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云 0 个回复 / 1651 个查看 2019-02-15 16:59
Written by ChineseWomenToday

By 瑄瑄

今夜好冷,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那…那…圣彼得堡呢?

圣彼得堡的冬天,下着大雪,常常看到路边的积雪比一个人还要高。我是一个只在韩剧里才看到过雪的土包子。一见到这鹅毛般的大雪,竟然像个孩子般的兴奋着丶雀跃着,扬起脸,伸出双手去迎接那从天而降奇妙且极美丽的雪花。

圣彼得堡的冬天是忧伤而动人的,并不是因为她的温度常常是零下二十几度C,而是因为曾经经历过战争的残酷。还有四处绿色植物上统统都被银白色装饰了起来,再配搭着各样美好的建筑物,就显得是那麽的优雅迷人。

我每天上午十一点有俄文课,想到那位美的不像话的年轻老师就觉得好笑,怎麽会有大学的讲师这麽样的害羞,一讲话就脸红。我一定要赶快多记一些单词,以後就可以跟她开开玩笑了。

我们的校园在圣彼得堡最繁华的涅瓦大街上,我每天总是行色匆匆的从地铁里冲出来,完全忽略在地铁口吹长号的绅士,还有那些打扮得体,斯文缓行的当地人。然後,小跑着往学校去,毫无保留的暴露着…我是个亚洲佬。

我是没人照顾又长不大的孩子,几乎每天都没吃早餐,赶十一点上课,午餐也省略了。下午放学的时候,常常就是饥肠辘辘的时候。有一天,我发现校园大门口边有位тетка(大婶)推着一辆有伞的小推车在卖小点心,这麽冷的天气,真是有些不忍。凑近一看,是烤的那种热狗面包,闻到那香味,我不争气的空肚子就一直响呀!於是乎,我毫不犹豫的就买了三个,且一口气就嗑进了肚。

这一周不得不佩服我自己,我每一天下午放学,都会在大婶的小推车旁报到,嗑饱肚腹。

有那麽一天,我忽然注意到大婶,我怎麽会这麽长的日子都没有注意?她年约七十,皮肤很白,脸上好多细细的皱纹,她的眼睛是绿色的,头发是金色的。她把自己整理得很好,脸上有淡淡的粉底,合适的红唇,梳得整洁的头发,永远都带着欧风的Paisley图案的头巾。虽然,我从没看到过她穿很新的衣裙,但每次看到她的衣裙都是乾净且熨烫过的。我从没有听到过她大声的说话,她总是微笑有礼。

我的校园生活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月,银色的大地变成了童话的世界,那位美得不像话的老师,终於开始不脸红了;而我的俄文也终於可以弹着舌和人讲话了。虽然,每天还是那般行色匆匆的从地铁里冲出来,但我会很道地的向地铁口吹长号的绅士问好,然後在他悠扬的乐声伴奏下,小跑着去学校。

下午放学後习惯的跑到大婶的小车旁补给。大婶很惊奇的发现我终於可以听得懂她的意思了,除了微笑,她也开始给我分享一些她的事情。我这才知道,她的先生在战争中阵亡,她的两个儿子也没了。为了生活她开始在路边卖热狗面包…热狗面包是她两个儿子最喜欢吃的。我的俄文不够好,我说不出话来!

四季转换,以後的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我只要去校园,我都会先看看大婶有没有在那里卖热狗面包,然後煽动同学去光顾她的生意。

终於,终於有一天,我要去另一个国家了。

那天,在校园里和同学道别,和那位害羞的美得不像话的老师拥抱,我都没有流泪。但是…当我走出校园,最後一次走到大婶的那个有伞的小推车旁,最後一次买了热狗面包,我对大婶说我要离开了,她依旧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微笑,她张开双臂拥抱了我,讲了好几句话,我都没有听懂!我只听到我自己的哭声,还有我用中文对她说:「тетка永别了!」

我清楚在地上的日子,我不可能再与她相见了。但她那双绿色的眼睛,还有Paisley图案的头巾,都早已被我用油画纪录在我的云端深处。

我的青春岁月彷佛就在昨夕,而那些与之擦肩而过的际遇,还依旧那麽样,那麽样的清晰与触动。

有人说,转头就是一辈子!我深深体会……人的一生总有得到过谁,又有失去过谁,但不要留下遗憾,不是吗?

无论是那种关系,就算是曾经记忆中在校园门口卖热狗面包的大婶,地铁口吹长号的绅士,都是我生命中的珍宝。

我很幸运,拥有过你们❤️

愿 主 叫 你 们 彼 此 相 爱 的 心 , 并 爱 众 人 的 心 都 能 增 长 丶 充 足 , 如 同 我 们 爱 你 们 一 样 。帖 撒 罗 尼 迦 前 书 3:12

转自:http://chenggongle.com/discover/life/hot-d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