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步思 0 个回复 / 510 个查看 2019-09-07 04:31
「路12: 35-59」“你们腰里要束上带,灯也要点着,自己好像仆人等候主人从婚姻的筵席上回来。他来到,叩门,就立刻给他开门……。”在路加福音第十二章的这段经文中记载了,主耶稣对门徒讲到祂再来时的情景。中东古人多穿宽松的衣裳,当工作时,必须“腰里要束上带”才不会妨碍。“灯也要点着”表示等候主人回来,立刻给祂开门。基督是主人,我们是仆人,仆人不但要工作,还要等候祂回来。主很快就要回来,祂的回来好像从婚筵回来,是荣耀的显现。“主人来了,看见仆人警醒,那仆人就有福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必叫他们坐席,自己束上带,进前伺候他们。”我们从信主的第一天开始就保持“警醒”,随时等候主再来,这样我们就有福了。这个福气就是:主人自己要来侍候祂的仆人,这正是我们在神国中坐席的写照。“或是二更天来,或是三更天来,看见仆人这样,那仆人就有福了。”主回来的时候不定,或在夜间,或在深夜,或在想不到的时候,我们作仆人的若儆醒等候,就有福了。“家主若知道贼什么时候来,就必警醒,不容贼挖透房屋,这是你们所知道的。你们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家主”预表信徒。主耶稣再来将像贼一样突然来到,所以只有随时“警醒”,才能“不容贼挖透房屋”。我们如果知道主在哪一天来,就不必天天警醒,只要等到最后那天警醒即可。正“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我们才必须随时警醒“预备”,天天以等候主耶稣今天就来的态度生活为人。彼得听了主的教导后说:“主啊,这比喻是为我们说的呢?还是为众人呢?”而主的回答讲到仆人的责任,可见这比喻乃是对信徒说的。“主说:'谁是那忠心有见识的管家,主人派他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主人来到,看见仆人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忠心”就是不负主的托付。“有见识”就是懂得别人的需要是什么。而仆人事奉的源头,乃是出于主,并非任何“人”或“团体”的差派。“管家”也是“仆人”。这“管理”不是辖管,乃是照顾。“家里的人”就是信徒。我们信徒在神面前的身分,一面是神家里的人,一面也是祂的管家,所以每一个信徒在神的家里都有一份应尽的责任,就如为软弱的肢体祷告、把读经所得的亮光交通给别人、爱心的探望和关怀等。“主人来到,”即指主耶稣再来的时候。“那仆人就有福了,”这“福”不是今世的福,乃是国度的赏赐。 “那仆人若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就动手打仆人和使女,并且吃喝醉酒”。“那仆人”并非指没有得救的人,因为他承认主耶稣是“我的主人”。“仆人和使女”是指同作仆人的弟兄姐妹。“动手打”不一定是真的打人,凡我们用言语、态度,使圣徒心里难过、受伤、跌倒都算是动手打人。“吃喝醉酒”,是指贪恋现今的世代,放荡不受约束。因“那仆人”以为主“必来得迟”。但“在他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重重的处治他(或作把他腰斩了),定他和不忠心的人同罪。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没有警醒、预备等候主的人,在主耶稣再来的时候就要被“重重的处治”。主耶稣对我们的要求是,要“知道主人的意思”,并要“顺祂的意思行”。“惟有那不知道的,做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那不知道的”不是免受责打,而是“少受责打”。信徒千万不要以为因此就可以不追求真道,因为我们的目标是要“得奖赏”,而不是“少受责打”。“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倘若已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火”就是主耶稣所传的福音。主耶稣在地上传福音,就是“把火丢在地上”,接受的人承受永生,拒绝的人面临审判。“我有当受的洗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迫切呢?”“我有当受的洗”指十字架的苦难。“你们以为我来,是叫地上太平吗?我告诉你们,不是,乃是叫人纷争。”信主的人和拒绝福音的人起纷争是必然的。“从今以后,一家五个人将要分争,三个人和两个人相争,两个人和三个人相争…。”在一家之中,有些信主,有些则反对主,结果就形成分裂相争的情形。“耶稣又对众人说:'…假冒为善的人哪,你们知道分辨天地的气色,怎么不知道分辨这时候呢?'”主在此指责假冒为善的人,他们只知道分辨“天地的气色”,却不能分辨属灵的兆头,即“分辨这时候”,因为他们没有属灵的眼光。最后主说:“你们又为何不自己审量什么是合理的呢?你同告你的对头去见官,还在路上,务要尽力地和他了结;恐怕他拉你到官面前,官交付差役,差役把你下在监里。我告诉你,若有半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审量”即审判,断定。“合理”即公平,公正。“对头”指我们所得罪的人。“还在路上,”意即当我们还活在世上奔走天路的时候。“官”指基督,“差役”是指天使,“监”是指受惩罚的地方。亏欠迟早总得还清,我们若不在路上解决,就是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