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继军 0 个回复 / 766 个查看 2019-04-06 20:26
        得救或救恩是保罗神学的核心,它所以占如此重要的地位,是因为保罗把罪作为人重要的问题。正如耶稣讲罪就讲赦罪,保罗在讲罪时,特别提出救恩。保罗常常用这些救恩的名词,是因为他感到自己罪孽深重,才会想出那么多救恩的名词。
             一   得救的定义
        救恩二字是流行的,也包括所有得救的意义。
         得救解释作拯救,表示从危险、灭亡中拯救出来。得救已经假定人原来是在灭亡中,或者屈服在罪恶底下,被控制在魔鬼手中。得救最主要是从罪和灭亡中解脱出来,罪会使人灭亡,如果人没有灭亡的危机,就不需要得救。因之,得救和灭亡正好相反。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有一段经文最能显示这两个名词之间对立的情况:“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上帝的大能”(林前1:18)。所以,十字架是一个焦点,在十字架前,个人会因现今的罪恶、黑暗、无奈,在十字架前被定罪;但同时只要他在十字架前悔罪,他也能得到饶恕,获得拯救。遗憾的是我们看到许多人在十字架前并不悔改,刚硬着心,还一味抗拒,认为十字架是愚拙的。
         得救能以免去死亡的说法似乎较消极,然而得救也有它积极的一面,是从一个情况进入到另一个情况。得救有“使完整”的意义,从残缺到完整,而基督是完成这一过程的推动者。得救的人有完整的生命,有上帝完整的心灵的福气,能够实现上帝蕴藏在人中的潜在发展,能够与上帝有最完满的团契。
            二   三个阶段
       保罗使用得救或救恩的名词,因为不知道他的重点所在,常使人混淆不清,甚至有时是矛盾的。分析保罗有关救恩的经文,似乎有三种意义,或者三个阶段:得救的起点,得救的过程(自始自终的长期生活、享受和努力),和得救的终结。再者,保罗提到救恩时,可能是指三个阶段中的任何一个,因此也会让读者感到无所适从;加上信徒多假定这名词只包含得救的起点而未兼顾到其余阶段,因此易认为保罗前后矛盾了。
       起点      保罗在以弗所书二章一连两次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2:5,8)。这里两次得救是非常生动的,在时态上着重起点,而这开始的起点一直延长下去到永远。在得救二字中看到这是上帝的行动,是上帝的白白赏赐,使众人从悖逆、可怒之子(参阅弗2:2、3)的身份中拯救出来。由于人没有一点可取之处,能蒙恩纯粹是上帝的恩典。人在得救的事件中处于被动的地位,主动的拯救者是上帝,他使众人“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与基督一同复活”(弗2:5、6)。虽然保罗也提到“信”,“信”可谓是人方面的合作了,但是他即刻说“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弗2:8)。“这”字不是指“信”,因为希腊文的“信”是阴性的,而“这”是中性的。意思即使人的信有它的地位,但是整个行动(中性指整个行动),不是出于人而是操之于上帝。得救是上帝的“工作”,在耶稣基督里完成的。
          过程      保罗曾经勉励腓立比的信徒:“当恐惧战兢做成你们得救的功夫”(腓2:12)。这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矛盾了。得救就是得救,上帝既拯救了我们,也已经“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为什么还要“恐惧战兢”,“做成你们得救的功夫”呢?“恐惧战兢”并不是对救恩没有把握,而是把“得救”这件事当作宝贝般珍惜、谨守时所自然产生的反应。“做成得救的功夫”是和合本的翻译,其意义最主要是“做”——要完成工作一定要贯彻始终地做,其本身就有“过程”的观念,是不断努力,不断以谨慎的态度向前进,直到完成这工作。
        保罗在另一处圣经说:“我们得救,现今比初信的时候更近了”(罗13:11)。这里的“初信”是个开端,而得救显然指最后的得救,“现今”则是在“始”与“终”之间。人都是过一天离终结近了一天。这句话是描写始与终之间的过程,而现在比以前更接近终点了。
        终结    罗马书很强调最后的终结:“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我们晓得得救是在乎盼望……”(罗8:23、24)。不但人在等候,连受造之物也在“切望等候……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得享上帝的荣耀。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罗8:19、22)。这些经文都给我们一个希望,希望人和整个自然界的最后得赎。人之灭亡是出于他的心甘情愿,而自然界的被诅咒是因人牵扯进去的,“地必为你的缘故受诅咒”(创3:17);到最后,人进入上帝的家,完全实现了成为上帝家庭一员的福气。人在这世界上不断有灵、肉之争,到那时,整个“人”都得救了,不再有肉体败坏,不再成为罪的工具,而将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心灵的人。
       自然界是陪着人受苦的,犹太教一直等待着一个新纪元、新世界。保罗充满着希伯来思想,也给予自然界相当的“生命”,“自然”为人惋惜,甚至叹息,在这世界终结以前它不断“劳苦”,为人类“生产”一切的享受(更不要谈今日的生态污染);到了新世界,一切到了荣耀的结束时期,它也在等那一天——上帝的众子(信徒)得荣耀——它也不必再叹息劳苦了。这是一幅非常美的图案和一首非常美的诗。
           因此,得救的三个阶段是过去、现在和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