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彭金凤的公寓 > 日志 > 我的堂弟涛涛(一)


我的堂弟涛涛(一)

2009-01-05 22:51 ( 13402 次阅读 | 2 个评论 )

       涛涛是我的堂弟。他还有一个哥哥叫飞飞,小的时候,哥哥、我、飞飞、涛涛,我们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涛涛很乖,时常喜欢跟在我后边,“姐姐,等等我,姐姐。。。”他总是上气不接下气地跑着,他长得也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惹人疼的样子。那时最开心的时候,是我教他跳舞,也教他很多女孩子常玩的游戏,给他讲故事,在那些天空布满星星的夜晚。比起哥哥和飞飞,爷爷也最疼我们,经常带着我们去赶集,然后很多的零食,我们于是总是很期盼赶集的日子。
      想起涛涛,想起爷爷,想起那烂漫的童年,心里总觉得很温暖。
       后来我上学了,初中以后,就开始寄宿在姑姑家,每当周末的时候,就急忙地赶回爷爷奶奶家。涛涛也上小学了,每次见到我,总是很亲热地,不停地喊我姐姐,问这问那。而爷爷也会因为我的到来,特意准备很多我喜欢吃的东西。有时候碰上农忙,我回去见不到爷爷了,我便带着涛涛,我们去田间找爷爷,爷爷看到我们,老远就笑开了眼,我们便很开心地在田边的小溪边捉起了蝌蚪。我还记得有一个夏天,我和涛涛陪爷爷在田间捉虫,天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也打起了雷,爷爷呼喊我们,要我们马上回家,而他还要去牵牛。我拉着涛涛的手,我们往家里的方向跑去,雨下的连路都看不清了,我们赤着脚,在泥泞的小路上跑着,天空一道道的雷似乎也要逼近我们,涛涛一直哭喊着“姐姐,我怕,姐姐,我走不动了”,我心里也非常害怕,一直哭着,好不容易我们到了家。可是爷爷却没有回来,外面的雨越下越疯狂了,我和涛涛站在黑暗的门口,一直在盼着小路上出现爷爷的身影,心里一直祈祷着爷爷能够平安到家,涛涛不哭不闹,他安静的样子让我心里更加疼他,我想,我们真有一种“相依为命”的姐弟情了。
      转眼间,我上了高中,回去爷爷家的时候越来越少了。偶尔过年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学习成绩不好,涛涛俨然成了大家批评的对象。特别是婶婶,每次都命令他在众人的见证下写下“保证书”,开始的时候他嬉皮笑脸着,后来渐渐就低头不说话,大概是觉得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吧,而我也站在其中,总时不时地会呵斥他几句。
      他仍旧喜欢吃零食。但是,婶婶给他的零花钱很少,他就有时问爷爷讨零花钱用,有时还问很节约的奶奶,有几次,他甚至偷了奶奶藏得很隐秘的钱,从那时起,家里人都防着他了。有几次我带着他去逛街,他看着很多零食都想吃,我给他买了,但是他吃的时候我却又忍不住批评他几句。  
       后来,他上初中了,他的问题越来越多了,逃课,偷家里的钱,甚至给女孩写情书,。。。我们大家都认定了他是一个问题少年。后来,他又迷上了上网,于是在把他家里给他的零花钱全部花完的那一天,他选择了辍学。
      他就被这样推着进了社会。
      他还没有18岁,就到深圳去打工了。那时,我好像已经考上了大学,而我哥哥也一直在部队里,飞飞也在高中,唯有他,我们几年都没有见他。
      世事变幻无常,爷爷在度过一个很愉快的新年后被诊断出了癌症晚期。那时,我大二,我不忍目睹爷爷被疾病推残的身体,以及对于他的对生的无限渴望之无奈,我在陪了爷爷短暂的半个月就选择了逃避。爷爷下葬的时候,我没有参加葬礼,后来妈妈打过电话来说,在葬礼上,涛涛,是哭的最凶的一个。
     我实在无法与人分享经历生与死离别的痛苦,将近有两年多的夜晚,爷爷出现在我的梦里。我想,也许,涛涛能理解一点。
      再次见到涛涛是在去年的新年。我们全家去他家吃饭,他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眼睛一直盯着电视,冷漠得好像我们是陌生人一样。我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难受,直想哭,我是多么怀念那一声“姐姐”,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叫我姐姐的人啊,可现在,是什么使这一切都改变了呢?是这无情的时间吗?还是久远的距离?还是我们都改变了?后来,他没吃几口饭就出门了,走的时候也没和谁打招呼。
     回家来我们聊起涛涛,我妈妈是一直极其不喜欢他的,这时更找着了理由。“这个孩子根本就不值得一点同情,从来都不叫我一声的”“脾气这么怪,就知道每天上网,天天在网吧通宵,以后肯定要出事的”。。。。
     他的变化原来是这样的多。在不经意的岁月之中,他已经是一个小伙子了,我甚至看到他抽烟的样子,被熏黄了手指,以及因为经常通宵上网,深凹的眼睛、无神的表情、冷漠的姿势。这一切都让我猝不及防,虽然我预想之中他不会过得很好。
      再一次见到他是在我家,我哥哥带他来吃饭。他一句话也不说,端起饭就吃,我终于忍不住向他吼:“涛涛,你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这样,你见着我也不知道叫我吗”,他很尴尬而又吃惊地叫了一声“姐”,于是我们之间好像有一块冰被融化了。
      后来就有了他多次的来找我,我们有时候什么也不谈,有时候会从他只言片语的话语中,猜测他现在的样子。我始终不知道他现在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后来我跟他谈起了信仰,谈起了耶稣,我告诉他我信了耶稣,我不耐其烦、滔滔不决地告诉他,他似乎也对此有了一点兴趣,还问我一些关于“这世界上是否有神”的类似问题。
      我们之间好像找到了一些交谈的契机。
      直到我要离开家去学校的日子,我迫切地希望藉着我对他的关于信仰方面的“教导”,希望他听后恍然大悟,然后能够像小时候信赖我一样,让我给他去选择一样东西。我邀请他去我在城市,我告诉他我的诚意,我希望把最好的东西给他,只要保持这份对信仰的热情,我甚至在婶婶面前说,涛涛以后可能不会再叫你担心了。
13402 次阅读 | 2 个评论
全部(1)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 风中的蒲公英
    愿主带领涛涛,还有我们身边这许多我们淡忘的人,都早日回到他的身边,得享与他同行的喜乐平安。
  • 赵志芳 09-01-06 11:54
    赵志芳
    看了姊妹的文章,我流下了热泪,求主带领!只要能到主跟前,我们就不用担心了.我记忆中我的妈妈告诉我,芳你要是信主了,就会更有福气了,这次她老人家从乡下来,看见我不一样了,我想她老一定放心了!求主帮助我,让我的母亲放心!告诉她老人家我很好!

彭金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