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 日志 > 远海的呼唤(六)


远海的呼唤(六)

2011-04-08 18:12 ( 20443 次阅读 | 5 个评论 )

 

一直以为自己其实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有些时候,会显得有些鲁蛮和莽撞。

记得十几岁的一次,在约莫凌晨的时间骑着单车去找爸爸,在黑暗里向着那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经过很多很多静默的坟冢,穿越大片大片连接的黑暗,也不觉得害怕。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

夜晚,在厝与厝的陆地地标上迷失,是我始料未及的。

在原本预计释放情怀的木栈道上,走到找不到路,也是始料未及的。

那一刻,我确定我踏上了超越理性判断以外的路,在一个并不熟悉的地方。

那一刻,我的背后是高高悬起的矮岩以及被废弃掉的一大片呈现镂空的横梁,横梁之间搭构了一块一块的黑暗;前方,是更苍茫悠远,望不见边际的洋海和天,连于一处一般地幽深开来。

那一刻的脚下,是呼啸而来奔腾不止的涨潮,一波接续一波,像天的号角,是天呼唤觉醒的号角。

耳边,呼呼的海风不留情面地扑过来,扑过来,掀翻了披在肩头的纱巾,掀翻了梳理整齐的头发,掀翻了造作怀疑和无解的询问,掀翻了这个世界附于内心累累的一切。

我知道,那一刻,我终于害怕了,是第一次真实地害怕,第一次真实地恐惧。

或者更确切的说,那一刻,有一个微渺的人,在独有自己的洋海中间,触摸到了“何当敬畏”。

那一刻,挑动内心去对抗战栗的是“赞美”,——

“看啊,诸天,赞美;

听啊,洋海,赞美,请赞美……

父啊,请听,我要向你赞美!”

奔跑在木栈道,与天地万物同唱那曲亘古“赞美”的歌谣,原是我的本分,是一个人为人的本分。

万物啊,让我们一起,亲吻那属于造物主的岩石吧?

这次之后,让疲惫的我们在热泪中,在静默中,咀嚼回望此种奇妙: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是啊,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20443 次阅读 | 5 个评论
全部(2)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 席慕道人 11-04-11 12:05
    席慕道人
    那一刻的脚下,是呼啸而来奔腾不止的涨潮,一波接续一波,像天的号角,是天呼唤觉醒的号角
  • 南南 11-04-11 13:51
    南南
    席慕道人: 那一刻的脚下,是呼啸而来奔腾不止的涨潮,一波接续一波,像天的号角,是天呼唤觉醒的号角
    :)呵呵。“寻求神的人,愿你们的心苏醒。”是诗篇作者的祈祷,愿望我们的心苏醒,警醒。
  • 天池 11-04-12 21:44
    天池
    耳边,呼呼的海风不留情面地扑过来,扑过来,掀翻了披在肩头的纱巾,掀翻了梳理整齐的头发,掀翻了造作怀疑和无解的询问,掀翻了这个世界附于内心累累的一切。

    我知道,那一刻,我终于害怕了,是第一次真实地害怕,第一次真实地恐惧。

    这篇文章好棒啊!我能完全看懂呢。而且一口气读下去,非常有感动!真的。不说了,读经去也!
  • 南南 11-04-14 09:19
    南南
    天池: 耳边,呼呼的海风不留情面地扑过来,扑过来,掀翻了披在肩头的纱巾,掀翻了梳理整齐的头发,掀翻了造作怀疑和无解的询问,掀翻了这个世界附于内心累累的一切。 我知道,那
    :)感谢主。
    主的创造奇妙,所以我才能在烈烈寒风中,站在海边狂唱《你真伟大》个把小时。
  • 天池 11-04-14 23:07
    天池
    南南: :)感谢主。 主的创造奇妙,所以我才能在烈烈寒风中,站在海边狂唱《你真伟大》个把小时。
    哈哈,只有你和主知道,太美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