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 日志


  • 麦种,轻轻回眸

    南南 2011-04-15 16:31   分类: 行行重行行|20758 次阅读|12 个评论
    拜谒落座于鼓浪屿的“毓园”,蓄意已久,不是没有理由的。 那是林巧稚医生自小成长的地方政府和人们,特地为她所做的一记优雅的记念。 如果不是林F屡次提起这个曾经活在上个世纪风波浪潮却依然执着于“救人医病”的姐妹,我并不会十分留意那个她,——在上世纪的浩劫中,她执念的有些许冷酷,只有“医治”的信念的单薄的她,脸上绽放着异样的光彩,被病人拥簇着,说,“医疗一定和宗教信仰有相通之处。” 林F偶然也会分享南丁格尔,用独特的务实的口吻分享她们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时候,将信仰和生活结于一处,尽可能最大化地触碰和关切了更多灵魂的事。 他说,“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有属于这个时代的使命。” 他的话与“我们是上帝对于这个时代的准备,我们是麦种……”的宣言如出一辙,如同清泉一般汩汩向着同为信徒,同有召命的我们而来。 林F亦是那种不打折扣温文尔雅的人,他的声调总不能很大,却字字珠玑。 留于毓园的时候,想到他的一次会后分享祷告,“医疗的梦想在肩,却难免有的那种孤单感受……倘若上帝呼召我立时放下,马上放下一切”以及他在祝福祷告之前曾说与我的“上帝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神”,“我们的破产预示着我们将得以重建”。 我相信他所说的,因为我哭的时候,觉得他有被触动的同情,这同情使我信任。 所以拜谒毓园有了最确实的两个理由: 一是,与我同承受救赎之恩的姐妹之精神依然在那里; 二为,与我同承受救赎之恩的弟兄的使命动力亦在那里。 我认为总有一个定律:若不及时警醒地纠正自己选择这条窄路的初衷,就会在自我欺骗以及自我为义之中,莫须有的随流失迷。 大哥说,“我们总有比纠结于理论更重要更美好的事情去做。”这话不无道理,窥探彼时我们所打造的一切:难道不是为了一个“爱”字,为了主所关切的灵魂吗? 周末午饭结束,小米姐姐握着我的手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之后急促地下楼去探望其他姐妹的时候,心里猛地又被惊了一记。回想到她为我所做的许多以及去 » 继续阅读
  • 从此,我将住在树上

    南南 2011-01-03 12:39   分类: 行行重行行|12779 次阅读|47 个评论
      亲爱的NN:          总觉得给这样一位灵秀的姊妹一些“身外之物”却不写点什么惺惺相惜的话,很是别扭;其实,我也很想借文字说点啥,给我们的2010画个句号。        很感恩这一年有更多机会近距离认识你,再一次让我们体会到“圣徒相通”的美好,谢谢你真诚的分享和信任,在这样一起走过的年日里,我们得到了很多鼓励和祝福!        NN,你兼备了中国女性的传统美德——勤劳,勇敢,坚忍和古代圣徒的特点——勤于反省,思考,在这样一个容易迷失,混乱的时代,相信神会保守你在真理上站立得稳,以不变应万变,活得越来越精彩。        新的一年,对你来说或许像要走一段旷野路,工作和生活环境和以前在SJ时都很不同,身边DXJM也不多,当然我们随时愿意接待你又聆听你。更重要的,神是你的云柱,火柱,白天夜间他都会引领你,供应你。希望你能有迦勒的信心,依靠神的同在勇往直前!        ……        ……        是想请你和我们一起承受神满溢的恩典,一起将荣耀归于他!                                                                                                &nb » 继续阅读
  • 静院

    南南 2010-08-26 09:15   分类: 行行重行行|15665 次阅读|18 个评论
     乏倦朦胧着生命的睡意 我的主,我的爱,何时你来呢    旱乏吸吮着性灵里的甘露,像是要枯竭了      我的主,我的爱,何时你再来呢?——    我不再将高谈阔论了,请拿走我的傲慢吧    我亦不再将向你——我的良善,塞径杜门      请将这生命的诈伪和冷淡,召回吧,召回吧    不必告诉我,它们不胫而走的途线    当我渴望的双眼,再次看着你的时候 请悦纳:       当我放下舵盘,我知道你来接收的时候到了      当做的事立刻要做了。挣扎是无用的        那就把手拿开,静默地承认失败吧      我的心啊,         要想到能在你的岗位上默坐,还算是幸运的        我的几盏灯都被一阵阵的微风吹灭了      为想把它们重新点起, 我屡屡地把其他的事情都忘却了        这次我要聪明一点, 把我的席子铺在地上,在暗中等候      什么时候你高兴,我的主,悄悄地走来坐下吧     » 继续阅读
  • 写给江玉

