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40238 个查看 2021-02-10 13:42


2021《境界》“主内春晚”,好戏三场大跨年



来自:境界

微信号ijingjie



【主内脱口秀】


睡睡平安
脚本/木多  演播/无名
 
Hello,大家好。今年春节无论你在哪过,热闹场面肯定没法像往年那么多,都是疫情闹得呗!所以就不祝大家玩得好了,就祝打工人们能在假期里好好歇两天,天天赖床,睡睡平安。别搞得跟我一样,一过节就失眠,一过节就失眠。

自从做了打工人,就没好好睡过觉。每次假期到了,我就提醒自己,一定要把失去的觉补回来。等到好不容易放了假,又觉得睡觉太浪费。报复性消费没那个钱,报复性不睡没问题。玩游戏、看视频、刷剧。


返工第一天早晨,站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前面的瓶瓶罐罐,心里不是不悲哀的:作为一个90后,我已经加入了各种生发水品牌的实验大军,用来用去应验了那句话,“谁用谁闪亮!”可能上帝要让我“从头开始”新生活。可神说的是“要有光”,不是“掉光光”啊!

我们小时候,看小人书,现在的小孩都看日漫,看什么琦玉,变秃变强的琦玉,多让人有压力。我只去代过一次课,教会主日学的小孩儿就给我起个外号叫“一拳超人”。我主动接受了第二次代课的任务,语重心长地给孩子们讲了以利沙的故事:“孩子们,你们知道吗,神的仆人以利沙上伯特利去的时候,有童子从城里出来,笑话他‘秃头的上去吧,秃头的上去吧’。结果你猜怎么着,两只母熊从树林里钻出来,撕巴撕巴把他们都吃了。你们觉得尊重长辈重要吗?”突然有个孩子若有所思地抬起头说:“别拿《熊出没》的故事糊弄我们,光头强!”

迫于颜值压力,我也算是遍访名医。有一回我拿着从电线杆上拍下来的小广告,在菜市场旁边的小区里转了好几圈,最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头顶上这个写着“专业牛友”的牌子,“生”字拽掉最下面一横就是“牛”,“发”字把顶上两划薅掉就是“友”,“专业牛友”原来就是“专业生发”的脱发版!里面的专家给我解释了一堆:“脱发有物理性脱发,有化学性脱发,而你可能是熬夜导致的雄激素性脱发……”说得挺有道理,可是他的发量就是昨天的我,没有见证啊。

郁闷的时候,只有读经能给人安慰。我读到,神有一项工作就是数算人的头发,我想这也算与神同工,减轻了神的工作量啊。你想想,上帝派天使来检查你的发量,“来啦来啦每个人都低下脑袋,把头顶露出来!”你们这些头发密的,一边掉,一边长,这得增加多少工作量?小明头顶原有头发10万零7根,今天掉了268根,同时又长出来313根,加百列啊,你说小明现有头发多少根?加百列哪受过这个折磨啊!天使不像我们小时候,成天算数学题,一个池子,一个出水口一个入水口,两个口一起开,一边放水一边灌水,花多少时间池子才能灌满?加百列算得直挠头,头发都抓掉了。


我也知道熬夜掉头发。圣经打一开始就提醒我们要重视睡觉这个事儿。《创世记》怎么说的,上帝创造世界,有晚上有早晨,所以犹太人的一天是从傍晚开始的,先有晚上,再有早晨。我们的一天是早晨爬起来,坐在马桶上发个朋友圈:“又是美好的一天,早安,打工人”。人家犹太人是在日落的时候对家人说:“又是美好的一天,我们洗洗睡了吧。”你想,人类养成的第一个习惯是什么呀?就是睡觉啊!神用这个提醒人,世界不是你用命拼出来的,是你还在睡觉的时候神创造护理的。

