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风中的蒲公英的公寓 > 日志 > 三种人生哲学及其困境


三种人生哲学及其困境

2015-11-30 14:55 ( 9766 次阅读 | 1 个评论 )

三种人生哲学及其困境

来自:唐崇荣《罗马书》12讲   题目为编者所加

我们把希利尼人的人生哲学分成三派,温习一下,第一派是什么?伊壁鸠鲁派。第二派是什么?第一派g**,第二派国民党是吗?你们听了都忘记了。再一次,第一派是什么?伊壁鸠鲁派。第二派是什么?斯多葛派。第三派是什么,scepticism。伊壁鸠鲁派,斯多葛派,还有怀疑派。这三派的人呢,就代表历史历代三种不同的人生哲学。无论哪一个社会,无论哪一种文化,无论哪一个朝代,无论哪一个国家,都有这三种人的代表。那么伊壁鸠鲁指哪一种人呢?就是认为人活在世界上就是为了寻找快乐的那一派。第二种人,就认为人活在世界上就是寻求良善。第三种人,就是找来找去,找不到人生的意义,结果对这个也怀疑,对那个也怀疑。那么到底这三种人找到了他们的目的才离开世界吗?不是的。那些以快乐为人生的目的的时候,常常死的得一点也不快乐。那些真的以道德为人生责任的时候,常常死的时候深深感到自己没有完全遵行道德。那些以怀疑为出发点,不能产生信仰的人,就相信他们的怀疑是可以的,然后就用他的怀疑去怀疑一切。所以这三种人死的时候,都没有真正达到他们人生的目的。

       今天你看别人生活的比你好,你看有许多的富翁比你更有钱,你会从内心的深处说,「如果我像他那样有钱多么好呀。」我告诉你他也正在讲同样的话,「如果我像你那么穷就好了。」穷人有穷人的困难,有钱人有有钱人的困难。那活在路边,躺在桥下的人,他一点不怕贼来打扰他,所以他们平平安安躺在那边,一点都没有挂虑。但是许多有钱的人都是强盗的对象,税务局的对象,生意场上比他更有雄心的人争斗的对象。有谁真正找到人生的快乐?我最近遇到一个朋友,他五年前赚了六亿的美金,现在所有的债还不清楚,还欠人家两亿两千万美金。他曾经是很富有的人,他甚至说,「唐牧师你搬到我这里来,我一年给你布道团一百万美金,你好好在这边做,office给你免费,什么都给你免费。」我说不,「我支持你的工作。」我说「不,除非神清楚感动我,我不会随便动我脚步一步的。」我不必靠有钱人,现在这些很有钱的人不可靠,突然间倒下去,变得比我更穷,因为我没有欠债。你可以想象一个人欠两亿美金,到死都没有办法还了,他说「我现在怕的不得了,有人到我的房间来,有的人到我的office来。他说我要杀死你,有的人说我要害死你的孩。」,为什么呢?因为他说呢,「我欠的债不能付他,他们要害死我。」他说唐牧师是不是我犯罪上帝刑罚我?我说虽然你是基督徒你犯了贪财的罪,现在你就在网罗里面受苦了,你可能一生永远爬不起来了,可能你在危险的中间,圣经说贪财是万恶之根。你羡慕人的生活吗?你以为那些人有钱就很快乐吗?我常常心里面很可怜有钱的人,因为许多有钱的人,除了钱多一点他什么都不懂,除了钱多一点他的许多的事情很空虚很贫穷。所以第一种人以为快乐就是人生的目的,你要快快醒悟过来。

