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5333 个查看 2021-07-19 11:38
敬虔的母亲-苏珊娜·卫斯理的育儿智慧

来自:八福伙伴




苏珊娜·卫斯理的肖像画


苏珊娜·卫斯理(Susanna Wesley,1669-1742年),出生于一个多子女家庭,她自己也生了19个孩子。由于出生自一个敬虔的家庭,她也把自己的家庭建造成敬虔的场所,培养了荣耀教会史的三个儿子。长子撒母耳是英国国教的牧师与优秀的教育家,第十五个孩子约翰卫斯理是循道会的创始人、伟大的神学家和领袖,第十八个孩子查理卫斯理也是循道会的创始人,写下9000多首赞美诗,是教会史上最伟大的赞美诗作者。她被称为“循道会之母”,倍受尊敬。

苏珊娜·卫斯理于1669年出生在英国的一个清教徒家庭,父亲是清教徒读者熟知的“清教徒大夫”撒母耳·安斯利(Samuel Annesle)博士。安斯利4岁丧父,虔诚的母亲用信仰来养育儿子,因此他年幼时就把自己献给神,并决定要成为事奉神的人。他五六岁时就每天读20章圣经,这习惯持续了一生。15岁进入牛津大学,后获法学博士学位。他服事教会,一生活出牧者的形像,被形容为基督的真仆人,有“英国的使徒保罗”和“良心神学家”之称。他与妻子生下25名子女,苏珊娜是他最小的女儿。

苏珊娜从小就在恩典的环境里长大,并在那严父兼老师的教导下,接受了优秀的教育。19岁时与毕业于牛津大学的一位英国国教牧师——撒母耳·卫斯理结婚。他们居住在乡村,一共生了19位子女,但其中9位夭折,仅有10位子女存活下来,七个女儿和三个儿子。那时英国还没有正规的小学教育。他们家的十个小孩,就由母亲做老师,对他们进行严格的、系统的、合乎圣经的教育。苏珊娜不仅精通清教徒的敬虔和神学,她在语言、文学、历史和教育学方面也拥有相当的水准。她把自己掌握的一切倾注在子女的教育上,在敬虔和教育方面树立了伟大的榜样。

苏珊娜相信教育子女是神托付的人生最大任务,所以她甘之如饴,决心为子女的教育奉献心力。她相信孩子的精神和人格,生活的一切都可以透过教育来塑造,所有子女教育的目的放在荣耀神的事上。苏珊娜说到她管教孩子的理念和经验,最重要的就是要训练孩子顺服。她说:“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制服孩子的自我意志,指引他们养成顺服的品格,借此塑造他们的心灵……你若在儿女幼时不好好严加管教,制服他们不合理的自我意志,当他们长大后,就会养成蛮横娇纵的个性……孩子的自我意志一旦制服了,能尊敬和听从父母,那许多不成熟又幼稚的行为就会逐一消失,他们就能敬虔度日。”她认为孩子从出生的时候就拥有堕落的本性,不应任由他们“恶的本性”逐日成长,最后掌控支配孩子的品格和行为,而应尽早破碎他们“恶的意志”,并将之连根拔起。所以,苏珊娜对孩子果断地进行了极为严格且全备的教育。

苏珊娜制定了严格的规则并按照规则养育子女。小孩子就从小接受“按照规则的生活训练”。小孩子的吃饭、睡觉、起床、祷告、阅读圣经和其他学习,以及所有的日常生活,她都要求按着所定的时间表进行;她让超过一岁的孩子,就开始惧怕鞭打,严格要求孩子遵守所立的约定;她教导孩子一切言行必须要正直,对其他人甚至对佣人也要有礼貌;她禁止孩子随意碰触别人的东西,即使再小的孩子也一视同仁,她强调:未经他人允许,绝不任意取用他人的任何东西。她所定的规则如下:

●遵守主日
顺从父亲
不准说谎
彼此称呼名字的时候必须加上 brother 或 sister
不准侵害他人的所有权
准确遵守时间和约定
要惧怕罚杖
因为做错事而挨打时不准哭出声音
身体不适的时候无论给什么药都要吃
在屋里不准大声喧哗
禁止轻浮的言语或挑衅的行为
向他人要求东西的时候要谦虚有礼
不吃零食
用餐时间不准到厨房要求其他的东西
向他人要求东西的时候要轻声表达
定时参加家庭祷告会
不准浪费食物
自己动手换床单、穿衣服
遵守这些规则便给予奖赏,不遵守就要受罚

苏珊娜极其注重培养孩子的品行。她在日记中说:“求主赐我恩典,使我能尽心看顾你所赐之孩子的灵魂,让我能够把纯正信仰的原则和品行,成功地深植在他的心中。” 

