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3321 个查看 2021-07-20 12:22
总统被杀的海地:让上帝为我们而战!

来自:境界
《境界》独立出品【热点】
文/文道

导读:我不能改变政治,也不能强迫人们去关心别人,但我可以向这些海地孩子表达我的爱,我尽可能多地喂饱孩子,开办学校接触学生,也关心父母和家庭,让成年人对自己负责。武力不会影响海地,但上帝可以。我的工作不是对抗这个世界,祂已胜了世界,我的工作是传播光明。


梅根和孤儿米莎

7月7日,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报道了海地总统莫伊兹在家中被武装分子袭击、身中12枪身亡的消息。这个加勒比岛国,继2010年1月那场造成二十多万人死亡的大地震之后,再度引发了全球关注。贫穷、饥饿、腐败、混乱,就是多数人对海地的印象。

就在总统莫伊兹遇刺前四个月,“呼吸海地”(Respire Haiti)的创办人、34岁的美国女孩梅根·布德罗(Megan Boudreaux)在社交平台上写道:“在过去几个月里,海地的动乱明显升级。随着政治动荡、绑架和帮派暴力的猖獗,目前还不清楚未来几周甚至几个月会发生什么。海地动乱的升级是多年系统性问题和危机的症状,包括大规模腐败、殖民、外国干涉、帮派暴力和贫困。除非我们大家共同努力废除使海地成为人质的压迫制度,否则,海地不可能繁荣发展。”




大部分海地人没有固定工作,没上过学。由于食物短缺,海地人发明了“泥饼”用来充饥,真的是穷得吃土。加上各种天灾人祸,这里成为全世界治安最恶劣也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开始有越来越多的网友说:海地人民是个无可救药的失败国家,如果本质不变,给再多的援助也没用。

十年前,梅根就看到了海地的糟糕现状,于是24岁的她卖掉所有东西,离开美国,把自己的家搬到海地。没有什么高大上的计划,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周围的孩子们提供一顿饭。“在我选择顺服之后,上帝所做的一切令人惊叹,真是不可思议。”

想要杀鸟充饥的女孩

梅根年幼时,父亲离世,她跟着母亲生活。她在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读书时信主。梅根所在的教会,每周六会向住在新奥尔良市中心桥下和帐篷里的数千名无家可归者分发三明治。“我更多地了解了福音、基督里的自由和祂话语的真理。”大学毕业后,梅根进入路易斯安那州的防止虐待儿童组织工作。2010年8月,她被派往海地的一家诊所出差。当时的海地,刚经历了大地震的蹂躏,超过25万人丧生,150万人流离失所。

在旅行的最后一天,她和几个新朋友逃离了混乱的首都,前往美丽的格雷希尔山脉,登上贝尔维尤山(Bellevue Mountain)。“我看到远处到处都是隐约可见的帐篷。许多人生病了,每个人都受到地震的创伤。想起那些饥肠辘辘的孩子们,我想,应该有人来这里。”

回到美国后,她把自己的所见告诉了机构的负责人约翰。约翰对她说:“如果你认为是上帝在呼召你去海地,那你必须去。如果你想回来,这里永远都有你的位置。”

2011年1月9日,梅根来到了海地,住在首都太子港的郊区格雷希尔。“我跪倒在地,既害怕又不确定。我当时24岁,刚刚辞职,卖掉了几乎所有的东西,我觉得自己在倾听上帝的声音,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我只是选择顺服听这样的声音。”

第二天,她和当地的向导、翻译来到了贝尔维尤山。在山上,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引起了梅根的注意,她正在朝一只画眉鸟扔石头。梅根很奇怪,她在这里做什么?她为什么不去学校?旁边一个小男孩告诉梅根,小女孩想吃这只鸟。“我突然明白了:她太饿了,所以她试图杀死那只鸟。”


小女孩名叫米莎(Micha),母亲死了,父亲不在身边,她住在一个与她毫无亲戚关系的家庭中。梅根问:“你想上学吗?”米莎回答说:“我想!”第二天一早,在翻译的帮助下,梅根找到了米莎的住处。“她每天要去挑水、洗碗、扫地、洗衣服,晚上筋疲力尽,就睡在桌子底下的一张硬纸板上。”

梅根了解到,海地50%的人口在16岁以下,这意味着一半的人口是儿童。在为米莎找到学校后,梅根的下一个希望是能够喂养她和其他贝尔维尤山周围的孩子。“我决定星期六要在山上尽可能多地喂养孩子,为他们提供一顿饭食。”在邻居的帮助下,有关星期六喂养计划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社区里甚至来了很多自愿帮助做饭的人。

