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 日志


  • 刚刚好

    南南 2011-05-09 11:34   分类: 爱是花,你是种子|18685 次阅读|没有评论
    程蝶衣撕心裂肺地冲着那团熊熊燃烧的午火呼喊了一声,我也要揭发,我也揭发。 语毕,随即从半俯伏的状态跳将起来,柔水一般的性情被逼将成了白旄黄钺的架势,而且是在与自己交织了半世的人面前,对其进行揭发。 那是,临近霸王别姬将尾声的戏份了,妆容尚披的他侧身俯在张袂成阴般的人阵里,用一种言辞难以描摹的声音朝着自己,说了句,—— 你们都骗我。 戏剧,是他的信仰,可惜那个价值思想混沌无向的时代咯影他和他的戏剧论调,使其足无立锥,“革新”思想正逢奢华嚣张,霸世横街,那“无声不歌,无动不舞”的理论被认为老套陈腐,再不能在相谈中实现折冲樽俎的追捧了。 他面对着墙壁闷坐了半晌,随后迈着心如止水的步子走出房门,给那两排华服戏衣点了一把彻底毁灭的火。 他对戏剧有情,对段小楼也有情。会让人猜疑不仅是因为两小协长的情谊,也是因为戏剧接连才致使的深情款款,是牵涉到了灵魂的事了。对那“情”的理解,尚不敢过于地挥舞见微知著的浅薄,于是作罢。 觉 当我看见你的信 我竟然相信 刹那即永恒 再多的难舍和舍得 有时候不得不舍   觉 当我回首我的梦 我不得不相信 刹那即永恒 再难的追寻和遗弃 有时候不得不弃   爱不再开始 却只能停在开始 把缱绻了一时 当作被爱了一世   你的不得不舍和遗弃 都是守真情的坚持 我留守着数不完的夜 和载沉载浮的凌迟   如今 当我寂寞那么真 我还是得相信 刹那即永恒 再苦的甜蜜和道理 有时候不得不理   风华正茂,宝刀不老等等关于才情和理想的形容,与狠戾时代的倡导,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他原先就说,“妈,我觉得冷。” 此为内心无法佯为可承付可担当的台词。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早期写给哥哥的信里,说自己 » 继续阅读
  • 爱吧,直至成伤

    南南 2010-11-28 21:42   分类: 爱是花,你是种子|18084 次阅读|12 个评论

    爱吧,直至成伤

    秋水无痕 聆听落叶的情愫 红尘往事 呢喃起涟漪无数 星空无语 守望灿烂的孤独 明月黄昏 翩翩不再少年路 爱 如果回到从前 错过的花开 是不是依然美丽如初 爱 如果还要走下去 相约的你我 能不能握紧爱的温度 爱 在路上 从来就风雨无阻 爱 要幸福 哪怕从眼泪中流出       PS:林语堂先生所写《京华烟云》,爱为主题。         所谓:爱,本于初心,归于初心。——         去爱,爱这个世界和世界上行走的人,直至成伤,爱至成伤。       » 继续阅读
  • 省秋

    南南 2010-11-04 13:05   分类: 爱是花,你是种子|8774 次阅读|2 个评论

    省秋

                    » 继续阅读
  • 再微笑给我们看看吧

    南南 2010-08-14 15:48   分类: 爱是花,你是种子|16913 次阅读|没有评论

    再微笑给我们看看吧

                  我们不算相识,顶多算是同行的旅客,俯于大化之下,迫于生计的他们的着落,我的着落,究竟如何,总是各有分寸吧。 但是眼所见着的他们,对于尊严、运命似乎却少有微词,逆来顺受,习以为常吗? 我不敢妄自见得。                                                                                                                                                  (一)       我留意他一年有半,从未见他笑过。       他在学校附近的超市工作,约莫五十岁出外的年纪,面貌却不显得老苍,些丝皱纹里,藏起着年少时候应该算是较“书生”的文秀气,但他断定是没有读过很多的书,不然依他的岁数,可能不至于在超市做“购物车整理”的工作。       多次遇见的时候,他都卯着足力推那半百来辆的铁质购物车,动作虽不爽脆却看得出是有技巧的,兴许那些物件本就重力足得难以想象,在耗费体力上,应该是一点 » 继续阅读
  • 有一种爱,我们还很陌生

    南南 2010-05-28 20:55   分类: 爱是花,你是种子|11134 次阅读|7 个评论
      (一)   晨风击罄于阳光,梧桐新叶悠悠然款摆于清晨静谧的窗格:——生者的五月,再次来袭。   翻拣儿时记忆里无数次,有屈原。逢及脑海里闪现他《离骚》之“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宁 溘死 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的诗句,思绪便如同乘上了“时光机”回溯至战国之楚,将心中郁结起肇于一纸颠覆楚辞文风的《天问》, “曰 遂古 之初,谁传道之” 的政治文士,冀望忧怀于“问天”之后,仍便举身于汨罗。   此时想及屈原,一方因着时将“端午”佳节,一方亦因着“富士康事件”中那复叠起的一个又一个此番世界里无望而失重的生命。犹记得 2007 年年末,中国人民大学余虹教授于十楼飞身而下,绝笔于,“……事实上,一个人选择自杀一定有他或她之大不幸的根由,他人哪里知道?更何况拒绝一种生活也是一个人的尊严与勇气的表示,至少是一种消极的表示,它比那些蝇营狗苟的生命更像人的生命”, 《南方周末》就此事件进行整版篇幅报道的最末,附了纽约市某角落的照片——那里,浮华的城市和静寂的坟场遥相对峙。   眼眸中掠过一节再一节五月的新生,五月,生命其实本应属于复苏的。然而,那些未及而立之岁的少年,却用树叶一般飞翔的方式撞击着“复苏”这个词眼。生者揣测逝者,即使用足谨慎仍难免冒昧,可是较之“世人因着心灵遭遇绝境,而导致其追踪于绝路”的论调,会否更值得的关注的首先是他们不为人知的心灵苦况,以及他们被冷漠所围困无望的那颗不肯麻木却无所依归的心呢?   这种苦况,自早前屈原之战国,漫散整个人类,由来已久。   陀斯妥耶夫斯基于《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所刻画的那些若铆钉一般的小人物,那些极其不被关注的边缘人,生活在彼得堡城。那些个小人物,在世界里所遭遇凌辱和伤害之后,最高的祈望和诉求表达只是抓着陌生人的臂腕,摇撼着喃喃,“胸口闷……好闷”,“我觉得胸口闷……好闷”,痛失爱女的耄耋老人如此低语过,如此低 » 继续阅读
  • 他是王

    南南 2009-02-23 16:07   分类: 爱是花,你是种子|8756 次阅读|4 个评论
      因为他是一位令人惊骇的王,   他非但不是维护属他的人, 反而放弃他们。   他要救谁, 他必先使那人成为陷于绝望的罪人。   他想使谁智慧, 必先把人变成愚蠢人。   他想使谁活吗, 就必先把他置于死地。   他想使谁得尊荣, 就必先把他带进羞辱中。     » 继续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