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童 0 个回复 / 3471 个查看 2021-10-10 10:15

音乐殿堂

 

昨天晚上,无意间看到钢琴名家巫漪丽演奏钢琴的视频,之后,我饶有兴趣地到百度查询巫漪丽的资料。

 

巫漪丽出生富商家庭。和音乐不沾边的家学传统,到巫漪丽这里却发生了转变。

 

有一天,巫漪丽的舅舅带着六岁的巫漪丽走进了电影院。这一去可不得了了,那个晚上巫漪丽失眠了。原来,电影中的男主角弹奏的“肖邦”敲开了巫漪丽的音乐之门。

 

小漪丽跟妈妈说,她要学钢琴。妈妈听了这话,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个小女孩从哪儿冒出这样的想法,但又拗不过她,就遂了她的心愿。

 

一年后,巫漪丽就获得上海儿童音乐比赛钢琴组第一名的成就。接下来,她师从意大利钢琴教育家梅百器,在他那里学钢琴,那时,巫漪丽九岁,中国音乐界许多名家,如傅聪,周广仁,林俊卿,都曾与巫漪丽在梅百器的“学堂”里做过“同学”。

 

巫漪丽的幸运,使我想到我的不幸。

 

我音乐细胞很丰富,在幼儿园里学的歌,几十年后,不仅记着,还会唱。小学和中学的音乐老师都说,我音色不错,音准很好,乐感很强,所以,大大小小的音乐演出,老师都会把我选上。

 

此外,我天性富有诗意,对音乐指向的“美好”,特别有感悟。上初中时,我常常到学校音乐室周围溜达,昤听从音乐室里传出来的美妙音乐。

 

有一次,上完音乐课,我没有离开音乐室(下一节是自习课),我要听音乐老师弹钢琴。只见音乐老师先是弹几组爬音与和弦,接着,进入“正曲”,音乐老师举起他的双手,手指落在琴键上,时而敲击,时而“触摸”,时而如波浪滚动,时而似芭蕾少女足尖点地,美妙的旋律从老师的手指指尖下流出,一曲难忘!我问老师,这是什么曲子,老师告诉我这是钢琴名曲《少女的祈祷》。

 

从那天起,我对钢琴就像着了魔般的,喜欢上了,而且想像着我也能像音乐老师那样,在音乐的殿堂里,占有一席之地。

 

学校有个音乐兴趣小组,小组里设有钢琴项目,但,参加的学生必须家里有钢琴。这个门槛是起码的,但我不具备这个条件,所以只能望洋兴叹。虽然我没有参加钢琴小组,我却常常到音乐室看钢琴组的学生演奏,一架钢琴,二,三个学生轮流着用,音乐老师在旁边指导,他们弹车尔尼,克莱门第,巴赫,舒曼……我好羡慕啊!

 

日思暮想,我神情恍惚,读书也没心事了。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着弹钢琴的事,想着想着,我想,我可以做一架“纸钢琴”啊,用纸画出钢琴键盘,把它放在桌子上,我弹无声钢琴,我可以练指法,什么时候有钢琴了,把我的技艺“挪”到钢琴上。那天晚上,我还因此做了个梦,梦见我做好了纸钢琴。

 

我尝试了做纸钢琴,但,做起来才知道,那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要把键盘上的琴键,按标准大小,数目,间距精确地画出来,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很难。我无法完成纸钢琴制作,最终以失败告终。

 

就这样,学钢琴这件事,我只能想,做不到。一年又一年,我的“锐气”慢慢的被时间磨掉了,心也死了。不过,我对钢琴魅力的向往,和欣赏钢琴演奏的热度却丝毫没有减弱。

 

多年后(我已离开学校),有一次,一个“音乐派地”在我熟悉的音乐室举行,我也在场。当年演奏《少女的祈祷》的音乐老师看到我,说:“虽然你不会演奏钢琴,但你不愧是钢琴的知音。”

 

我学钢琴的理想以“梦不成真”的结果被画上了句号。

 

我再次点击巫漪丽大师的视频,之后,从CD柜里取出几碟钢琴CD,都是顶级大师的版本:巴伦鲍依姆,阿格里奇,波里尼,李赫特,傅聪……

 

接下来,很奇妙!(以下内容,想必“曲高和寡”)

 

“天籁之音”把我带到了神圣的音乐殿堂,在那里,我在演奏钢琴,我想演奏什么就能演奏什么,我想演奏得多好就能演奏得多好。

 

因为,我回到了“天上的家”。

 

如今,我的“身价”是基督(我拥有基督),全世界的“最好”(神定义),都因为我拥有基督,被我收入囊中(罗832),这还不是我所拥有的全部,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以我的身价,在世界,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或“买”不起的,只有我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

 

只是,世界不足以展示“我的所有”,试想想,“有限”如何包含“无限”!

 

如是,假如有人问我:“你弹一曲给我听听,如何?”我的回答,想必他不知所云,我说:“你的身价还不配听我弹奏,因为我在天上弹奏,你听不到,也听不懂。”

 

其实啊,作为基督徒,天上的“展示”,我也只能看到“影像”,如圣经所言:“模糊不清”或“如同猜迷”(林前1312),主来的那一天,“影像”成“真体”了,如圣经所言:“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林前1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