       第二种人他以为道德就是人生的目的,结果他越行善他就越骄傲,越骄傲等于不善。所以那些比别人更好的人,常常变成比别人更坏,因为他常常想他这么好,这么好,别人都不好,所以他感到自己最好,其实也不大好。所以那些以为自己道德比别人高的人,轻看别的人,他就认为自己应当傲慢起来,这个傲慢在神的眼中来看就是道德的仇敌。自义的人就是神的仇敌,自以为自己比别人好的人,在神面前他就是一个没有办法领受神的恩典的人。所以有许多人凭良心做事,他就感到他不需要上帝,他也不需要靠别人,他就比别人更好了,他的道德已经变成他的靠山了。我们怎么可能道德完美呢?我们许多时候只以为这些才是我道德里面当尽的责任,但是还有许多我们没有看到的事情。我们认为不对的我们不去作,许多我们认为对的不一定是完全对的。三千年以前大卫怎么祷告呢?「上帝啊,求你赦免我那些隐藏的罪,隐而未显之罪,我自己不知道的罪。」一个人在骄傲的时候,他没有感觉到我很骄傲,所以骄傲的人不会发现他骄傲,因为如果他发现他骄傲,他就不好意思骄傲下去了,既然好意思一直骄傲下去,就证明他没有发现他骄傲。当一个人以为他自己有一些道德就傲慢起来的时候,他正是违背道德律的。
       圣经说上帝从天上看下来,有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世界有真正道德良善的人吗?孔子,「十五而弱冠,立志求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他自己说「七十可随心所欲不逾矩。」他意思我七十岁了,我人生已经很成熟了,我就没有犯法了,我的心要行善我就可以自然了。七十岁的时候我已经不犯规矩了,这什么意思呢?表示他六十九岁半还会犯规,所以他到七十岁才做人做得差不多像样。七十岁懂得怎么做人了,学好了七十二岁就死掉了,还不错了算来得及不犯规了。「我从此不犯罪,我从此道德修养成功了。」很好,你从今天开始,到你死,你没有犯罪,好不好?你不回答了,从今天开始,到死,你没有再犯罪,好不好?这个还不好啊?能怎么样才好啊?我再问你一次啊,你不回答可能就是哑巴或者没有良心的人,从今天开始不再犯罪,一直到死不再犯罪,好不好?好。可能吗?(我也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不打自招,常常立约,常常背约,怪不得我问你,可能吗?我也不知道,因为你知道你常常做不到的。如果说,可能的话,从今天开始,不再犯罪,一直到死,可能,好不好?当然好了,但是解决问题了吗?没有,是从今天开始。那么昨天的呢?前天的呢?去年的呢?你以为就这样解决啊?将功补过吧?是谁给你的定义,功可补过呢?那还是自义,还是夜郎自大,还是自己做规则,自己麻醉自己。所以道德成为人生真正的责任就够了吗?神说,不够的。

       第三样,怀疑的人,为什么他怀疑呢?他呢,怕弄错了。所以这个可能做错,那个也可能做错,这种理论我信了,信错怎么办呢?那种理论我接受了,接受错了怎么办呢?与其接受错,结果什么都不接受了。问他说为什么你不接受了?因为我不是没有思想的人,我想通了以后发现这个理论有毛病,所以你对我怎么讲我总是怀疑他。另外一种理论再来的时候,我再从头想,想了想还是有毛病,所以我又不能接受,所以这个怀疑,那个怀疑,从来没有接受什么。这种人很聪明,那个马上接受,马上接受的人常常很笨的。包括很多基督徒,从来不怀疑,谁对他讲什么他就信,讲什么他再信,再讲什么他再信,这叫做头脑很简单,人人都可信。所以如果人家说我爱你,她马上跟人家结婚了,第二天别的人说我更爱你,她又想换一个人。我从来不佩服随随便便信耶稣的人,我从来不佩服随随便便接受基督教的人,但我也照样不能佩服那些随随便便反对基督教的人。如果你信圣经,是因为你糊里糊涂随便信的,那我告诉你,你的信仰就没有价值了。如果你反对信圣经,你是一个跟着人家糊里糊涂反对的话呢,那我告诉你,你的反对也没有价值。为什么呢?你们都是跟人跑的人。但那些怀疑派的人呢,他有主见,他有立场,他有理性,他有思想。一个东西来的时候,他就怀疑,这个怀疑,那个怀疑,到死的时候,什么都怀疑,就是从来没有怀疑自己的怀疑。这种人怎么办呢?就苦苦的,毫无把握的离开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接受就去了。我藉着一个很简单的比喻跟你讲,有一种人从来没有做错事情,你说厉害吗?好不好?从来没有做错事情,有没有这样的人?没有啊?因为你不会你就说全世界没有了,你这个叫做将心比心。有一些人,从来没有做错事情,有没有这样的人呢?如果有好不好啊?好不好?哪一种人?我说不好,有一些人从来没有做错事,为什么呢?因为从来没有做事嘛。你明白了,从来没有做事怎么会做错事?这个也不信,那个也不信,就不会信错,结果什么都不信。

 
9766 次阅读 | 1 个评论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 午夜星空 16-07-09 00:00
    午夜星空
    理性和信仰是不相关的两件事,这是我们用理性去评判信仰最尴尬的地方。
    如果我们自己原本就信仰宗教,那我们继续信仰就是了,根本用不着在这里讨论;如果我们不信仰,那么像前面那样讨论出再多的内容来也没用。只通过理性的思考,不存在“我‘决定’信仰宗教”这么个结果,只存在“我认为宗教是不可信的”或者“信仰宗教是一件好事,我愿意多了解宗教,我不拒绝它”这么两个选择。也就是说,只能浅浅地讨论信仰,无法真正解决信仰宗教的问题。信仰这件事,我以为,由不信到信难,由信再到不信也不容易。所以信仰宗教可能是要牵涉一生的事。怀疑和信仰本身就是相悖的,而且宗教的说服力要比一般的信奉主观真理的哲学要强,那么当我们信仰了宗教之后,还能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去质疑信仰并脱身而出呢?所以我觉得单就追求真理而言,信仰宗教和实践中国哲学都是一个成本比较大的尝试,可能要穷尽一生才能知道选择的结果。假如我们对自己追求到的真理不满意,也没有补救的机会了。
    克尔凯郭尔说人生就是一场冒险,我觉得这话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