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蒲公英 0 个回复 / 7067 个查看 2017-08-02 10:08

读书人至今不能理解《美国独立宣言》的意义

苏小和

“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造物者创造了平等的个人,并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这是美国独立宣言的第一段话,被称之为整个独立宣言的基准和灵魂,是独立宣言的大前提。

 

当托马斯杰弗森写出《独立宣言》,他有两个层面的读者,第一就是从英国逃难出来的人们,他们是一群清教徒,是一群打算建立美利坚合众国的战士;第二就是英国本土上的人们,尤其是英国皇室里的人们,事实上他们也是一群相信造物主的基督徒。

 

这意味着一个重大的事实,《美国独立宣言》之所以具有伟大的影响力,是因为所有人都拥有一个伟大的共识:基督信仰。


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大前提不存在,则美国独立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然而,我们把讨论置换为中国语境,问题就变得非常复杂了。比如,围绕这句话中的关键词,人们一直在众说纷纭。

 

具有自由主义倾向的人们,看重的是“平等,权利”。他们认为,平等的个人,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是讨论问题的基准。

 

具有保守主义倾向的人们,看重的是“造物主”。他们认为,“造物者创造”,才是讨论问题的基准。

 

所以,在中国读书人的圈子里讨论这个问题,就需要把现象进一步细化。

 

绝大多数中国人从国家转型的角度看重平等,权利,他们认为平等和权利的意义低于国家转型的意义,在他们看来,国家的意义大于个人的意义。

 

少数中国人认为个人的意义大于国家的意义,建议把个人主义摆在国家意义的前面。

 

绝大多数中国人讨论保守主义者,都认为保守主义的对象是人的自由与个人权利。这意味着他们在这里将自由主义换了一个表现的姿势,换上了保守主义的新概念,用保守主义的逻辑来继续发展他们的自由主义价值谱系。

 

少数中国人试图回到保守主义的原点去理解保守主义,直接把保守主义的基准和灵魂落实在造物主身上。所以真正的保守主义必须回到圣经传统,理直气壮地认为,保守主义就是保守上帝意志。

 

这么做的好处,是真正回到了保守主义的秩序,但更高更具体的要求,是必须熟悉圣经传统,甚至必须成为一个相信惟一上帝的基督徒。

 

一个不相信上帝的保守主义者,是拿来主义的假模假式的保守主义,是实用主义的保守主义,是再一次陷入了用西体中用理解保守主义的窠臼里。

 

理解了上述辨析之后,我们再来看著名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现他们也必须把平等,自由,幸福这样的词语写进去。这意味着他们的思维方式和中国式自由主义的思维方式,甚至和中国式保守主义的思维方式,其实存在很大的同构性。都是拿来一些美国价值观,试图实现中国的富强和文明,都是彻底否定了造物主在美国价值观中灵魂基准的位置。

 

也就是说,在不认识上帝的命题上,在敌基督的命题上,中国式自由主义、中国式保守主义和某组织的姿势,其实是一样的。他们可能在现实的问题上存在着巨大的分歧,然而在敌基督的意义上,却是坚定的盟友。


我多次提到过中国读书人的一个有趣的困境,或者说一个荒诞的阅读现象:


大陆的知识人阅读洛克《政府论》,通常只对洛克《政府论》的下册有兴趣,却不去认真阅读上册。很有意思,洛克的这本书并不厚,为什么商务印书馆要分两册印刷,或许编辑也认为上册一直都在阐释圣经,这对没有基督信仰的中国人可能并不重要。看编者的话,果不其然,“一般公认,下篇更富有理论价值,所以我们于六十年代先行出版了下篇的译本,现在,再将上篇翻译出版,以竟全书”。有趣的是,去实体书店或者网上书店查找这本书的信息,发现下册已经基本缺货,而上册则基本无人问津。

 

这是个巨大的问题,知识界这些年通常都止于事实的效用,而对观念的更新,对观念背后的动因无动于衷。这意味着中国的知识阶层,即使在观念的建设方面,都存在着韦伯所批评的单向度的工具理性,这与今天中国经济单向度强调发展,忽略与经济密切相关的自由建设,其实是同一种错误。知识阶层的短视与政府行为的短视,竟然在同一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


https://mp.weixin.qq.com/s/9BshtEKcziUtarvcsVwj2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