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蒲公英 0 个回复 / 16059 个查看 2016-03-19 22:36

大审判! 不能不面对的真相─电影《谎言迷宫》揭露转型正义的必要 

文章来源:基督教论坛报 http://www.ct.org.tw/1278181#ixzz43MLNQqrb

 ◎胡慧馨

 

面对历史的错误,真正的勇气就是揭露真相的不堪,让受害者有机会伸冤平反。真正的公义,就是让施暴者受到教训,让事实成为后世的前车之鉴。

 

德国纽伦堡大审判,是历史上国际法庭首次公开审判战犯,做出的判决让德国人民得以从纳粹的扭曲思维下觉醒。而1963年的法兰克福大审判,是首次由德国人自己审判德国战犯,代表了战后德国的自省精神,从反思的角度,却更有价值。

 

往事不堪  调查备受阻挠

获选本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九强之一的《谎言迷宫》,描述德国当年震惊世界、破天荒自审纳粹战犯的法兰克福大审判始末。这场与奥斯威辛集中营相关,长达两个月的审判,经西德媒体对审判内容做了广泛详细的报导,扭转德国人对纳粹盲从的认同,奠定日后接连不断针对纳粹暴行的审判制度。

 

片中专门处理交通违规案件的菜鸟检察官莱德曼,听到有人告发二次大战期间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杀人无数的警卫逍遥法外时,决定展开缜密的追查。1930年后出生的他,和绝大多数的德国人一样,对纳粹党羽在集中营残酷暴虐的恶行一无所知。

 

在战争已结束10几年的氛围中,纳粹的支持者仍遍及公家单位与公司行号,对集中营毫无所悉的莱德曼,单纯以为只要按照程序起诉,就可将犯下谋杀恶行的漏网之鱼绳之以法。

 

没想到,基于对往事不堪回首的选择遗忘,或对战争惨败落魄的愤懑,或对战时暴行的沉默姑息,或对纳粹是时势所趋的认同,莱德曼意图揭发真相,为受害者伸张正义的热情,却不断遭到同侪的取笑揶揄,合作单位的排挤孤立,反对者的暴力威胁,甚至连母亲都不乐见他对调查纳粹的行径。

 

要不是有见义勇为的总检察长,不断提供人力、财务的资源,不时提醒他如何迂回处理;要不是深受感动的美国国防官员主动提供协助,相信再正直、公义、热忱的热血青年,要在汗牛充栋的档案室找寻数据,要在数百本电话簿上案牍劳形,要在堆积如山的名单中巨细靡遗的查询,恐怕早就让光辉的人性烧成余烬。据报导,为了这次审判,检察人员和法官共参阅了4000多种文献资料,动员了19个国家、359个证人到庭提供证词。

 

真相不明  正义无法伸张

因着莱德曼不屈不挠的精神,终于让德国展开破天荒的审判。尽管遭起诉的纳粹份子还是像过去那样,习于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但充分指出他们参与暴力的证据,也使受害者的伤痛得以抚平。

 

不过,在纳粹的暴行还未彻底揭露时,大多数德国人的心态就像片中莱德曼的同事提出的怀疑:为什么要追究战争的罪行呢?许多人只是服从命令,杀人是因为情势比人强,身不由己,何必对集中营的警卫赶尽杀绝呢?特别是德国好不容易才慢慢走出战败的阴影,为何还要不断以审判纳粹来自揭疮疤呢?

 

对旁观者来说,战争是往事,是历史,但对深受其害、人生因而全然变调者来说,如果没将真相昭告天下,内心何以得到安慰,正义如何得到伸张?

 

就像片中的画家,为何老是借酒消愁?原有美满家庭的他,在纳粹的迫害下失去一切。最让他痛心的是,两个可爱的双胞胎女儿被送到声名狼籍的人体实验室,每天接受各类病毒、细菌的注射,甚至被开肠破肚,从事各类医学研究。而其他还有数百万因着种族灭绝计划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受害者,如果没有让残酷的真相得以公开,没有让行恶狡诈的人遭受制裁,内心岂能平复?

 

即便没有参与施行暴力,却目睹集中营惨绝人寰景象的人,也是深受煎熬。就像记者聂卡,因在集中营看到太多暴行,良心不安,让他坚持揭发集中营真相,为受害者寻求公义。

 

可惜人性偏好享乐,情愿醉生梦死,歌台舞榭,这种只求粉饰太平不要真相的掩盖、压抑,只会让加害者无法获取教训,残酷的历史无法警示未来。因为没有公开的勇气,历史恐会不断重演,就像莱德曼在调查中发现,许多隐身在相关单位,私下认同纳粹的公职人员,不但反应冷淡,故意找碴,敷衍行事,还不时泄露逮捕讯息,让人犯轻易逃脱。而过程中不断提供他密报的警察,还因此被停职,这时心思单纯的莱德曼终于了解,人性中的公义充满种族差异的偏见。

 

勇于面对  才能真正重生

莱德曼原本以为起诉集中营的谋杀者,将是德国修复历史不堪的创举。不料,在抽丝剥茧、追溯真相的过程中,他看清的不仅是人性在战场上显露的残酷本质,也要面对心目中最敬重的父亲,还有女友的父亲,都曾在身不由己或爱国心使然的情况下,参与纳粹的暴行。当他认清印象中的美好,不是真实世界的全貌时,不知所为何来的失落,对人性扭曲、变态的难以承受,让他曾一度离开调查团。

 

「人都是不完美的,就算想做正确的事,也不容易。」这是莱德曼绕了一圈后的感受,在当时政治极权独裁,经济动荡的氛围中,许多人因为盲从、爱国、认同、自保的情境下做出各种权宜之计,结果不全是自己所能掌控。

 

经过20个月焚膏继晷、不眠不休的追查,在19631220日举行的公开审判中,被告的纳粹分子趾高气扬,甚至一度还获法庭警卫的致敬。但是,随着幸存者控诉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遭遇的恐怖经历后,在座者都禁不住流下眼泪。最后,有17人被判有罪。

 

二次大战后几十年来,德国愿意不断透过书籍、电影反思过去带给犹太人与世界的伤痕,这股勇于面对、揭露不堪,修复历史错误的勇气,反而造就德国惊人的复苏与成就。反观台湾对228事件的态度,就显得较低调不愿面对。其实呈现历史真相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让人记取教训,让蒙受不白之冤者,得以昭雪,获得公平的弥补,让施害者得到应得的教训,这才是公义的宗旨,而非单纯对峙报复或激发仇恨。

 

《谎言迷宫》描述的史实,让人了解审判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惩罚过去,更是为了警惕未来,让容易被遗忘、被忽略的历史教训,永铭人心,不再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