“那个星期六,看着每个孩子的脸,我欣喜万分。环顾四周,我看到一些孩子因为营养不良,头发成了橙色;然而,在每一张脸上都有一个美丽的白牙齿的笑容。他们突然高兴起来,山顶变成了一个热闹的游乐场。我立刻意识到那个计划这一切的人不是我,而是上帝。我不能改变政治形势,也不能强迫人们去关心别人。但我可以向这些孩子表达我的爱。我可以让他们高兴,向他们表示同情。我可以给每个孩子看耶稣,武力不会影响海地,政治不会对海地产生影响,但耶稣会。”直到今天,这个周六喂养计划仍在进行。

随着与梅根在一起的时间增多,米莎开始勇敢地面对寄养家庭的殴打。当主人冲她大吼,告诉她没有人爱她或想要她时,她会回答:“梅根爱我,耶稣也爱我。”最终她被赶了出来。经过法律程序,米莎成了梅根第一个正式领养的孩子。

梅根回忆:“每次我把东西掉到地板上,米莎马上会跪下来清理;一看到我踩进泥里,她就弯下腰用她自己的衬衫帮我擦脚。我看到这些,心都碎了。她甜美的姿态根植于对她在这个世界上所扮演角色的错误观念,在过往的经历中,不管她付出了什么,都没有人保护她。慢慢地,她所经历的黑暗被光明和真理所取代。七岁的时候,她终于学会了如何用蜡笔上色,如何玩耍。”

梅根在网上了解到米莎这样的孩子,在海地被称作“童仆”(Restavek)——是当地一种童工和奴役制度,贫困家庭把子女送到富人家里作家佣。“童仆”大多数是年龄在4到15岁之间的女孩,她们负责为她们的家庭做饭、打扫、洗衣服和取水。“这就是米莎不在学校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到她提着沉重水桶的原因。”据有关研究估计,海地有30万到50万儿童在做“童仆”。这个数字让梅根无法释怀,她知道光是为孩子们煮豆子和米饭或者唱歌,是远远不够的。她感到圣灵搅动了她的心,内心好像点燃了一团火。

把孩子当作产品的孤儿院

有一次,梅根去探访“上帝之子”孤儿院,看到一个叫加百列的孩子生病正发烧,却没人管。梅根请来了一个美国医生,确诊加百列患上了支气管炎、疥疮和真菌感染,需要服药七天。梅根担心孤儿院会忘记按时给他吃药,所以打电话给院长约瑟夫·鲁门(Joseph Roumain),人们都叫他乔牧师。梅根希望能照看告诉加百列七天,确保他能好起来。


梅根在孤儿院遇到加百列

很快康复后,加百列便回到了孤儿院。然而在三个月后的再次探访中,梅根崩溃了。加百列的病情显然恶化,这让梅根开始怀疑,孤儿院的负责人似乎更多地被自己的欲望所驱使,而不是被任何对慈善工作的责任感所驱使。“我看到的越多,就越意识到,海地孤儿院的腐败是美国教会和机构做事方式的直接结果。教会和机构是善意的,但他们捐赠后却没有问责,使腐败和剥削的恶性循环持续下去。有时这些组织会来海地参观孤儿院,不幸的是,这些孤儿院的存在是为了向美国人展示这些孩子是多么‘贫穷和需要’,像‘上帝之子’孤儿院甚至故意让孩子们挨饿,穿得破破烂烂,以吸引更多的援助。”

当梅根再一次找到乔牧师,希望可以更长时间照看加百列。乔牧师耸耸肩,冷漠的表情表明他一点也不在乎这个孩子,然后粗鲁地甩出一句话:“如果你给我两千美元,我就把加百列给你。”梅根还发现,这个所谓的乔牧师却在参加巫毒教的仪式。巫毒教是海地的主要宗教,由西非的奴隶带来,混合了印第安人的信仰和天主教的元素,经常举行动物献祭、神明附身、歌曲仪式之类活动。

后来,在海地海岸警卫队的一位朋友帮助下,乔牧师被绳之以法。经过调查确认,乔牧师把孤儿院当企业,孩子们是产品。孤儿院里几乎没有任何能保证让这么多孩子生活的设备。美国的教会派团队来救援,带来资金、衣服和食物,团队通常和孩子们待上五天,发完物资就离开了。但乔转头就会把物资藏起来,卖掉所有的捐赠。

