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步思 0 个回复 / 3808 个查看 2020-12-08 05:10
「代下9-10章」“示巴女王听见所罗门的名声,就来到耶路撒冷,要用难解的话试问所罗门;跟随她的人甚多,又有骆驼驮着香料、宝石,和许多金子。她来见了所罗门,就把心里所有的对所罗门都说出来。所罗门将她所问的都答上了,没有一句不明白、不能答的……。”在历代志下第九章中记载了,示巴女王听见所罗门的名声,就特来耶路撒冷想用难解的话试问所罗门。“示巴”可能位于阿拉伯半岛西南角的也门,距离耶路撒冷大约两千公里。示巴女王带着庞大的驼队远道而来,她不断问所罗门很多难解的话,但他全都答出来。“示巴女王见所罗门的智慧和他所建造的宫室、席上的珍馐美味、群臣分列而坐、仆人两旁侍立,以及他们的衣服装饰、酒政,和酒政的衣服装饰,又见他上耶和华殿的台阶,就诧异得神不守舍,对王说:'我在本国里所听见论到你的事和你的智慧实在是真的…耶和华你的神是应当称颂的!祂喜悦你,使你坐祂的国位,为耶和华你的神作王;因为你的神爱以色列人,要永远坚立他们,所以立你作他们的王,使你秉公行义。'于是示巴女王将一百二十他连得金子和宝石,与极多的香料送给所罗门王;她送给王的香料,以后再没有这样的…。”示巴女王“诧异得神不守舍”,是指所罗门豪华的排场折服了示巴女王,所以她认定所罗门所拥有的智慧和福分都是从神而来。示巴女王送的“一百二十他连得金子”,大约是4104公斤金子。“以后再没有这样的”,可能指以后其他国家送的香料都没有这么多,也暗示这个时期是所罗门荣耀的顶峰,以后以色列国将要开始走下坡路。“所罗门王按示巴女王所带来的,还她礼物,另外照她一切所要所求的,都送给她。于是女王和她臣仆转回本国去了。”所罗门“照她一切所要所求的,都送给她”,是指示巴女王回国的时候,所罗门给她的礼物,在数量和价值上都远远超过她所带来的。“所罗门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连得,另外还有商人所进的金子,并且阿拉伯诸王与属国的省长都带金银给所罗门”。所罗门“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连得”,大约是22.8吨金子,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属国的省长”,可能是指阿拉伯的省长。所罗门的收入不仅包括本国的税收和属国的进贡,还包括国际贸易的收益:即“商人所进的金子”。

“所罗门王用锤出来的金子打成挡牌二百面,每面用金子六百舍客勒;又用锤出来的金子打成盾牌三百面,每面用金子三百舍客勒,都放在黎巴嫩林宫里”。“挡牌”指遮盖全身的盾牌,每个重“六百舍客勒”,约6.8公斤。“盾牌”比较小,重三“弥那”约2公斤。所罗门的五百面挡牌和盾牌耗费金子约两吨,用昂贵的金盾牌来显示他的富足。“王用象牙制造一个大宝座,用精金包裹。宝座有六层台阶,又有金脚凳,与宝座相连…。”所罗门的“宝座有六层台阶”,把自己高高举起,用豪华的宝座来显示他的荣耀。所罗门外面升高、里面下落,虽然到了世上荣耀和富足的顶峰,但在神面前也变得一无所有(王上11:11)。“所罗门王一切的饮器都是金的,黎巴嫩林宫里的一切器皿都是精金的。所罗门年间,银子算不了什么…“。“所罗门年间,银子算不了什么”,表明所罗门的时代银子太多,甚至引发了通货膨胀。但这些财富并没有惠及百姓,因为百姓还需要做苦工、负重轭(10:4)。“所罗门有套车的马四千棚,有马兵一万二千,安置在屯车的城邑和耶路撒冷,就是王那里…”。所罗门有“有套车的马四千棚,有马兵一万二千”,但这些战车和马兵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当时神已经使所罗门“四围平安,没有仇敌,没有灾祸”(王上5:4),并且早已应许“必坚定他的国”(撒下7:12)“所罗门其余的事,自始至终,不都写在先知拿单的书上和示罗人亚希雅的预言书上,并先见易多论尼八儿子耶罗波安的默示书上吗?所罗门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众人的王共四十年。所罗门与他列祖同睡,葬在他父大卫城里。他儿子罗波安接续他作王”。“大卫城”后来成为埋葬大部分犹大君王固定的地点。所罗门没有谨守遵行神的律例诫命,所以没能承受神使他长寿的应许(王上3:14),去世的时候大约六十岁。这里特地提到“先知拿单的书、示罗人亚希雅的预言书…。”表明读者可以从这些书中了解“所罗门其余的事”,在下一章就可看到王国的分裂。当神使用所罗门完成了被拣选建造圣殿的工作之后,就任凭他越来越体贴肉体、与罪妥协,甚至“在法老的女儿之外,又宠爱许多外邦女子娶了更多的外邦女子”(王上11:1),随从她们敬拜假神,陷入偶像崇拜。因此大卫之约绝不能倚靠人的努力实现,而是神“亲口应许,亲手成就”(6:15)。