第六天,上帝造了亚当。当神吩咐了他工作内容,刚入职的亚当一定兴奋极了,上班第一天就光荣当上了全世界第一只加班狗。你想想,要从森林里找到所有动物,给它们挨个起名,只要你在出租屋里找过老鼠,你就知道这是什么工作量啊,996也完不成啊!其实不是完全这么回事儿,内心戏太多了,所以睡不着啊。圣经怎么说的?圣经说了,是上帝把那些动物“带到亚当面前,看他叫它们什么”。老板直接把客户带给你,躺在沙发上就把单签了,亚当是第一个真正“躺赢”的人啊。

然后发生什么?神“使他沉睡”,继续躺赢。“活没干多少,老板就来找;不要你加班,要你去睡觉!”命令,必须的!这样的打工人也太幸福了吧。一觉醒来,还多了一个老婆!不用相亲、不用上婚恋网,只管睡觉,老板就给配好了,而且特别般配是吗?亚当睡醒了看着夏娃诗兴大发,“这是我骨中之骨,肉中之肉”。这诗写的,人类第一首爱情诗,多浪漫!现在的诗,都看不懂,因为诗人睡得太少。要想写好诗,必须睡好觉。

老板这么好,无以为报,第二天亚当卯着劲要为神大干一场,结果上帝一句话就把他打发回去了,“今天安息日”。神都歇了工,你是谁?干啥的?创造宇宙都不用加班,你咋把自己搞得比神还忙?

道理整明白了,今晚一定早早上床。可你发现睡眠界的一个规律没?每次只要你一早上床,隔壁邻居要么打孩子,要么剁肉馅,准错不了。给我起外号那个熊孩子,打就打了吧,可是你说你大半夜的包什么饺子啊,下回你买点肉馅不省事吗?你包了给谁吃啊?吃了一肚子饺子就去睡,那不积食吗?

不是我不想睡,环境不支持啊。本来睡觉就是弱项。你看人家耶稣,一点也不挑环境,狐狸有洞,飞鸟有窝,耶稣连枕头的地方都没有,也没听说他失眠。坐船遇到风浪,厉害着呢,门徒都吓傻了,耶稣在船尾睡着了!你要说这帮门徒,真是不让耶稣省心。该睡不睡,不该睡的时候打呼噜。在客西马尼园里耶稣让他们精神点,哎,一个个全睡过去了。

睡不着跟操心有关系。躺床上翻来覆去的,焦虑啊,担心啊。你发现没,好些人说自己信神,骨子里其实是无神论。怎么说呢?嘴上“赞美神啊!你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实际上每件事我们心里认定了除非我交代好了这个环节谁盯着,那摊事谁负责,我们如果不安排好了,就没人会动,就什么事儿也不会发生。上帝让我们去睡,祂让万物生长;我们哪能放心呢,所以搞得头发不长。


晚上睡不着千万别纠结,越纠结越睡不着。我给你支一招儿,甭开灯,在手机上打开有声圣经,听听《诗篇》,里面有很多睡觉金句——“我躺下睡觉,我醒着,耶和华都保佑我。虽有成万的百姓来周围攻击我,我也不怕。”(第3篇)“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叫他安然睡觉。”(第127篇)

还有《诗篇》23:好多人很喜欢这篇,神是我们的牧人,我们就像羊一样,“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简直就是打工人的理想生活啊。有草有水,前半句说你吃饱了就躺下,后半句说你喝足了就歇歇,想想这个,睡着了都会笑出声来!

这就是睡觉的神学。睡觉也锻炼交托的,睡觉也需要信心的。祝大家春节快乐,岁岁蒙福,睡睡平安!
 


