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27192 个查看 2020-09-18 10:12

猫眼看世界 | 北美最热福音单曲背后,一段超乎想象的父子关系

老猫猫
来自:祂是yesHEis

福音电影《我只能想象(I Can Only Imagine) 》,是近年在北美上映后可以挤进全美票房三甲的力作,当年位列《黑豹》和《古墓奇兵》之后,被媒体称为“最激励人心的疗愈之作”。

而电影的主题歌曲《我只能想象(I Can Only Imagine)》 ,实际上在2001年就发行了,而且长居占领排行榜榜首。不但在基督徒音乐界名声大噪,也震动了整个流行音乐圈。这首歌由福音摇滚乐队MercyMe (怜悯我)发行,词曲作者是乐队的主唱巴特·米拉德(Bart Millard)。歌曲从写作到录制一气呵成,只用了不到48小时。在这首北美最热福音单曲的悠扬曲调中,影片讲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父子故事”。



医院里,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想着他的心思意念里肯定在流淌着些什么。我为他感到难过。我的内心也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心中的愤怒正在移开,为怜悯让路。刹那间,那怜悯潮水般涌上心头,随之而来的,是潸然而下的泪水。我一直知道我父亲的身体很强壮,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身上出现了一种不同的力量。爸爸以前去教堂做礼拜是出于社交原因:他想和其他单身汉呆在一起,有一群人可以共度时光。现在去教堂完全是为了主,而不是其他什么人。他自己也变得更温和,更有同情心。


这是触底反弹吗?我并不清楚。不知怎的,我父亲正在变得更好。就好像几年前,当他从卡车事故中幸存,从手术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开始翻转。曾几何时,他生命中的一切都出现了问题。现在,通过癌症诊断,不论是对父亲来说,还是对我来说,所有的事情,终于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了。


=========================================================================


有句老话说,“生活的风暴让你要么变得更好,要么变得痛苦。”我猜爸爸觉得他自己已经受够了苦,这次想尝试变得更好。我们都听说过愤怒、怨恨的人,他们得到的坏消息会让他们更深地陷入深渊,因为他们对生活的幻想破灭了,内心充满了厌恶。但是爸爸开始爬出那个坑,他身处其中挣扎那么多年的坑。或许是有人把他抬了出来,他的心终于敞开了。也许他跌到了俗话说的谷底,抬起头来,开始向上帝祈求帮助。


从我记事起,父亲的愤怒和骄傲就一直困扰着他。他永远不会承认自己错了。现在愤怒开始少了,骄傲让位于新生的谦卑,他开始给我和别人留出说话的空间。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我必须不再害怕我的父亲。我知道我必须走出过去,开始把他看作一个受伤和痛苦的人。我不得不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关心他。当妈妈离开我们的时候,我被迫迅速成长。现在,我又一次被迫在精神上、情感上和灵性上进入另一个层次。


我承担了更多照看父亲的任务,非常神奇的是,这为他更多地参与我的生活扫清了道路。在以往,我们的关系针锋相对,我一直挣扎着保护自己。但现在,我们有了新的共同的敌人——癌症。我们彼此靠拢,背靠背地站在一起与疾病作斗争。一切都变了。当我晚上去看他,给他关灯时,我会看到他手里拿着打开的《圣经》,他读着读着已经睡着了。我们自此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


=========================================================================


上面这段平淡却让人触动的文字,来自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基督教摇滚歌手巴特·米勒德(Bart Millard)。他就是Mercy Me乐队的主唱,也是那首《I can only imagine》的作者。这首歌背后的故事也是真实的一段曾经充满创伤的父子关系。



1973年,还是个婴儿的巴特·米勒德与当时30岁的父亲和当时4岁的兄弟斯蒂芬在一起。


巴特的父母,在巴特3岁的时候离婚了。几年之后,他的母亲再婚。巴特就和父亲亚瑟生活在一起。


“没有人会意识到他变得多么暴躁。”巴特说,“在我童年大部分时间里,我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他的父亲并不酗酒和滥用药物,但脾气暴躁,并且习惯把自己生活的挫败感发泄在儿子身上。


“如果他感到尴尬,或者交通堵塞,或者讲话被打断,就会向我饱以老拳。我就像是他的出气筒。”巴特回忆道。


=========================================================================


在巴特高中一年级的时候,父亲被诊断出患有癌症。也因此,父亲走上了改变之路。巴特亲眼看到父亲接受耶稣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巴特说:“我坐在前排,看着这个人从一个怪物发生变化,甚至到疯狂爱上耶稣。在父亲接受治疗期间。巴特担当起了护士的角色,两人每晚都会在服药的时候聊上几个小时,直到父亲睡着,这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的。


父亲地转变,也帮助巴特自己发现了信仰。“我一直沉迷音乐,但我现在开始把它当成事工。因为,我以前从来没看见过一个人发生过这样的变化。如果福音可以那样改变人,它就可以改变任何人。


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巴特的父亲去世了。“我唯一一次生上帝的气,不是在父亲小时候对我施虐的时候,而是在他去世的时候。”巴特说,“我终于得到了我盼望已久的父亲。然后他就这样离开了。”



巴特高中四年级时和他的父亲亚瑟,亚瑟几个月后死于胰腺癌。



=========================================================================

在他父亲的葬礼上,巴特的祖母随口说了一句,“我只能想象你爸爸现在看到了什么(I can only imagine)”。这句话给了他极其深刻的印象。


要录制Mercy Me的第一张专辑时,巴特坐下来拿着笔记本要开始写歌词。他蓦然发现。自己的笔记本上写满了I can only imagine。


于是,这首浸染着他对父亲的思念和对上帝感激的歌曲,就这样跃然纸上。一开始,巴特只是觉得这首歌是一首非常个人化的歌曲。他写的时候只是为了疗愈自己心头的伤痕。但是正是这首充满着内心真实情感和故事的歌曲,引起了无数人的共鸣。最终,它成了一首大热的歌曲。不仅如此,以巴特为原型的同名电影,I can only imagine,也搬上荧幕,继续把这个动人的福音故事传播下去。


在这个心灵和肉体双重疾病缠绕的世界上,到处都是失意和破碎的人。而耶稣那一双钉痕的手,始终在伸向每一个人,带去治愈,这手伸向你,也伸向我。



祂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
儿女的心转向父亲
— 玛 4:6— 

一起听歌

在主人公巴特眼里,其父亲亚瑟就是一个“怪兽”、“暴君”,从小巴特其父亲的家庭暴力中长大;当巴特想要改善双方关系时,但父子之间已经有着一道深深的沟壑,无法沟通。他伤心难过,甚至逃避,但音乐和信仰最终改变了他,同时信仰也改变了亚瑟。

"I Can Only Imagine" by MercyMe - cover by One Voice Children's Choir

(链接来自:https://www.sohu.com/a/275000020_277991)

有部分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