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彭金凤的公寓 > 日志 > 我的堂弟涛涛(二)


我的堂弟涛涛(二)

2009-01-05 23:33 ( 12616 次阅读 | 3 个评论 )

    三月初,我来到了上海。开始了真正的找工作的历程,也开始真正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三月底的时候,涛涛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要来上海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担心好像胜过于惊喜。我在担心什么呢?
     妈妈对于涛涛要来上海的事情极其气愤,她认为我初涉社会,已经够艰难的,还要拖上一个“问题青年”,如果涛涛出了什么事情,她认为婶婶肯定要怪罪于我(她和婶婶的关系一直不好),她觉得我这一决定是愚蠢的。
      我也在神面前审视我的这一决定。我知道,我内心好像更多的是冲动,是拯救涛涛的冲动,是认为我能够改变他的冲动,但是,这一拯救,是仅仅凭着我把福音真理不厌其烦地告诉他吗?还是凭我极力地邀请他多去参加几次聚会?
     现在,时间已经走过了将近一年。现在已经证明,在这一件事情上,我是何等的失败。或许也不是完全的失败。因为,神藉着把涛涛放在我的面前,让我看到我的骄傲、自私、论断以及那毫无怜悯的心肠。我希望此时能藉着文字,呼吁那位至高者:“谢谢你,拯救我,拯救我这一点也不配的人”,也想藉着文字来反省,真正的福音是什么。
     和起初对福音、对信仰的热情相比,涛涛来上海后,他变得极其冷淡。而我发现,我真正所能接纳的,是他对福音的那份热忱和小时候对我无比的那份信赖。一旦这些消失,我对他就好像极容易变得忍无可忍。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他已经是一个染上很多社会习惯的小青年。我和他聊天,他不想回答的时候,他就不作声,甚至也不理会你等的很着急;开始的时候,他总是嫌弃上海的菜不好吃;更加让我不能忍受的几次,他总是嫌我买的东西便宜,就连买袜子、牙膏等生活用品,他都是极力要买最好的。我是一直忍不住要批评他,用各种各样的道理来指责他的过错,每当这时,他就和我据理力争,好像十分成熟的样子,有几次,他甚至一直批评我,我气的话也说不出来,因为我觉得无论从哪个层面上来说,我都比他有发言权。
      因为不希望他给我带来更多的负担,我很急忙地催他去找工作。神也很怜悯我的祷告,马上给他预备了一份学徒工的工作。他的工作艰苦,因为在长身体的时候,也好像吃不饱。我每次安静下来想起他,心里都很疼惜他,也希望他能快乐点。但他真的能快乐吗?他一个月有几次休息,每次休息都会过来找我,然后,每次我们在一起,都不开心,他不开心,我也不愉快。
      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只有神知道,涛涛就像一面镜子,映照出了我内心所有的不堪。因为不接纳他,他说的所有的话,我都会用一种“是这样吗?”的语气盘问,因为不信任他,每次对他所叙述的经历,我都会表现出怀疑的表情;因为不能忍受他的一点点挑战权威,每次我都用一种不容商量的语气和他说话;因为我的态度,有时候他就问我:“姐姐,我每次来都让你生气,我心里真过意不去。”,我又能说什么呢?有时,我还会把我妈妈,他妈妈以及所有家里人对他的负面评价加起来,然后心里说,“对,他就是一个这样不懂事的人”,有时候我会想,“凭什么他说我不好呢?我难道还会不如他吗?”
       在与涛涛相处的日子里经受着内心的煎熬。我知道我爱他,他是我“唯一”的弟弟,我疼他,但是他好像越来越不可爱了,我甚至不能相信他所说的话,不能接受他挑战这姐姐的权威,不能忍受他对我的指责,不能看他那种冷漠的样子。。。。他好像一把铲子,把我的心全部掀动了。我许多次对他发火,对他宣告以后不许和我争了,必须听我的,。。。我又无数次在神面前悔改,为自己的骄傲与毫无忍耐、毫无怜恤悔改。
       最后一次他来我这里,我给他做好了饭,因为叫他吃饭,他迟迟不来,我又很恼火,后来他一直向我陪笑脸,而我却没好气地又批评他,后来他话也不说了,他不敢看我,像一个小孩子做错了事一样,我跑到卫生间,真想大哭一场。我的主啊,你为什么拣选我?我的主啊,你为什么看中我?你为什么让我看到我自己的全然败坏?你为什么在十字架上为我担当这一切?。。。。
    仅以此文,向我的堂弟涛涛道歉,也向我的主悔改。
       
        
     
12616 次阅读 | 3 个评论
全部(4)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 云飞 09-01-06 01:03
    云飞
    看完后真是很感动,我也有个被人看作“问题青年”的堂弟,所以我很能理解那种又想帮他一把、又深感无力的矛盾。求主帮助我们!
  • 廖子阳 09-01-06 14:46
    廖子阳
    神看顾你,通过这个经历,锻炼你
  • 李惠 09-01-07 11:55
    李惠
    我想每个人都有生命中要背负的十字架,安心领受就蒙福啊。

彭金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