀害师达能夫妇。他们命令他回到人群中,但他仍不厌其烦的恳请赦他们一命。对他感到厌烦,闯进他家,搜出了一本《圣经》和赞美诗。于是他也被逮捕。走了一段路,命令师达能跪下,然后将他斩首。几分钟后,史文明被砍头,同时张师圣以帝国主义走狗的罪名一同被杀。


(作恶者的结局:)之后,十九师掉头南下,以便与十军团主力会师。1214日,十军团在太平县(今黄山市黄山区)谭家桥与国民党革命军补充第一旅(旅长王耀武)展开激战,失败,十九师师长寻-*洲阵亡。次年127日,十军团主力在怀玉山覆灭,接任十九师师长的王如痴被俘,同年与方*zhi*敏一起被杀。


师达能夫妇被杀时,两个月大的女儿爱伦被独自弃置一旁。三十多小时后,129日下午,躲藏在山上的中国牧师卢克周(音译)潜回庙首,在一间屋内找到了孤儿爱伦,随后又在大街尽头的山坡寻得师达能夫妇的尸体,买了两副棺木,将其安葬。卢牧师带着爱伦和师达能在庙首写的遗书,步行北上经过泾县到宣城,沿途寻找年轻健壮的乳母喂哺她。宣城的内地会监督韩牧师将爱伦送到山东济南,交其外祖父母,长老会牧师施医生夫妇抚养,由一位中国的母亲照料她。后来她回到美国,由她的舅舅乔治和舅母海伦抚养。



 

惨剧发生后,中外震惊。安徽省省长亲自下令,重殓殉道者,以军车装载他们的灵柩,由官兵直接护送到芜湖。193512日,在芜湖为师达能夫妇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和安葬礼。中外人士,包括中国政府、美国领事馆和其它领事馆等官方代表,以及中外基督教机构的代表挤满了芜湖医院的礼堂。追悼会后,他们被安葬在芜湖的外国人墓园。这样,师达能牧师和师史文明师母,成为中国内地会第7374位献身于中国的殉道士,名字被刻在上海新闸路内地会总部礼堂的纪念碑上。



 

在中外舆论的压力下,中国政府立刻派遣大军围剿。当时一位住在江西省上高(在南昌市西南约七十五哩)的麦教士(Miss C. McFarlane),寄信给上海内地会,报导当地发生的一件新闻:

 

对屠杀史坦牧师夫妇事件须负全责的领袖方**,已遭政府逮捕。与他同时被捕的有两位首领,一姓王,一姓刘。三人在上高街头游行示众,成千上万居民围观,使整个城市奋兴起来。

 

向死而生

 

所以,虽然我们还没有自己的《殉道史》,但那些为基督、为中国而死的圣徒,永远不应被忘记。新教的广传靠的并非人的才干与金钱,而是上帝的灵与圣徒的血。在加尔文的日内瓦日受训的门徒,毕业后分布到欧洲大陆广传福音,他们的平均寿命是六个月。

 

逼迫与患难从未真正结束。死于义和团的圣徒之血,浇灌了二三十年代的复兴之花。死于四九之后的圣徒之血,同样浇灌了八九十年代的复兴之花。而同样的天命,或许已经临到了今日的我们,为着未来那复兴之花的绽放。

 

是的,殉道,正是基督徒的天命。死亡,并非多么恐怖,正如经上记着说:

 

 57:1义人死亡,无人放在心上;虔诚人被收去,无人思念。这义人被收去是免了将来的祸患。

 57:2他们得享平安,素行正直的,各人在坟里安歇。

 

所以面对逼迫患难,基督徒不过是以不变应万变,因为所谓死亡,不过就是睡了而已,而一个属神的人为什么要怕睡觉呢?因此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并非全然的戏言,而是实在的策略。

 

然而,也有必要指出事情的另一方面。让我借着今天的最后一个故事来说说那是什么。

 

如何逃离死城


——(改写自陈锐《沉默的城市》中《我们逃离了这里》,有删改)

 

黄宝田,1901年生,辽宁新民人,八岁做过猪倌,后来做浴池工人,再后来去张作霖手下当兵,遇到当连长的表弟孙铭九(XA事变捉蒋的张学良卫队长),介绍他到警察训练所教警察做操。九一八后张学良跑路,留下一些人做卧底,黄在其中。继续在日本人手下当警察,当过富锦县警察署署长(副职的日本人掌实权)。


1945,日本投降,日本人跑了,满洲国官员也跑了,黄没跑,上级就把档案钥匙都给了他,让他等着接收。8月,苏联军队进驻,黄去司令部交接。苏联人看黄留个斯大林式的胡子,就觉得这人挺好,没为难他。翻译就是(东北抗联),对他说,你该干啥干啥,我们有事再找你。