美国疫年记
脚本/裴柏萩  演播/馨香
 
2020年,是我在美国的第十个年头,眼睁睁看着新冠疫情登陆美国大陆,突突突突一通碾压,感染人数真是一望无尽啊。

有人开玩笑:美国的华人是2020年最辛苦的一群人。我们先是满世界找口罩往老家寄,气还没喘匀呢就满世界找口罩给自己;然后参加各种老少皆宜的抢购活动,不少来美国的长辈们抱着养老但是不服老的心态,到处抢大米、抢水还有卫生纸。你看看新闻就知道了,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抢这三样,最后把车库塞得跟小卖店似的。


要说区别呢,从大家抢的东西上也能看出来。你是生活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只要看你抢不抢卫生纸就知道了。很多媒体BBC啊、新华网啊、央视网啊,都在那分析,为什么欧美日还有香港,都抢卫生纸呢,太不理性了嘛!居民消费要引导嘛!其实中国古人早就解释了,“仓廪实,知礼节”,中国还有句古话,你不能顾头不顾腚啊!

抢购这种活动,能在最短时间内最快地把你周围的人都变成敌人,基本相当于一键删除,所有在超市门口排队的人都成了我们的对手。疫情像一个无形的敌人,整个美国好像一直没搞明白自己在跟谁打。应全球观众的要求,我们还得被迫跟着媒体的镜头围观一系列人物的各种言论和操作。这个是我们的队友吗?可能是。是猪队友吗?答案可能还是。

窝在家里我也没闲着,参加各种线上辩论,每一个选手都拿出憋在家中压抑已久的嗓音,一开口你就能听出来,那话说的,不走心,走肾,全凭一口丹田气,可有劲了,一句就能怼死一匹马。作为基督徒,我在教会里也看见弟兄姐妹因为各种议题互相开骂各自退群,真应了鲁迅那句,“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很多人的朋友都社会性死亡了,大家立场不同,今天不把你呛个心服口服,晚饭都无法下咽。

这一年,我头一次有一种要被信息窒息的感觉。纽约时报的,福克斯电视的,脸书自媒体的,来路不明的,左右看看,有人在信息的海洋里简直就是一群乘风破浪的姐姐啊,游泳圈都不带,那真是又爽又飒;有的被冲到岸边都奄奄一息了,嘴还犟还不认输,还在叫“姐姐会回来的”!大家被水冲得,有的躺在了左边,有的趴在了右边,有人看破不说破,有人小心翼翼地骑墙。当然也有很多人,时刻准备着,跟美少女战士一样,“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但是不代表正义。好多人撸起袖子摆出要为美国而战的架势,好像就要失去美国了,可问题是我们什么时候得到过美国呀?当然,可能我来美国的时间还是有点短,不过书上也说了,人为了一个没有实现的梦想,更有战斗力。

教会的角色也很尴尬。以前我们是美利坚土地上的另一个江湖,规矩都是自己定的。现在我们不谈论政治吧,被人批评是鸵鸟;那就聊个五块钱儿的吧,又被人指责跟随世界、喜爱辩论,为什么不把时间用在读经上。2020年的美国华人,被疫情虐成了渣渣,又被政治磨成了粉粉,还得重新把自己捏成个人样坐在那,跟在线客服一样应付国内亲友团的各种微信提问。据说他们为了谁当美国总统也已经打起来了,日夜追问我华盛顿认不认识什么人,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也不管时差,搞得我是日夜颠倒啊。


我也问自己,神把我放在这样的环境里要让我学什么?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说实话,经过这一年,我是恍然大悟啊!圣经里说,主耶稣再来之前遍地都是灾难,我以前一直以为遍地不包括美国呢!说实话,这一年随着美国感染人数的不断上升,我对天国的热情终于超过对美国的热情了。

其实呢,政治也不是不能谈,圣经里也没有禁令。问题是,政治是成年人的游戏,我们总得先成年吧!不是有那么句话嘛,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好事也不是没有,政府发了两次钱,说实话,我还是挺开心的,不过好心情没几天就过去了。前两天上网,看到国内有个名人说,“有些国家给老百姓都发钱,那是哄大家,都发钱等于没有发钱”,又让我乐了好几天。这种队友,真应该把他派到美国来,体会一下我们的水深火热,治愈一下自己的童年。

2020年,就像在看一部几百集的电视剧,又臭又长,看不到头,还净是各种狗血剧情。我心里所有的期待汇成一句话,就是“给我个大结局吧!”可是这部剧追完了,接下来演什么?谁也没谱啊!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好好欣赏眼前这一集呢,说不定这集能教会我们冷静面对后面更狗血的戏!


