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童 0 个回复 / 3832 个查看 2021-07-17 07:47

默想“罪得赦免的福气

 

我十岁那年,跟妈妈去北京玩,住在姨妈家里。跟我们一起去的还有比我大五岁的表哥。姨妈家生活条件很好,姨妈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另一个表哥)在国外,家里就住着姨妈和姨夫。姨妈家很宽敞,家俱很高档,电器也很时尚。

 

有一天,妈妈跟姨妈姨夫上街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表哥两个人。姨妈他们出门之前,交待我们在家注意安全,又拿出一些CD片,让我们待会欣赏,姨夫还指教我们怎么操作放在大厅橱柜上层的音响。

 

大人走了以后,表哥跟我就开始玩“音响”了。表哥个子高,他按着姨夫教我们的方式,通电,开机,放片,播放,优美的音乐缓缓传出,顿时,我感觉飘飘欲仙。我是个乐迷(我爸“传”给我的),这方面,表哥不如我,听一会儿音乐,他说他累了,要去房间休息了。我说我还要听,表哥就把“操作权”交给我了。

 

表哥走了,我暗自欢喜,因为这样我可以选择我喜欢听的音乐。我喜欢莫扎特,贝多芬,巴赫,海顿……姨妈给我们听的CD大部份都是中国音乐。于是我开始寻找,我猜音响周围有CD片。我要想“自由”操作音响,最好要找一张板凳站上去,但,当时因为急于求成,就踮起脚尖,在音响周围唏哩哗啦地搜寻,一不小心,一个喇叭倒了,我猝不及防,“咣嘡”一声,它掉落到地上了。听到声音,表哥跑出来,说:“出了什么事?”我们看了一下喇叭,碎了一个角。表哥仔细看了一下标注在喇叭上的英文,他说有两个单词他大概不会猜错:丹麦,菲利普。我吓坏了,心砰砰直跳,心想,这下姨夫要骂死我了,我妈也会骂我。

 

我一直在等着妈妈他们回来,“等”的过程真难熬,我不时地在发抖。我希望“判决”快点生成,只要咬咬牙,挨骂,挨打,都要过去的。

 

妈妈他们回来了。姨妈一见到我和表哥,就问:“在家开心吗?”我们沮丧的样子,让大人们感到奇怪,姨妈说:“出了什么事了,哭丧着脸?”我想说又不敢,表哥很“给力”,他替我说了(虽然有点胆怯)。

 

姨夫看到破损的喇叭,笑了笑,说:“哦,就为这事啊,没关系的!”姨夫话刚说完,一股暖流穿过我全身,我当即哭了。我打心里感激姨夫。姨夫摸了摸我的头,说:“看把你吓得!去洗把脸,把眼泪擦了。”

 

笑容出现在我脸上了,可是事情还没完。当姨夫知道我不小心弄坏音响是因为找碟片时,问我要找什么碟片,我说我喜欢西洋音乐的碟片,姨夫说他也喜欢西洋音乐,他跟我交流起西洋音乐来了。一边交流,一边走动着,姨夫又是开抽屉,又是开橱子。我不知道姨夫要干什么。很快,几张经典的CD放在我面前: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海顿的弦乐四重奏,巴赫的哥得堡变奏曲,贝多芬的合唱交响曲……接着,我们一起欣赏这些碟片里的音乐。

 

姨夫是海外归侨,很帅,身高接近一米八,微胖,但身材匀称,说话声音宽厚,说话不急不慢,又总带着笑容,听他说话的人,很“宽心”。姨夫安慰我说“没关系的”那句话,还有姨夫说话时面带笑容的样子,以及那个场景,都深深地“嵌”在我心里。至今,我记忆犹新。

 

圣经里有一句宝贵的金句:“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诗321

 

每次我读这节经文时,特别亲切,因为,我会联想到姨夫不计较我过失的事。

 

假如姨夫不计较我的过失,尚且能使我震撼,使我温暖,那么,“受神赦免,罪被遮盖”的人,该“有福”到什么地步呢!

 

我们在神的眼里,是犯了死罪的人,圣经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 神的荣耀,罪的工价乃是死;(罗3236:23)因为我们承继了先祖亚当夏娃“该死”的罪(创217),而罪恶的心(耶179)致使我们在“喘息”的人生阶段,做罪的奴仆,不犯罪不行。

 

神的赦免,使我们从“该死”到“永生”(约316),从“罪恶累累”到“罪得赦免”(约一19

 

如果我们能静下心来默想神的话语:“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诗321)我们将会因为有份于神“赦罪”的恩典,而惊呼:“哦,我是一个基督徒,我的福气太大了!”

 

施路得 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