后来开始杀汉奸。黄一看,不妙,这杀来杀去,最后还不得把他杀了?就跑路,去了哈尔滨,投奔了哈尔滨基督教会,因为他很早就信奉基督教教友遍及东北各地。


教会就把他藏起来了。家人后来陆续到了哈尔滨,南岗,秋林后边,教会给找了个房住下,院里都是犹太人。


好景不长,1946年,李兆麟将军遇害,全城戒严,清查户口,城市被控制,待不下去了,就去长春,投奔国民党。


路上遇到胡子。黄做警察时,常跟土匪、帮会打交道,各种规矩都懂,几个回合胡子就以为他是自己人,就跟他说黑话,黄对答如流。一排辈,辈分还挺高。胡子啥也不动不抢了,还跟他说前边不好走,还有几个关卡,这样吧,既然都是一家人,派人给你们送过去吧。然后一家人就在乱世的逃难路上被平安护送过去。


19469月份到长春,住在四道街,街上有六十军军部,有兵营。黄靠卖药维持一家生活。


47年末到48年,粮食紧张。48年春,开始吃榆树钱,扒树皮。再后来,吃糠,豆饼,麸子。再后来这些也没了,就吃酒糟。兵营里有卖窝窝头的,一个卖二十三万元。


7月下旬,路上开始有饿死的,有大米袋子砸死的。钱要用麻袋装了。买韭菜,头一天去十七万一斤。第二天三十多万一斤,买不起。结果回家路上捡了一绺韭菜,得值好几万。


黄决定回辽宁新民老家。得出卡子,从洪熙街走。现在叫红旗街,六十多年前的生死门。


由于严禁老百姓出城,早已断粮的长春,变成一座死城,饿殍之城。死人最多的是洪熙街和二道河子,十室九空。炕上,地下,门口,路边,到处都是白花花的骨头架子。时值盛夏,到处都是黑压压的绿头苍蝇,蛆虫也是成片。城外解放军说,最怕刮风,一刮风,臭味十里,熏得人头晕脑涨。



1948819日,农历七月十五,鬼节,这一天听说国民党放卡子。黄带着一家六口,踏上了逃亡路。建设街戏校那儿有个大水塔,是个关口,有国民党兵把守,塔上都是兵。难民从那儿过,让走,但是那边不接,怕里边有间谍。长春大学的学生,集体出卡子,穿着校服,一人拿个棒子,国民党放,也放。


黄一家人在卡子里呆了十三天。没有吃的,高粱穗没熟。黄带着孩子出铁丝网,顺着地里的垄沟爬。兵和国民党兵相隔不到一百米。喊话,国民党不开腔就开枪。不开枪。就继续爬,一点一点,就是别站起来。吃过毛豆,高粱穗,草籽儿,蚂蚱(火烤)。照这么下去,没几天也得饿死。


就在这当口,黄捡了个中医证!他的确懂点儿中医(还卖过药),就找去了:长官哪,我是个中医,我这拉家带口的,饿得快要不行了。我会治病,贵军要是有用,能不能把我放出去?还真别说,说:我们正缺你这样的人才,来,你找个杆儿,整个红布,插在你推车上,明天我一看见插红布的,就把你放出去。就这么,六口人都出去了。


解放后历次运动,黄都有惊无险度过去了。黄的儿子黄恩厚总结:一是没有做过恶事(信奉基督教有好处),也是和我表叔孙铭九有点儿关系,孙铭九49后是上海市政府参事,2000年去世。



 

说这个故事的意思就是,大逼迫到来时,神带领信徒的方式就是:


少数殉道,多数平安


一些人经历患难,为主而死;更多人会经历患难,为主而活。

 

因为正如希伯来书所说,殉道者本是世上不配有的人(来11:38,这败坏的世界不配拥有他们,而这样的人,并不多。换句话说,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还不配为主去死。

 

并且殉道也有红色殉道(流血舍命)、白色殉道(离弃世俗)和绿色殉道(敬虔生活)的不同方式。神的确要求所有人都要殉道(背起你们的十字架天天跟从主),但大多数基督徒的殉道方式,是后两种。

 

而这一切都出于神的命定,正如经上所说:

 

 12:10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 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 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

 12:11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

 12:12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们都快乐吧!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你们那里去了。

 

所以,正如这里所描绘的末世光景一样,魔鬼之所以疯狂,正是因为牠已经被摔下去了,知道自己时候不多。于是牠只能在灭亡之前,在地上愤怒肆虐,伤害甚至夺去信徒的肉体生命——但这是神所允许的,为了见证荣耀的道与道的荣耀。那些因着主的缘故,不爱惜生命,喜乐地去死的少数信徒,和其他那些不爱恋世界,喜乐地去活的神的儿女,同样都践行了背起十字架、为主舍命的吩咐,以血以道,跟从基督。


2017.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