“上帝之子”孤儿院关闭后,梅根陆续收到来自美国数百间教会的邮件,他们都在援助海地类似的孤儿院。当光照进来,黑暗就显露。腐败孤儿院的名单在增加,关于虐待、强奸和其他令人不安的信息不断被曝光。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超过25家腐败的孤儿院被关闭。

学习让上帝为我们而战

梅根很快学会了海地的语言克里奥尔语(Creole),这可以帮助她与当地人建立关系。梅根成立了非营利组织“呼吸海地”(Respire Haiti),专门帮助海地儿童。上帝给她清楚的异象,让她把“呼吸海地”的服事重心放在教育上。

梅根多次看到,黑暗势力在海地最大的压迫途径之一就是支离破碎的教育系统,因此更多更好的教育就等于自由。“如果这些孩子不上学,他们就不会阅读、拼写。没有这些技能,他们将永远无法找到养活自己家庭的工作或是开办、经营企业。很多孩子就像米莎一样,没有人会为他们投资或给他们机会。作为基督的身体,我们有责任为这些孩子而战,上帝召唤我们为他们而战!”

不久,贝尔维尤山脚下教堂的两间教室里,就挤满了“呼吸海地”基督教学校的60个孩子。当教会的查尔斯牧师听说梅根需要更大的空间建新学校时,他带梅根登上山坡。他们手拉着手向上帝祷告。很快,这块土地被买了下来。令梅根惊讶的是,这块地原来是巫毒教活动的地方。他们在这座山上参与动物献祭和各种治疗仪式。海地以前的总统和许多政府官员都来参加过。现在这里建成了可以容纳500名儿童的学校,还有诊所、教堂、社区中心和图书馆。


梅根一家

2013年1月22日,梅根和她最好的同工乔希·安德森(Josh Anderson)在海地举行了婚礼。包括米莎在内,他们收养了三个海地孩子。乔希对运动的热爱被充分发挥,他组建了六支足球队,最近还开始了篮球、排球和网球项目。梅根说:“我们愿意继续透过以基督为中心的活动,例如艺术、音乐、舞蹈和英语,来接触更多的孩子。”

梅根告诉同工和老师,要去访问和评估学生的家庭,经常上门拜访,密切关注这些孩子,他们的家庭和照顾者知道我们在关注他们,让他们对自己负责。经常有人问,“为什么不把这些孩子带走?”梅根回答:“有时候,把孩子带到一个能得到好的食物和照顾的地方似乎更容易。但我必须实际一点,如果我把一个孩子带走,很可能那些人就会再去重新得到一个孩子来为他们干活,让恶性循环持续下去。这样,我们会制造更多的孤儿、更多的‘童仆’。我必须驳斥一个谎言,就是唯一的帮助方式就是把孩子们带出来换一个环境。耶稣要我们去忍耐、去爱,并建立关系。我每天都要祷告,让我不要把人当成怪物。学校是我们接触学生的地方,但我们也关心和接触父母和家庭。我们有一个独特的机会来改变海地成年人的思维。”









一次,中学部一个15岁的女孩有一阵子没来上课。梅根找到她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怀孕。她在回家的路上遭到了袭击,报案后警察却什么也没做。“我紧紧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我看到了深深的恐惧、受伤和痛苦。性暴行代表了当今世界的邪恶和仇敌的丑陋。当我专注于这个黑暗而破碎的处境,要被击垮的时候,主提醒我:‘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地上的争战充满悲剧、心痛和破碎,但我们的工作不是对抗这个世界。耶稣已经胜了世界,我的工作是传播光明。”

梅根觉得需要为女孩们提供一个安全屋,名字就叫“自由之家”,在那里她们可以开始疗伤、原谅和成长。“随着治疗和爱,那些住进安全屋的女孩开始适应从奴役中被解放出来的生活。自由之家的墙壁上装饰着鼓舞人心、充满爱意的圣经经文。女孩们重新开始上学,其中一些同时也在学习做母亲。我们的老师接受了创伤辅导的相关课程培训,让他们知道用爱、鼓励和尊重对待每个孩子。”

梅根说:“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拯救任何人,只有基督才能做到。我们来向人们展示耶稣,让人们在我们身上看到耶稣。祈祷和敬拜是我的秘密武器,我正在学习让上帝为我们而战。”

(本文参考了 Megan Boudreaux 的《Miracle on Voodoo Mountain》一书,以及Respire Haiti、Christian Life、Conspiracy of Hope等网络资料,一并致谢)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