    南南 2010-06-04 17:07   分类: 行行重行行|12105 次阅读|9 个评论
                      我依然爱你,即使你没有考取 ** 神学院。   我曾阅读过一个人——那个追求上帝的人,在年逾五十之时在非议中结婚,可婚后未久便与妻子天人两隔,那个时候的他有满腔的追问,然而最后他却说,“如果我们的心需要在痛苦中破碎,那就破碎好了。” 他的心破碎了,那之后,有对上帝更深的认识,更深的爱,而那爱变得更实在和勇敢。   你会因此觉得奇怪吗?我们背着那些孤单,那些破碎,那些不完整,甚至一次接着一次的失望,在人间往来不止,明明哭得没有气力了,但奇妙的是:我们在不断地追问里,却也发现自己越来越爱他,脚步也越来越坚定。   诚实地在主面前的时候,经历两力艰难,想是难免的。正如一面醉心、觊觎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因着不得而苦闷,另一面也催促自己更加寻求在这其间上帝的怜悯和帮助。我有时候冒昧地觉得每个人都是如此,没有谁可以整全,随着我们靠近圣光更多,也将越来越经历类似的挫败感。   内心的空洞,不是我们所寻觅的可以添满的。          某日早晨我问我自己,“耶稣做得还不够吗?他做得还不足够多吗?”   以致于我实在没有必要加增什么自身的荣耀来积累功德,以便可以使自己有通天之感;也没有必要使自己成为苦行僧,以便使我心安理得地使别人看上去我更爱他。   对于我,耶稣所做了的,已经整全了,一分一毫都不缺。   若我还配回应什么,无非是在各样的环境里,感恩,颂赞,记得自己寄居的身份,尽量不在旅途的或得或失里迷失,并且尽力去实现爱的能力罢了。          亲爱的,我很抱歉,我不知道我所说的,会否真地是在明白你的心情之下说的。   你是否想过,即使我们 » 继续阅读
  • 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

    南南 2009-12-26 14:43   分类: 行行重行行|17988 次阅读|2 个评论

    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音点亮了四面风。”                                           —— 题记     当我栖泊于自我筑造的孤岛深冬“独拣寒枝”的时候,你的造访带来给我生命的四月天。     你带着那融冰之能的春暖悄然地来,那暖意丝丝入扣,冰释掉防范,瞬息成为我生命中雪化鹅黄般的绚彩。我已习惯以各样方式给自己的心灵添砖筑垒,在自我中心的灵柩里漠视心灵的霉变。而你掬满脸笑音说,“耶稣爱我,他愿意为我生命坚定且永不改变的坚固高台。”我错愕于这份恩宠的罅隙,你却以荣耀、庄严、佳美、温柔的笑举成大大的怀抱,揽我进入你称之为姐妹的娉婷、广阔的胸怀。      你携裹四月新芽饱满精致的希望,和着四月季候风,拂散在我生命各处,那婉约韵律,感染着我生命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个脉动。我思度“君子不食嗟来之食”,你遮掩着面容却坚定地说,“它非嗟食,它从天上来”,你说,“那荣美浩大的救赎已经全然,那天上的府库一直为你我而敞开”。当我以心奉起这属天吗哪的时候,便更知道你那落磊的心志,是爱在澎湃。     你是酝酿于四月早天里赓续的云烟,转瞬化雨是为了种苗的灌溉,于是你以奉献的姿势倾倒,崢嵕若川为以浇润我生命枯竭的地土。你送我对生命有造就之能的书籍,推荐鼓舞生命勇敢的电影;你握住泪流满面的我的手,听我滔滔言谈各样内心因罪挣扎的艰难;你清晨打来电话鼓励迷茫失落的我,以兄长的肩膀重新撑起我信心的一片天籁。你以灼灼赞赏鼓励的眼神凝视正分享感受的我,双眸中满了关怀;轰隆地铁隔不住你爱的呼喊,你对哽塞喉咙的我说,“来,让我们一起祷告。”     你是四月颉颃不倦,报暖之讯息的 » 继续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