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3680 个查看 2021-06-27 12:48
突破之家:摆脱毒品,一场仍在继续的生命争战

《境界》独立出品【国际禁毒日特稿】
文 ∣ 简简

导读:6月26日是第34个国际禁毒日,全球约有3500万人受吸毒之苦。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承认,单靠政府无法打造一个无毒的国家。新加坡突破之家帮助许多人摆脱毒品捆绑,它的总干事却曾是一个三进监狱的瘾君子,他的生命从44年前圣诞假期的大雨天开始改变。

6月26日是第34个国际禁毒日,即禁止药物滥用和非法贩运国际日。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尤里∙费多托夫在《2019年世界毒品问题报告》中说:在全球范围内,约有3,500万人患有吸毒疾患,需要治疗服务。2017年有 58.5万人死于吸毒。吸毒者所面临的艾滋病和丙型肝炎传播风险也较高。

一位曾经的吸毒者这样描述说,吸毒者会以毒品来逃避现实、缓解压力和放空自己,借毒消愁。即使被抓去强制戒毒,也因此有机会认识更多毒犯,无形中扩大了在毒品供求网络中的人脉。出狱后很快就会和这些人联系上,反而变得更活跃,再次吸毒或从事毒品交易。



“外面少了70个罪犯”

突破之家(Breakthrough Missions),是新加坡基督教福音戒毒机构。大门的外墙上写着:“天父的儿子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这句圣经里的话清楚表明这间机构相信神的话语和福音的大能可以翻转吸毒者的生命。

如果你走进突破之家,或许会因为眼前绿树成荫、花草盆栽的安静祥和的景象大感惊奇。这里与我们想象的监狱式的戒毒所完全不同。突破之家的总干事梁西门说:“我们这些前吸毒者,多次进出监狱,在罪恶和毒品的捆绑中都受伤了。突破之家不是监狱,不是医院,而是一个家,我们要让进来的人有归宿感。无论他多坏多不好,我们都把他们当弟兄,以主Jesus的爱去服事他们。”

新加坡内政兼外交部高级政务部长马善高评价说:“感谢你们的委身,使许多前吸毒者能义无反顾地把不堪回首的过去抛诸脑后,成为对社会做出宝贵贡献的一分子。”

创立于1983年的突破之家,历经四次搬迁后,1988年得到了新加坡政府的肯定和支持,搬迁到了环境宁静的拉拍多公园,租金每月仅1新元,可容纳的人数从之前的15人增加到50人。

1999年,新加坡复员技训企业管理局(SCORE)希望突破之家能帮助更多吸毒者,在政府的安排下又搬迁到现在的有香路,占地2亩,可容纳70-80人。


现在政府每年会从监狱转来30个假释营的囚犯到突破之家,并提供津贴补助。梁西门说:“我们的服事是不收费的。这里有70个人,外面就少了70个罪犯,社会治安就得到改善,这是我们对社会的贡献。”

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先生说:“单靠政府机构持续坚持打造一个无毒的新加坡是无法达成的,社区合作伙伴的集体努力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我为突破之家锲而不舍陪伴前罪犯走过人生旅途所付出的努力感到无比鼓舞,因为你们的工作对他们以及他们家属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梁西门:新生命太好了

作为总干事的梁西门,也曾是一位在毒品中不能自拔的瘾君子。从11岁到24岁,他走过了一段不堪回首的路,三次进出监狱。直到24岁时,进入了新加坡的希望之家开始戒毒。

小时候因为喜欢武侠小说,向往英雄生活以及没有约束的人生,梁西门开始从厌学到加入黑社会。直到一次被对方追杀,他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横尸街头,才从心里厌倦了打打杀杀的人生,转而在摇滚乐里释放自己。他开始混迹舞厅,明知吸毒不好,却因好奇,自以为随时可以停止不吸而沾染了毒品。

他说其实输赢就在第一口,第一次不会上瘾,但心理已经上瘾:被神秘的经历所诱惑,对自己说再试一次就停。可第二次觉得还不够,就有了第三次,最后就上瘾了。为要拿到第一手毒品,他开始贩毒。他从吸大麻、吞迷幻药、抽鸦片、注射吗啡、吸海洛因,到静脉注射、玩血,追求刺激兴奋,最后他发现自己离开毒品已经不能活了。


梁西门第三次入狱在圣约翰岛戒毒所。他被关在里面3个月,被释放的当天就重走老路。因为消息灵通的老道友来接他出狱,他一时间把戒毒的痛苦忘得一干二净,同时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夜深人静时,他会想到对母亲的亏欠,想到朋友因静脉注射毒品接二连三暴毙,自己也很想摆脱毒品,但毒瘾发作时又痛不欲生,身体像被针刺,像被虫钻进钻出,吃不下、睡不着、流鼻水、流眼泪、打哈欠,只求一点点毒品救命……

他也尝试过各种方法戒毒,针灸、吞安眠药、喝烈酒,但最后都失败了。他又去海上的“奎笼”戒毒,在那里可以把自己封闭起来,旧朋友也找不到他。但毒瘾发作时,他又受不了,到了晚上就悄悄划舢板上岸,去市区注射吗啡,毒瘾一止住,心里马上又懊悔万分,恨自己为什么又这样?然后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的一次”说了无数次,最后他对自己说:“放弃吧,不要再骗自己了!”他就这样买了毒品怕被抓,用完了又为下一次担忧,想着去哪里找钱继续买;每天都在痛苦中挣扎,没有一天平安。