苏珊娜严格遵守时间表,包括教育时间,午睡、用餐、就寝时间。这个钟曾为约翰卫斯理所拥有,现在埃普沃斯卫斯理家中展出。

苏珊娜对孩子正式的教育是从五岁开始,但事实上打从孩子出生,教育就已经开始。苏珊娜认为五岁的孩子该是适合接受正式教育的年龄。她每日严格地进行六小时的课程,上午九点至十二点,下午二点至五点,一周六天,她按表操课,严格督责,不允许懒惰或有任何偏离的借口,而且禁止任何形式的游戏。孩子们第一天就学会了所有的字母,只有两个女儿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掌握了字母后,孩子们被教导拼写和阅读。苏珊娜激发孩子的思考力和解理力,鼓励孩子要勇敢提问,无论有任何问题都不要害羞,要大胆地问,她不允许孩子像只小鸟一样,只是跟着读,而是要求他们彻底了解。苏珊娜拥有超出常人的忍耐力,所以她的教育才能成功,她从不因孩子的表现不符合期望而着急发火,或说出要放弃孩子的话,而是以忍耐和信心不断重复提醒,帮助孩子充分理解。她始终提醒自己:若是过于着急或轻言放弃,所有的努力可能在一瞬间化为泡影。一天,她的丈夫对她说:“我希奇你的耐性,一件事情你竟能向孩子们讲二十遍,而不以为麻烦。”她回答说:“我若是只提十九遍就不再提,以致孩子不能领会,岂不是把以前所提的工夫都失去了么?”

苏珊娜每周与孩子恳谈一次,每个孩子每周有一个晚上约一小时的时间,可以单独与母亲谈话,孩子向母亲告白自己所犯的错、值得嘉许的事、喜乐的事情,与所经历的困难,都是他们心里的话。在这段时间,母亲关爱地聆听每一位孩子的告白,并耐心指导,而且温柔地抚摸他们。这样一对一的对话,在孩子的人格、品性上,以及信仰的形成都有极正面的影响。成年后的约翰卫斯理说,与母亲单独会面的时间为自己的敬虔带来最重要的影响,他时常怀念那些时刻。查理卫斯理则回忆说,每周六单独与母亲对话的的时间,是人生中最美好的蒙福时刻,也对提升自己的灵命和调整生活态度方面最有益处。

苏珊娜每日与孩子们家庭祷告会,按着她的清教徒父母为她所做的,所以,家庭里每日早晚唱诗、颂赞、祷告和读经。苏珊娜认为“家庭”就应该是地上的小小神国,是建立教会的雏形。她并且相信“家庭”应成为圣洁的幸福共和国(holy commonwealth)。

卫斯理家楼上一个安静的地方,他们可能是在此举行家庭聚会。

小孩子们从出生就开始过着训练的生活,纵使严格如此,但苏珊娜不愧是一位拥有优越领导力的教师,因为每位孩子长大后,每回想起母亲的教导,都认为她的教导调和了丰富的知识与温和的母爱,是他们每位生命中最特殊的祝福。查理卫斯理说:“母亲的教导如同开启了巨大的宝藏,如同乘着爱的翅膀,吹拂在和煦风中的愉快时光……”

有人说苏珊娜的每一个孩子都被生了两次,第一次是生他们的身体,第二次是生他们的品性。她训练孩子遵守规则的生活,为他们塑造圣洁的习惯,毕生按照神的旨意生活。苏珊娜能够成功的教养她的儿女,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家规,而是她的心志。她说: “你若没有看轻世界和世界所提供给你的荣华,你就不可能完全地执行我所说的这些经验和原则。今天的家长中,很少人能够甘心地奉献自己所有的青春年华,都用在养育儿女并使他们的灵魂得救这一件伟大的事业上。”

苏珊娜是一个敬虔的基督徒,当然也期望她的孩子都是敬虔的基督徒。她在日记中说:“我一生的心愿,就是要把儿女教养成敬畏神的人。我要把敬畏神的知识灌输他们,叫他们自幼便认识神,敬畏祂。”当她还小的时候,她就立志要花时间祷告和研读圣经。

即使在她做为母亲那最忙碌的岁月里,仍然每天大概花两三个小时亲近神,三次安静读经祷告,也每天为她的孩子按手祷告。在忙碌中,若她一时找不到一个地方可以安静,就会将她的圣经带到她最喜欢的椅子上,然后把身上长长的围裙兜在头上。这时,大家就知道要避开,让她可以安静祷告。家里每一个人,从最小的孩子到最老的家庭佣工,都清楚地知道要尊重这个信号。在围裙下面,她与神在一起,除了最严重的紧急情况外,她不被打扰。在这围裙下私密的空间里,她为丈夫和孩子祷告,也在圣经神的话里深刻地认识神的奥秘。

对苏珊娜来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止她祷告和读经的生活。这种深深往下扎根的生活,带来了丰硕的果实,这不仅体现在前来听教导的人身上,也体现在深受她影响的孩子身上。她关心孩子的属灵生命,她祷告说:“我立志对这些孩子的灵要格外关心,这是你恩慈地赐给我的,我从未曾有的,叫我尽力把你真正信仰和美德的原则逐步熏陶他们。”

