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 日志 > 灵魂之溯(二)


灵魂之溯(二)

2010-03-25 17:08 ( 13789 次阅读 | 0 个评论 )

(二)

 

诗人黑塞面向一贫若洗的世界,便将生活哲学诉诸《荒原狼》,“回头根本没有路,既回不到狼那里,也回不到孩童时代。”

当来自苏北的车间阿姨操着并不熟捻的普通话,满了担心和挂念地向我絮叨她的两个留守在家的孩子,我有种胸口被堵塞的感受,我所能回应的也只有倾听那么少。当那个双手皴裂的叔叔揉撮着眼睛,神情忧悒地回答我说,“春节不回家了,可以省一些路费……其实没什么好想”;当那几个颜面未脱稚气的孩子,在近夜时分来工厂求职,以满怀歉意的口吻向我的举手动作道谢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想到我在他们的那个年纪,正为抢占有限的教育资源而削尖了脑袋,而未谙世事的他们已开始用双肩担负生计;而当我义愤填膺地因着工资拖欠问题,翻找《劳动法》条款以期捍卫权利的时候,他们也只是在冬日密阳下,再一次地眯起眼睛,陷于沉默,后又无奈地追闹成一团……。

卢梭说,“每个人在一出生时,口里就含有一枚金币,一面是自由,一面是平等。”

然而举目生息,满了眼的却是戴着锒铛镣铐左顾右盼的人们,站之于淄臭枯草之地夜以继日地重复着无助和迷茫,或许寻找着出路,或许没有。在此之上,生成于思维的是:逢及世间所是,无知无觉中所被剥夺的,正使得无望其中的灵魂划向贫穷的最深,更深。

姐妹发文分享说起她对流浪街头乞行者的关注,那感染着我的心。她对于“社会边缘人”有着赤诚的感动,“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128-31》)

而当面对着这些些躬身于各色石化粉尘的灵魂,被各色染料斑驳的面貌朝向我的一次又一次羞赧的笑的时候,我不由产生一种愧疚之感:若我们同为造物生灵,何以两个灵魂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远?

事实上,当我浸溺于一无所知的HDPEPP等石化粉尘弥散的生产车间,与四面八方而来的农民工塑化美饰产品的时候,内心汹涌最深的是一种逃离的冲动。我自认我所闯入的或许是一场错误,这里是我无力承付的罪孽之穴,也是无法回应我个人期待之境。我想:数日以来,我所任由在我身上碎碾的所有,如此惨烈地支解着我的理性判断,冲击着我步步为营的习惯,它于我似乎更像极了一场接一场的“猜拳”,一次又一次的“掣签”。当大学室友,儿时同窗,主内弟兄依次向我伸出“工作橄榄枝”之时,我似乎终于有积攒足够的自我正义说,“我要离开这里。”

可若我一面说“我信”,一面又无视于神,所还能成就的也只有生命的分裂;而当我望向神:

我看见我自己本从“埃及”起行。

我看见摩西跟随那位应许他说“我要带你去迦南”的神,一路旷野,一路风尘,一路歌。

我看见那位恩主披携真理之光,自较之于众生复之又复的孤单、困倦、凌辱、被弃里向着各各他踉跄走来。他虽因着鞭伤步履时有蹒跚,却殊死抱怀那个信念:以舍己之爱拆撤穷尽神人之间横亘的隔垣,以换取那群服膺于罪恶权势之下的灵魂。

我看见他鲜血满披的手拥紧十字架,向着愚昧无知之罪人宣告,向着麻木无望之世人宣告,亦向着跟随他脚踪却依然惊魂难定的门徒宣告:

看哪,我要将一切都更新了!

 

13789 次阅读 | 0 个评论
全部(2)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