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 日志 > 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


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

2013-07-25 21:12 ( 14834 次阅读 | 0 个评论 )


    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中,赵二宝本是个乡下姑娘,到了大上海这个花花世界,禁受不了纸醉金迷的诱惑,用完了钱而羞于回家,“爽性爽爽气气贴了条子做生意”。
    这跟逼良为娼不一样,要怪只能怪自己虚荣天真,怨不得别人。
    她开张不久遇上的史三公子,出身公侯,气宇轩昂,应承她“除非死,定娶她过门”。
    谁知史三公子返南京后,一去不回,不久竟去扬州娶亲了。
    得知此事后,她“眼前一阵漆黑,脑门里汪的一声,不由自主,往后一仰,身子便栽下去”。
    可是醒来仍心存侥幸,希望史三公子有一天能回心转意回来娶她。
    
    第六十四回,即全书最后一回。

    她遭流氓毒打,疼痛难忍,于昏睡中梦见史三公子来看她,她惊喜不已,打扮停当准备下楼,还不忘关照她母亲说:“妈,我们到了三公子家里,起先的事,不要去提起。”
    全书在此处戛然而止,让人看得委实胸闷不已,欲哭无泪。
    正如张爱玲在《国语本<海上花>译后记》中引胡适的话:
    “这十九个子,字字是血,是泪,真有古人说的;‘温良敦厚,怨而不怒’的风格……”
    小说止于赵二宝破镜重圆的黄粱一梦,此时她神情恍惚,已分不清是梦是真,遂在梦境中毫无怨言地原谅了那个负心汉。
    韩邦庆为一个流落烟花之地的妓女,苦心设置这样一个虚拟的幻境,玉成了其隐忍卑微甚至远超一般贤妇的道德义举。
    惟其以为是真,方得如此情深意切,字字血泪:
    然亦惟其是在梦中,——
    只能是在梦中,我们方有机会一窥妓家亦可能背负的情感上无辜的受苦与忍耐。
    可是梦中再深挚再情切又如何能作得数?
    无非是一厢情愿的自扮自演罢了。
    可是若非恍惚梦中,赵二宝又如何可能有“权利”去原谅史三公子?
    她一早已被现实剥夺得一干二净。
    终究不过的梦一场,书里书外,早已心知肚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二宝恍恍然说些傻话发些傻劲,真说不清韩邦庆究是多情还是无情了。
    
    无尽反讽撕扯出生活深处真实而巨大的黑暗裂缝。
    许多事情,纵使愿意,纵使甘心,终究徒呼奈何。
    再三思之,令人怆然。
    所谓“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

    你我同为赵二宝,
    何尝不是早已被现实剥夺殆尽?


14834 次阅读 | 0 个评论
全部(1)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