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 日志


  • 微凉的半夏

    南南 2011-07-19 10:50   分类: 一一风荷举|22588 次阅读|15 个评论
      再会吧 挥别地上的喜悦 这个不确定的世界 生命的情欲悦乐使人欢喜 死亡证明他们不过全是玩具 无一得以逃逸飞去 我病了 我会死        主啊 怜悯我们   富人 别信任财富吧 黄金买不到健康 躯体总要凋萎 万物终将归于尽 瘟疫速速来临 我病了,我会死       主啊,怜悯我们   美丽不过花一朵 皱纹将它吞噬 明艳半空中坠落 青春美后玉陨 尘埃封了海伦的眼波 我病了,我会死       主啊,怜悯我们   力量飞扑进坟 蛀虫啃噬赫特的英勇 利剑无法与命运比斗 尘土永远敞着他的门 来吧!来!钟声在哭泣 我病了,我会死       主啊,怜悯我们   那么,得快呀,每一步 都迎接我们的命运 天堂我们可以承继 地上不过演者舞台 我们攀登天际 我病了,我得死了       主啊,怜悯我们   » 继续阅读
  • 司马牛浅叹

    南南 2010-11-01 12:27   分类: 一一风荷举|9577 次阅读|6 个评论
    我是谁?别人经常告诉我 我会走出自我的牢笼 平静地、愉悦地、坚定地, 就像乡绅走出自己的宅邸。   我是谁?别人经常告诉我 我可以和诸多生人交谈 自由地、友善地、清楚地, 好像左右逢源的人是我。   我是谁?别人也告诉我 我将承受艰难的岁月 平静地、微笑的、骄傲地, 好像一个习于得胜的人。   那么,我真的是别人所说的那个人吗? 或者,我只是我所知道的那个自己, 不安、饥渴、又生病,像笼中鸟一样, 为呼吸而挣扎,好像有手扼住我的喉咙, 渴望色彩,渴望花朵,渴望鸟群的声音, 渴求仁慈的话语,渴求灵犀的朋友   因冷漠和微小的羞辱而愤怒颤抖, 因在对伟大事物的期盼中, 无力地为远方的朋友悲伤, 在祈祷、思考、有作为时, 感到疲倦、空虚、衰弱,准备向一切告别?   我是谁?是这人还是那人?   我是否今天是这人,明天是那人? 我是否同时是这两种人? 在他人面前伪善,在自己面前则是可鄙而悲哀的弱者? 或是,在我内心仍有事物像是被打败的军队, 在已经得到的胜利面前仓皇地逃跑?   我是谁? 这些寂寞问题嘲笑着我。 无论我是谁,你知道: 主,我属于你。     » 继续阅读
  • “……而是耶稣给我们示范的单独进行的祈祷,以便在意识中重新树立生活的目的,毫不动摇,只服从于上帝的意志。   我的这些信念可能使得某些人难堪,心里不痛快;或者觉得受了蛊惑,对某些人和事起了妨碍作用;或者惹得某些人讨厌。我可是没有能力加以改变,它们就像我的身体一样。我必须孤独地生活,也必将孤独地死去(已为期不远了),因此我绝对不可能有另外的信仰。我准备就以这种样子,以这种信仰,回到上帝那里去,我本来是从他那里来的。   我不说我的信仰是历经时代变迁而颠扑不破的真理,但我没有见到另外有什么更朴实,更明白,更符合我的心灵和头脑的要求的真理。如果我一旦了解到有这样的真理,会立刻接受,因为上帝需要的唯有真理,别无他求。   要我回到我经历了许多痛苦才离开的那个老地方去,无论如何是办不到的了,如同一只飞鸟不可能重新钻进它原来出生的那个蛋壳里一样。   柯尔律治说:‘有谁开始时爱基督教胜过爱真理(基督),接着就会爱他所属的教派和教会胜过爱基督教,最终又必将爱他本人(自己的安宁)胜过爱世上的一切。’   我走的却是相反的道路。我开始时爱得是东正教,胜过爱自己的安定的生活,后来爱基督教胜过爱自己的教会,现在爱真理胜过爱世上的一切。至今为止,在我的心目中,真理与我所理解的基督教是相一致的。于是,我信仰这个基督教。   根据我所信仰的程度,我平静而愉快地生活着,并且平静而愉快地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托尔斯泰给我本人的震撼与马丁·路德、加尔文、陀斯妥耶夫斯基、C.S.路易斯等齐肩,我想到的其实还有帕斯卡尔、梭罗、维特根斯坦和克尔凯郭尔等等。   他们所记录的点滴,以及密思慎神里的光辉带着个人生命的挣扎和探寻,将思想付诸行动,哪怕是出走式的“死磕精神”,却依然勇敢地实践着信仰,最终活画般地以个体动作完好无误地指向同一个焦点,即:将信仰理智地还给 » 继续阅读
  • 以膝盖之爱

    南南 2009-10-07 13:47   分类: 一一风荷举|18105 次阅读|5 个评论
           “只要爱,就一定有受伤的危险,只要爱上一样东西,心就一定会痛苦,还可能破碎。要想确保你的心完好无缺,你就不要爱任何人,甚至不要爱宠物。用各种嗜好和小小的奢侈的享受将心仔细地包裹起来,避免一切感情纠葛,将它严严实实地封闭在自私这副灵柩里。可是,在这副安全、黑暗、没有动静、没有空气的灵柩里,心会改变。它不会破碎,但会变得硬如铁石、麻木不仁、无法拯救。若想避免悲剧,至少避免产生悲剧的危险,唯一可供选择的方案就是进地狱。在天堂以外,唯一彻底摆脱了爱的危险与烦恼的地方就是地狱。           基督教导我们、为我们受苦,目的不是让我们更加关注自己的幸福,即便在自然之爱中也不是。           一个人若对尘世上看得见的爱人都无法不计较得失,对他尚未看见的上帝就更是这样。我们不是靠尽量避免爱本身固有的痛苦来趋近上帝,而是抛开一切自卫、接受这些痛苦、将这些痛苦献给上帝,来趋近上帝。          如果我们的心需要破碎,如果上帝选择通过爱来让心破碎,那就破碎好了。”                   C.S.Lewis之《四种爱·仁爱》篇章,像是恩主用来犁耕心田的锄耙,温情却坚定地将心的杂草清理殆尽。我这慌乱无着的心啊,正需要这恩典的医治。           作为生命的载体,若声誉,名望,地位这些所谓“价值”是此生的装饰品,那么我们分明就是一个等待负重的傀儡,耗尽心力去赚取诸如此类的安全感,粉饰描摹自身,以便炫耀于人前。但是转念,颇讽刺的是:死亡总是等在所有人的前面,并且不断在头脑中带领我们同声重复排练它早已烂熟于胸的别言:“对不起,请卸妆。”            » 继续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