 
今年,你又被逼婚了吗?
脚本/加三  演播/恩蒙
 
这些年我什么也没做,就和“春晚”一样成了我们家年三十的固定节目——每逢佳节被逼婚。我刚到北京工作的时候,以为北京弟兄多,机会也多。北京弟兄是多,没错,可姊妹更多。每个礼拜去聚会,都像去参加武林大会。

以前我爸多粗暴的一个人,有一回坐在沙发上幽幽地跟我说:“人老了会孤独的,你别以为有微信朋友圈儿就行了,你会寂寞的。你这孩子咋不知道为自己愁呢?到时候人家鸡娃你鸡啥?”我忍不住回了一句,“结婚也得冷静啊,我有个同学都三婚了!”没想到我爸一拍大腿:“你瞧瞧,人家都结三次了,你怎么一次都没试过!”我妈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要说结婚次数多呢,也不是什么优点!可你非要找信主的,少了多少机会呀。我问你,那个受洗——能退不?”

我爸妈这么多年看新闻联播都能吵架,你怼我一句,我怼你一句,跟回答外国记者提问似的。只有在逼婚这件事上他们高度一致,一起怼我;为了振奋我的斗志,他们竟然开始在我面前秀恩爱了。我看着他们俩,就好像看见两个新闻发言人从电视里出来,坐在我对面沙发上约会!


其实在感情方面我也挺努力的,没那么挑。我在读书会认识了一个弟兄,挺有才的,说是要去浦东发展,先带我去同居半年,然后再结婚。我妈听了,瞥了我一眼:“基督徒也带这样的?他也想退货?”要说我爸的反应还是很理性的,到底是当过兵、追过战争剧的人,一句话就拎出来三个重点:“第一、南下干部都不带家属,第二、婚姻都在当地解决,第三、原配基本都保不住。”

去年我休假回家早,一个男孩儿直接把机票快递到我家,我老爸以前抽奖中个打火机都担心被诈骗,现在那勇敢的,年都不让我过,就给我赶出来了。为了迎接我,那个男孩特意换了房子,他说他以前住的地方,楼下就是洗脚屋,气氛不适合约会。他开着奥迪去机场接我,吃完饭去他家坐坐。刚喝了一杯茶,他忽然对我说,今晚你就留下吧。我说基督徒不能这样,他很动情地跟我说:“清萍,你真的以为情欲是可以战胜的吗?那我明天就跟你登记好了。”这是什么逻辑?我觉得,他还是搬回洗脚屋楼上好了。

其实他人也不坏,可能也是被家里逼婚逼急了。他还追出来替我付了打车的钱。我刚一到家就开始闹疫情。有一天忽然收到他微信,问我能不能帮他推销核桃?开奥迪,卖核桃?反差有点大呀。我一问,他这才跟我说:“那什么,那车是我租的,你走了,我想反正也租了,开回老家也挺有面儿的,没想到一进村就遇上疫情被封在里面,这都半年了,连头猪都不让出去。再不想点办法,等到复工我啥也剩不下、全给租车公司扣光了。”他说他们老家的核桃可好了,补脑。

今年春节我想明白了,也甭给自己太大压力,我的结婚证也不是父母晚年幸福的保证书。幸福是能力,发愁是习惯。如果没能力,就算你结婚了,父母还会找别的事继续愁,为你没生孩子愁啊、孩子不够胖愁啊,习惯了嘛!中国人活到最后能力全没了,就剩下一堆习惯。说到底,能信主,现在就锻炼把烦心事儿都交给神,那才是促进家庭幸福的钥匙。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