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22844 个查看 2020-09-25 13:05

一个遭受咒诅的抵抗战士


刘树鹏
来自:诗意恩典

如果不是看到波兰电影《维克雷提》,还不知道东欧历史上有这样一个遭受咒诅的特殊群体,不知道关于他们的勇敢故事。


纳粹德国占领波兰后,波兰大部分抵抗组织在西科尔斯基将军流亡政府的领导下,组成了一个抵抗组织联盟。这个联盟被称为波兰国家军,一度发展到35万人,有正规建制。


波兰国家军对德国占领军及其傀儡政权造成很大袭扰,并策动了包括华沙起义在内的一场场武装起义。


当德军在东欧战场节节败退的时候,波兰国家军想要在苏军占领波兰之前,先行占领波兰主要城市。但在德军的负隅顽抗下,功亏一篑。


苏联军队扶持亲苏势力,组建波兰人民军,同时对波兰国家军进行大规模围剿。1945年1月,国家军被迫解散。


波兰是一个传统的基督教国家,波兰国家军大部分成员不愿接受苏联政权的统治。部队解散后,依然有8万多名国家军战士不肯缴械投降。他们在森林和乡村继续抵抗,袭击苏军和波兰人民军,直至剩下最后一名战士,依然坚持战斗。

       

                        波兰国家军战士


《维克雷提》就是根据坚持抵抗到1963年的最后一名战士约瑟夫.弗雷克的真实故事改编的。


“维克雷提”来自关于抵抗战士的专有词汇,意味“被诅咒的士兵”。在波兰人民军通知被打死的抵抗战士家属的通知书上写着:“我们军官和士兵的仇恨永远在坟墓外伴随着他。每个波兰血统的人,都会咒诅他,他的妻子和孩子都该抛弃他。”


约瑟夫.弗雷克是波兰国家军的一名少校。电影一开始,他离别妻子儿女,投身于抵抗纳粹的斗争。


二十多年过去了,纳粹德国虽然战败,但波兰又被苏联军队占领。约瑟夫.弗雷克的部队转战于森林,他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在一次伏击人民军的战斗中,弗雷克身边的战友全都倒下了,他一个人冲出重围。


仰望穹苍,弗雷克祷告说:“在全能的上帝面前,我把手放在十字架上,我发誓将忠实而坚定地维护波兰的荣誉,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把波兰从奴役中解放出来,直到死亡。”


藉着这部电影,我再一次认识到,人类的故事写满了对上帝的背叛,而对于上帝荣耀的捍卫,贯穿于整个人类的历史。


在苏联支持下,波兰人民军对国家军成员采取斩尽杀绝的政策。他们以谈判为名,诱捕了16名国家军最高指挥官,其中14名被处决。为了铲除国家军获得补给的土壤,他们把国家军活跃地区的平民强行迁移,有5万人被流放西伯利亚,10万人被关进由德国集中营改造的劳改营。


波兰安全部部长向人民军下达指示说:“现在的波兰不能有反对者,必须彻底消灭反对者的肉体和思想,一点痕迹都不能留下。”


波兰人民军把杀死的国家军战士的尸体公开示众,并唆使民众向死者脸上吐唾沫。为了能在波兰活下去,弗雷克的妻子和儿女不得不同他划清界限。弗雷克非常痛苦,但他坚持留在森林里,为了波兰的荣誉继续战斗。


就连乡村的人们,也逐渐抛弃了国家军战士。躲在洞穴里的弗雷克饥饿难忍,溜到农田里挖些土豆吃,遭到农民的驱赶和奚落。


一个乡村女孩爱上了弗雷克。然而,不仅女孩的母亲反对他们的婚姻,当两个人到乡村教堂找神甫证婚时,也遭到了拒绝。


他们的秘密婚姻终于被人告发,人民军包围了村庄。弗雷克慌忙逃进森林。女孩被杀死了,但她为弗雷克生下来的孩子活了下来。这个活下来的孩子,象征着永远不会灭绝的希望。


就这样,弗雷克在苏联占领波兰后,坚持近二十年的抵抗,即使只剩下一个人在战斗,也绝不投降。

       

          在森林中坚持抵抗的国家军士兵


1963年10月21日,波兰安全部门包围了弗兰扎克所在的农场,弗雷克开了几枪后试图逃跑,结果在离开建筑物300米后被子弹击中。

      

1989年12月29日,波兰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苏联扶持的政权结束了40多年的统治。


2007年,波兰政府为弗雷克竖立了一座纪念碑。2008年,为了表彰弗雷克为争取波兰独立而付出的努力,波兰总统列奇·卡钦斯基授予他“波兰重生之星”勋章。


看完这部电影,为这个遭受咒诅的抵抗战士的故事而刺痛,又为他在重重苦难中对信念的坚守生出深深敬意。


我想起《利未记》中那只顶着众人罪愆流放旷野的羊,想起那位顶着人类咒诅死在十字架上的义者。


我们该扪心自问,当我自己陷于艰苦卓绝的环境,当我面临名誉和生命的双重威胁,是苟且活着,还是坚守那一份至为宝贵的信心?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