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慧君的公寓 > 日志 > 单身营作业一(回复更新篇)


单身营作业一(回复更新篇)

2011-09-02 23:24 ( 25740 次阅读 | 4 个评论 )

Dear Y老师:
 
        因曾发生过gmail无法发送到126/136的邮箱,若您能收到,麻烦还请回复一下,谢谢。
        平时较忙,因此作业简要,O(∩_∩)O~有意见我会改进,呵呵。
 
小文如下:
 
       越是奔三,一想起回家即将面临的种种就变得尤为痛苦。不信主的家人亲戚,对另一方的经济能力与家庭背景总是有所期待的,想来他们所谈论的也无外乎以此来衡量一个小孩有没有出人投地,嫁此良婿能使得他人无比羡慕,也能叫“有出息”。
       于是乎,当我告诉老妈单身营目前不让问年龄、职位、薪资情况等等,老妈在电话里顿时消没了声音(谁家父母在此都会皆有好意,期望儿女不必过得太坎坷)。为避免尴尬,跟伊解释辅导老师的初衷,这样的话可以更好地让你关注在对方的品格啦性情啦方面,若是为了票子或者平稳的生活环境嫁出去,指不定会有后悔的一天。私下里琢磨着,下回可以跟她上上法律普及课,关于新婚姻法的问题,估计伊的期待值会降低少许也说不定。
       话说,第一轮的见证,确实有点震动。生活环境,受教程度与职场能力相当悬殊的二人结合,向来只在口口相传时听闻,从未见真人,如今倒是一窥真容音貌。若是女弱男强倒也可以理解,可按世人的价值观来数算,偏偏是女强男弱,感叹后尤为佩服二人的勇气。听二人娓娓道来,纵有幽默,想来背后应是有多许心酸历程。
       一年多前曾与姐妹聊起关于“门当户对”的话题。其一的观点便是,从小生活环境不一样的二人在一起,条件优渥的那一方面必是要舍弃很多的。若一人生活小资,一人清贫惯了,到底是谁会放下得多呢?但是消费理念不一致,就会导致很多问题,说不定亦会产生对对对方父母小市民习气的抱怨和嫌弃,而另一头兴许亦抱怨对方太爱享受花钱无节制。这样的二人真要在一起,势必得在十字架上被破碎不少。
       偶见微博上王怡的一段话“基督徒谈恋爱,一定要问最重要的问题:你是否相信上帝的儿子耶稣已经为我们的罪钉在了十字架上?如果对方还不相信,一定要接着再问:那咱们结婚后,你打算把谁钉在十字架上呢?”实称精湛。
       另,营方所安排的基要真理课,鄙人举双手双脚赞成。
 
以马内利
慧君
 
 
 
Dear 慧君:

       你的文笔很幽默,虽然所写内容并不是一个很轻松的话题.
       我很理解你的想法,愿意与你分享我结婚以后的感受:
       婚姻的过程就是一个要不断的学习放下自己要求而顺服两个人(或者说一个家)的需要的过程.对夫妻二人都一样,即使是门当户对的一对,也是有矛盾和冲突的,两个人相处彼此包容,相互扶持是一个家庭幸福的前提和基础.讲见证的夫妻看似姐妹的牺牲很大,其实和敢于和这样的姐妹结婚的弟兄本身也要承受很大的压力,他的内心要足够的坚强与宽广,他们两人能够坚持下来,并且获得幸福,双方都不容易.能够支撑他们并让他们愿意彼此谦卑顺服的是他们对主的爱与顺服,并不是只看人.
       试着用这样的眼光去看弟兄,看婚姻会让你感受到不一样的幸福!
 
       愿主赐给我们这样的智慧!
 
Y老师
25740 次阅读 | 4 个评论
全部(2)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 Kim 11-09-03 20:14
    Kim
    慧君姐,是怎样的营会来的?
  • 慧君 11-09-03 21:38
    慧君
    Kim: 慧君姐,是怎样的营会来的?
    单身营啦~~~就是没结婚的,没谈恋爱的去啦~~
  • 吕鹏 11-09-03 22:54
    吕鹏
    我记得是前年夏季,参加了一次“精兵训练营”,是香港来的两位从商的老师组织的,那是我第一次被教会活动深深伤害的一次经历。
    当时分成10多个组,我们组最后排名最后,排名过程略减,其实我们组阵容是很强大的,一位一年后按立为执事,一位事工部中层领导,一位主日学班主任,还有几位我这样的散兵游勇。
    排名已经结束后的最后一个环节尤为刺激我,之前准备阶段我还跟一位姊妹产生了冲突。
    最后的环节是我们组的成员要恳求其它组收留我们里的一个或两个,之前一位弟兄还哭了,我也觉得自己没有这样不堪过,举着象征失败者的牌子,一个个走到其它组面前恳求他们允许我留下。
    老师已经提前和除我们组之外的所有人说好——不予收留,一个都不行——哪怕我们再有什么“冠名堂皇”的理由。
    最后,是老师总结说我们组应该是最得受造的,因为神所破碎的人是神要使用的。
    我知道我为这句话有多叫好,也为了自己的委屈。
    所以,以后谁再利用上帝,我倍加恶心,也倍加敏感。
    说这些不是表达对此类活动的不满,我看过事后第一名组长的文字感受分享,确实对于他很受造。所以,被人破碎和抬高的,你得有自己的平衡。

    我面对王怡的那句话,其实我不知道他说的十字架的具体涵义,就我的婚姻生活体会:我爱人是基督徒,但我们面对彼此的方方面面,还是有十字架,我和她都有婚姻的十字架,我想直白地说,这不是谁钉谁的问题,是甘愿的问题。
    十字架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更是一种生命的体会。

    最后,是祝福。也还是要在祷告中交托。
  • 云飞 11-09-06 12:47
    云飞
    吕鹏: 我记得是前年夏季,参加了一次“精兵训练营”,是香港来的两位从商的老师组织的,那是我第一次被教会活动深深伤害的一次经历。 当时分成10多个组,我们组最后排名最后,
    吕鹏弟兄,看来你也可以考虑把你在社区回复的这些精彩分享和思考,单独再转发到自己的日志里面了,这样可以有更多弟兄姊妹看到你其他的有益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