在历代志下第十章中记载了,“罗波安往示剑去,因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剑,要立他作王……。” 以色列人立王,通常在首都耶路撒冷举行。而罗波安却要到北方的示剑会晤北方各支派的领袖,争取他们的支持。可见国家分裂的危机迫于眉睫,所罗门留下的只是虚假的繁荣昌盛。“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先前躲避所罗门王,逃往埃及,住在那里;他听见这事,就从埃及回来。以色列人打发人去请他,他就和以色列众人来见罗波安,对他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做苦工,现在求你使我们做的苦工负的重轭轻松些,我们就事奉你。'罗波安对他们说:'第三日再来见我吧!'民就去了。”耶罗波安显然深得北方各支派的民心,所以他从埃及回来,就有“以色列人打发人去请他”,作为谈判代表与罗波安谈判。所罗门使百姓“负重轭,做苦工”,并不是为了建造圣殿,而是为了建造他“所愿建造的”(8:6)的各种工程。所罗门奴役神的百姓,失去了百姓的拥戴。因此王国的分裂虽然是在罗波安的时代发生的,但根源却在所罗门。“我们就事奉你”,是一句客气的威胁,意思是罗波安若不改变政策,北方各支派就拒绝支持新王。“罗波安之父所罗门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罗波安王和他们商议,说:'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复这民。'老年人对他说:'王若恩待这民,使他们喜悦,用好话回复他们,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这些“老年人”都是所罗门的老臣,过去没有阻止所罗门偏离神,现在也不能帮助罗波安走正道,所出的主意只是诡诈的政治手段,目的不是让王作百姓的“仆人”,而是让百姓“永远作王的仆人”。“王却不用老年人给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与他一同长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议,说:'这民对我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复他们。'那同他长大的少年人说:'这民对王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王要对他们如此说:'我的小拇指比我父亲的腰还粗…'”。罗波安“登基的时候年四十一岁”(12:13),“少年人”既是与他“一同长大”的,也不会太年轻。但他们所出的主意是那样的狂妄。而罗波安更看重少年人的意见,因为他们很了解罗波安的性情,能投其所好、提出合他心意的主意。

“耶罗波安和众百姓遵着罗波安王所说'你们第三日再来见我'的那话,第三日他们果然来了。 罗波安王用严厉的话回复他们,不用老年人所出的主意…王不肯依从百姓;这事乃出于神,为要应验耶和华借示罗人亚希雅对尼八儿子耶罗波安所说的话”。罗波安“用严厉的话回复他们”,因为新王一上台就让步,北方各支派可能就会欺软怕硬、得寸进尺,以后的局面会越来越难以控制。而老年人的怀柔政策和少年人的高压政策,都只注意解决眼前的问题,不关心顺服神的心意。因此罗波安无论选择谁的主意,都是行在愚昧中。“这事乃出于神”,意思是神允许这些事情发生,并且早已借着先知亚希雅发出了预言(王上11:29-39)。“以色列众民见王不依从他们,就对王说:我们与大卫有什么分儿呢?与耶西的儿子并没有关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卫家啊,自己顾自己吧!于是,以色列众人都回自己家里去了。惟独住在犹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罗波安仍作他们的王”。北方各支派说:“我们与大卫有什么分儿呢?与耶西的儿子并没有关涉”,表明百姓认为自己与大卫之约无分。原本统一的王国从此就分裂了,其中十个支派随从耶罗波安,自称为以色列国,或称北国。犹大和便雅悯这两个支派则继续接受罗波安的统治,他们自称为犹大国,或称南国。“罗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哈多兰往以色列人那里去,以色列人就用石头打死他。罗波安王急忙上车,逃回耶路撒冷去了。这样,以色列人背叛大卫家,直到今日”。掌管服苦之人的哈多兰被以色列人打死后,罗波安逃回耶路撒冷。北国从耶罗波安开始,所有的王朝都是人推举、争夺的结果,并不是根据神的圣约,而是根据人的需要,所以北国诸王全部都是悖逆神、讨好人、拜偶像。而南国的诸王虽然都是大卫的后裔,属灵的光景却是起起伏伏,最终南北两国都无法避免亡国的命运。但愿我们都要引为鉴戒,我们不要活在愚昧中,迷失在情欲的败坏中,绝不可偏离神的道路,而是要专心顺从神,爱神,单单事奉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