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9949 个查看 2021-02-24 11:35

我遇见了钉十字架的耶稣


江登兴
来自:江登兴的键盘


一、从雪地里开始的追问

   

2000年初,在京郊的雪地读到:“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神设立耶稣做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罗马书》3:23-25)时,觉得“耶稣的血”这几个字特别扎眼,但是,削尖了脑袋想:“耶稣流血与我有什么关系?”就是不明白。


一年半以前,逢人就问:“十字架与你有什么关系?”耶稣的死与我有什么关系?他是两千年前死的一个人,我相信他是神,但是他的死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曾经一次次长时间祷告,希望能够明白耶稣所流的血与我有什么关系,但是没有得到答案。

 

二、遇见钉十字架的耶稣


大概三年前,一次礼拜日聚会前背《使徒信经》,背到其中一句“在本丢·彼拉多手下受难”,泪水又夺眶而出,因为上帝的灵临到我,我在在灵性里“看到”(不是肉眼的看到,但却是真实地在心灵中“看到”)耶稣在历史人物本丢·彼拉多的手下受难的情形,看到他那被压伤的心灵,那被鞭打的生命。当时在聚会中被耶稣基督的大爱感动,哭泣不已,那种甘苦交织的哭泣。


不久后,一个午后,有点困,也没什么事干,打开破电脑看光盘,是唐崇荣牧师的一场布道会,中间在唱《灵火续焚烧》,唱到一句“加略山上纯净爱火焚烧我心灵”,忽然,在歌声中,耶稣将他钉十字架的一幕向我显现,也不是肉眼看见了什么(这一次我是睁着眼睛的),只是觉得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当他受难的时候,他的爱却像火一样向我扑面而来,我站在电脑前面,又哭了一场。有意思的是,我当时还不知道那句歌词,以为是“加略山上曾经爱我”,其实是“加略山上纯净爱火”,啊!真是加略山上纯净的爱火!


这只是特殊的信仰经历,但是,在理性上,我还是无法确知耶稣的血与我何干?


三、真信心需要真知识


从开始追问耶稣的血与我何干,至今已经两年了,我已经不再问别人这个问题,不再为十字架祷告。我知道十字架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心。但是,每逢想到十字架,只是一个神子在十架上受苦的形像,只是我不是从心中真知道他的死与我的关系。


一切正统教会的信条我都认信,也能够尽力传福音。但是这一切又能说明什么?


我曾经问一位台湾牧师:“为什么说基督的死能代替我们的死?基督的死与我有什么相干?”牧师回答说:“基督死的时候我们也藏在他里面,所以他代替了我们的死。”我曾问大陆一位教导改革宗信仰的牧师:“圣经处处讲宝血,宝血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宝血这么重要?”“宝血里面有顺服。”牧师说。我对他们点头称是,但是过后想来还是无法打动我心。


基督教信仰欢迎真诚的怀疑和反对,但轻看虚伪的认信。那此真诚反对的人,他们在认信之后也会真诚地发热心。


何光沪先生曾引用一个学者的话说:“信在知之先,信仰寻求理解。”是的,信心是基督教信仰的起点。而有了这个信心以后,需要头脑的理解和心灵中真实的经历。我已经有了作为起点的信心,但是我也有了心灵真实的经历,但是到此为止,我的理性无法解释我的心灵所实际经历的。


四、上帝因为公义发出对罪主权的刑罚



这几天看看英国钟马田博士的《以弗所书》注释,讲到神的愤怒和审判,不够明白,有一两次为此祷告,希望能明白。今天下午过北京西三环,在车上看圣经注释书,钟马田讲到了耶稣基督的死,他说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承受的就是上帝对罪的愤怒。耶稣的死,啊!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想一想耶稣的死了。


明白耶稣的血必须从明白人的罪开始。下午四时许诸事已毕,坐车回来,在车上继续看这本书,书中说到人的罪,这我承认,我知道自己身上的罪性,它的邪恶,它导向死亡的倾向。钟马田在书中还说,神是公义的,的公义要求罪必须受到刑罚,这我也承认,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更何况我们这些罪人。


钟马田又说,旧约里面定下了规矩,罪必须刑罚,否则必须由别人替代。他认为旧约的一切关于赎罪的献祭,都是预表了这种对罪的刑罚的替代担当。钟马田说耶稣基督是逾越节的羔羊,是神自己预备的,他的死是旧约一切献祭的总结。

   

967路正在向西奔驰,我在车上想到了道成肉身,就是永恒的上帝之子基督通过童贞女经圣灵感孕而成为人子耶稣。但是在公交车上,奇妙的是这一幕竟在我的心灵里活活上演,我感受到了耶稣基督为妇人所生,他来到人间,活在律法以下,感觉到他身列伏在罪恶之下的全世界的人之中,只是本身没有罪。我真知道,耶稣“是真实的人,又是真实的神”(《海德堡要理问答》),他曾经真实地在地上生活过。