当时还不是基督徒的母亲对他说,“听说你有几个老朋友信耶稣已经戒了毒。”不久,一个以前一起注射毒品的朋友来找他,梁西门正在家里注射吗啡,这个朋友安静地看他注射完,然后告诉他,自己已经信了耶稣,戒掉了毒瘾。梁西门在老朋友的鼓励与带领下,第一次做了决志信主的祷告。就在那一刻,他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不停流下来。

但是毒瘾很快就又发作了,当时正值圣诞假期。当梁西门又想走回老路时,他想起朋友说的话:“你如果不能戒掉毒品,就来找我们!”那天正下着大雨,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决心和力量,湿淋淋地来到希望之家。朋友们马上拿毛巾递给他,热情欢迎他。他一踏进屋子,就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他们天天都在为他祷告。他知道是上帝的爱,给他力量去找他们。

那一天是1977年1月1日,梁西门的生命从此被改变。他参加戒毒6个月后,继续留下来用三年时间学习服事前来求助的吸毒者。回忆起那时的经历,他说:“新生命太好了,有平安有喜乐,直到今天已经40多年了。”



想来戒毒只有一个要求

1981年梁西门去了金链灵修神学院接受装备,又去夜校重读中英文基础课程。在神学院期间,由希望之家的前同工和弟兄组成的突破祷告团契开始了。1983年,一位老弟兄奉献了3个月租金开启了突破之家福音戒毒事工。1985年,梁西门神学毕业,挑起了突破之家的担子。

他骑着小摩托,载着需要频繁进行尿检的吸毒者奔波在不同的警察局;拿着吉他到教会分享福音戒毒事工;搬家、粉刷房屋,制作手工艺品支持戒毒事工。“一方面我们靠教会弟兄姐妹爱心奉献,一方面我们靠主勤劳工作不懒惰。”

突破之家首先承担戒毒者的衣食住行,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其次,不问学历,也不管他们以前犯了什么罪,但却有一个要求:每个真心想改变的人,必须在这里与其他弟兄们共同生活至少18个月。

18个月的生命建造课程首要是灵性操练,包括每天灵修、敬拜、祷告、小组查经、辅导课程、参加教会服事等,学习在日常生活中活出基督的样式。其次是工作操练和健康生活操练。其实戒毒者通常一周后身体的瘾就可以戒除,但心瘾还在,因此需要陪伴、教导和关心,实现全人康复。

最关键的,福音的种子有没有在一个人的生命中萌芽。梁西门说:“学好三年,学坏三天。《箴言》说‘愚妄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正直,只有智慧人肯听劝告’,我常常鼓励弟兄们,人生没有捷径,要脚踏实地,按部就班。因为我们这些人很爱做白日梦,所以来到突破之家建立稳固根基最重要。‘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突破咖啡馆
突破之家为戒毒者创造了许多工作机会,装备他们重返社会。经过近四十年的发展,如今成立了多个工作坊,包括木雕铜雕、烧木艺术、洗车打蜡、盆栽园艺、脚底推拿、制作圣诞火腿等。特别是位于新加坡法院对面的突破咖啡馆,是专门帮助前吸毒者重返社会、接触人群的好地方。

梁西门说:“咖啡馆就在法院前,不仅是对突破弟兄的一个警戒,对正在吸毒的人也是一个活生生的见证。我们生命的改变,也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不断延续的生命故事

在突破之家的展览室,陈列着各种手工艺品、绘画作品,以及书籍、照片,记载着突破之家的历史,也见证着每一位前吸毒者的生命历程。

同工们的成长需要更多的委身和纪律的操练。梁西门说:“在突破之家需要改变自由散漫的生活,也必须回应上帝才能成长,而不是完成课程就成功了。3年打根基,5年试根基,7年生根建造、开花结果。你愿意付出吗?你愿意过更好的人生吗?‘撒在好地上的,就是人听道明白了,后来结实,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

1992年,27岁的林新新因嗅吸强力胶并吞了过量的迷幻药失去理智,在毫无知觉中从15楼跳下导致瘫痪,成为新加坡轰动一时的新闻。突破之家接纳了走投无路、一无所有的林新新。现在,林新新不但神学毕业、结婚生子,也在突破之家投入服事。


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谢文颂,曾因吸毒入狱。信主的姐姐邀请出狱后摇摆不定的他,一同出席了突破之家举办的诗歌见证会。面对同样是吸毒背景的弟兄们,谢文颂感到格外亲切。2004年他来到突破之家接受帮助,之后也成为同工,并进入神学院进修。

曾是“帮派头目”的许春发,15岁就带着一群小弟闯荡江湖,自信“我的人生我做主”。进监狱后,有信主的狱友向他传福音,他刚硬无比的心竟在那一刻柔软下来,信了主。出狱后他直接进入突破之家,一呆就是7年,并进入神学院和心理辅导培训学院装备自己。

出生在新加坡、现在任加拿大突破之家总干事的李宾来,16岁吸毒直到27岁,1992年在突破之家成功戒毒后,在新加坡神学院就读期间认识了来自加拿大的太太。他们后来移民加拿大,并成立了加拿大突破之家。

目前,新加坡突破之家的事工已经发展到印尼、印度、马来西亚、中国,帮助当地被毒品捆绑的人,获得生命中从未有过的自由与平安。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