在照顾孩子、处理家务的事上,有时令人烦乱,她向主祷告道:“主,我晓得纵然照顾和教育这许多孩子必会产生诸多麻烦,也要长时间花心思,身体也要劳动;但我认为这是极大的荣幸,被你信托照料这许多灵魂。”

她不仅自己花时间亲近神,也对她的孩子们强调没有花时间亲近神的危机,即或他们已成年离家在外学习。因母亲的影响,约翰也是一个祷告的人,他每天清晨四点就起来祷告,这个习惯一直持续了66年之久。

苏珊娜每天读书和写日记。她阅读了许多清教徒的灵修作品,因而在信仰上深受清教徒敬虔的影响:仁爱、忍耐、坚强果断、勤奋耐劳。一天,年幼的约翰和他的弟弟坐在母亲膝下,年幼的约翰问他母亲一个非常不平凡的问题,“妈妈,什么是罪?”苏珊娜给他一个比神学家答得更准确的答案:“我儿呀!凡削弱你的理性,有损于你柔软的良心,模糊你对神的认知或夺去你对属灵事物的喜好的,增长你肉体的力量过于圣灵在你身上主权的,不论这些东西多么美好,对你而言,那就是罪。” 这显示她对罪有极敏感的认识。

她教养儿女,也爱人的灵魂,在牧养的服事上,不辞辛劳,摆上自己,使人蒙福。撒母耳经常外出,一次长时间离家参加主教会议期间,苏珊娜为了顾到教区中居民的属灵需要,在主日晚上将一些居民招聚在家中给他们朗读圣经。参加的人数迅速增加,数月后已有两百多人,结果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对及丈夫的制止。她给丈夫的回信里说:“你离开教区的期间,神把教区的灵魂交托给我照料。我虽不是男人,也不是牧师,因而无法参与圣职……但我把心诚实地交托给神,为荣耀神而作工,并且靠着圣灵的感动满怀热心。由于我衷心盼望可怜的灵魂能够获救,即使再多的工作我也也能担任,因此我无法终止这项事工。”

孩子长大成人后,仍不时从她的劝告中获得帮助。1734年,当约翰和查理放下牛津优渥的教职,要去危机四伏的美国乔治亚州宣教前,他们探访寡居不久的母亲,分别的时刻他们的内心极其沉重,但母亲苏珊娜却祝福两个儿子说:“为了福音,若是我有二十个儿子,他们都要去乔治亚,我也乐意。”这位伟大的母亲有爱神的心志,把儿子献上,准许并鼓励两个儿子出去宣教。

苏珊娜最初对两个儿子所推行的的遁道复兴运动因听信谣传而表示担心,但是当她与两个儿子晤谈对话后,认识到复兴运动是真正的信仰运动,于是改变态度,为复兴运动祷告,并在运动早期仍给予他们智慧的指导。在她生命最后的三年,她与约翰和查理住在一起,住在附近的女儿也常来探望她。儿女们一起服侍母亲,还蒙受母亲的祷告和祝福,他们认为这是他们一生最大的喜乐与自豪。母亲望着儿子逐步开展复兴运动,更是以此为荣,这三年也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苏珊娜是苦难的女儿,一生经历许多困苦,丈夫因钱债问题两度下狱,居所曾两次被烧毁,她长期与贫困、疾病斗争。在丈夫离世后,她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其实她身为一位乡村牧师的妻子,一生帮助丈夫牧养,持守着敬虔与贫穷的生活,她产下十九位子女,虽然只有十位存活,但可想而知她的生活担子有多么的沉重和劳累啊!但苏珊娜仰望神,坚忍地守护着家庭,任何逆境都不能削弱她的信仰与敬虔,她把家庭建立成一个“为幸福共和国培养伟大之子的”的地方。

她在苦难中仍能享受自由和平安的秘诀是:“所有劳苦的灵魂都身负重担,他们获得自由与灵魂之路的秘诀,既不是财物名誉,也不是肉身欲望和享乐,这些东西无法提供任何帮助。获得自由与灵魂之路的秘诀,是在我们的灵魂与神和好的事上。因为只有基督十字架与复活的恩典,才足以使我们获得真实而永恒的平安,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我儿,你要赞美,要认识这位以基督为救主的神。”(1738年给查理的信)

1742年7月23日,苏珊娜在喜乐中安详去世,没有惧怕,没有痛苦,没有呻吟或叹息。儿女们环立榻前,完成她不久前所吩咐他们做的事:“孩子们,当我被释放时,为我唱一首赞美神的圣诗吧!”在她的葬礼上,约翰·卫斯理的一位同工说:“才德的女子很多,唯独苏珊娜·卫斯理超过一切。

————————————
来源:圣经真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