忽然,我“看到”从第一位格的天父上帝那里发出对于罪恶的愤怒审判,这个审判,带着至高上帝的主权就要落上我身上的时候,上帝却将这个审判转移到了耶稣基督的身上了,于是他就被钉上了十字架。“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他钉十字架的时刻,原来那股审判世人的罪的上帝的公义的力量,却因为上帝的慈爱,转变成了使普世万民的罪都归在基督身上的力量,他是担当世人的罪上十字架的。


从人的角度看,就人类的败坏和麻木把无罪的人子耶稣钉十字架。从上帝的角度看是他为了拯救世人“定意将他压伤”,《以赛亚书》的那一句话还可能是“喜悦将他压伤”,上帝为了救世人,“喜悦”让他的儿子被压伤。


这一刻,我真知道的是,耶稣基督上十字架上时,按着律法,所有原本应当加上我身上的神愤怒的审判已经转移给他,被他所担当,他的身体破碎,为我,也为所有蒙拣选的人。现在我从心中不仅明白这一切而且经历这一切了,这一切成了我的产业。那一刻,967公交车应该正驶过人民大学,时候应该是下午四点二十分左右。那一刻我靠在车座上浑身无力。回过神来看窗外,有那么多人不认识救主,不知道他亲身担当了他们的罪。这时,有一个健壮的青年光着膀子走过,我的救主耶稣就曾经在这样的肉身中担当我的罪啊!


五、上帝因为慈爱还是出于主权为人类预备救恩


过去想到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多想到的是当时法律赛人和罗马人的残暴。而此刻,在我的心灵里,耶稣的钉十字架不仅是一个历史事件,更是一个宇宙性的事件。十字架之上是天父上帝,十字架之下是全世界的人。而从十字架之上的天父上帝和十字架之下的世人都仿佛生发出一种积极而有力的行动,一起将基督送上了十字架。


《海德堡要理问答》说:别的受造之物无法替我们承担罪的刑罚,而别的人也无法替我们担当,因为别的人也一样有罪。能替我们担罪的,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他必须是真实的人,他也必须是真实的神。是真实并且的人,好使他满足上帝追讨罪人的公义要求。是真实的神,好让他能在肉身中“藉着他神性的大能,在其人性中承受上帝愤怒的重负”。


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的第一位格天父上帝,出自他圣洁的本性而发出的对罪的恨恶,这种刑罚的是不可无价免除性。


由此,在亚当里堕落了的人类,就面临了一个困境,那就是我们的生命与我们的罪相连,如果上帝刑罚罪我们的生命也就一起灭亡了。而上帝的这个刑罚是一定要执行,并且上帝从他本身的主权所发生的是对罪积极和毫不留情的追讨。


上帝出自他圣洁公义的本性,凭他的权能发出了对罪主动的愤怒追讨,而出于他的慈爱,他主动预备了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亲身担当我们的罪。所以十字架是上帝公义与慈爱的结合。


这样,对罪的主动的追讨,是出于上帝的主权;预备了耶稣基督为我们承担罪的刑罚,也是出于上帝的主权。


如今我知道耶稣的血与我何干了!


六、传扬宝血到永远


有关耶稣督为我们受死,为我们流血,为我们埋葬,为我们复活和升天。有关我们与他同死,与他同埋,与他同复活。这一切基督教中最荣耀的真理,仅仅是头脑的认信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在圣灵的带领中去实际经历这一切。这是上帝凭着他的主权和恩典赐给我们的。当十字架上耶稣基督所流的血对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就会这样满了感恩,满了传扬十字架的热情。为了么有那么多的先贤为了传扬十字架抛家舍业,远赴暗昧的异教之邦?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为了坚持这古老的十字架身陷牢狱数十年仍至死忠心,过去我常认为是他们的勇气人,现在我知道是因为这十字架的救恩征服了他们。


钟马田说,我们传十字架,若是不引起人的讨厌和反感,那就证明我们传的有问题。有关耶稣督为我们受死,为我们流血,为我们埋葬,为我们复活和升天。有关我们与他同死,与他同埋,与他同复活,这些基督教荣耀的真理曾经让我感到味同嚼蜡,因为这不是我仅凭我的理性所能理解的,更是对我本性的骄傲是一种侵犯和剥夺。但如今我来就主羔羊,这是被杀的羔羊,是他的血活净我罪。


我曾经背过罗马书五至八章,“我们若在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就必在他生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但是我不明白,如今我明白了。我们若不在主耶稣的受死上与他相连,是断不要想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相连。


二十分钟前我还为了肉体中的邪情私欲而挣扎,并且这私欲在我的身上大有能力;而现在却是“主耶和华的灵在我的身上大有能力”,正如罗马书说的:“罪再也不能做你们的主”。


有一首歌好像是这样唱的:“主喜乐充满我心,主的宝血洗净我心灵,我要歌颂,我要传扬,传扬主恩直到永远……” 


过去我常为自己长时间没有想到十字架而自责,现在我发现自己无法不想到十字架。


噢,这宝血宏恩,但愿传扬到永远!


2003年7月23日,2005年8月22日,北京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