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夏阳的公寓 > 日志


  • KING OF POP离我们而去了~

    夏阳 2009-06-30 14:46   14370 次阅读|没有评论
    2009年6月26日一早起来看手机新闻:Michael Jackson离世!真的么?真的么?真的么?今天不是愚人节吧!黯然~ MJ离世,有人说神离开了这个世界。作为上帝的门徒,我虽不敢讲这样的话,但是我崇拜MJ之心情应当可比暗夜精灵崇拜他们的塞纳留斯那般吧~ 说实话,直到MJ去世,我始终是带有瑕疵的景仰着这位近乎半神的存在,而那些瑕疵却是因为那些流毒的传闻以及不实的毁谤:就是他不接受自己黑人的身份要去漂白皮肤、整容,还有是他心理变态娈童。然而这些谎言竟然在他去世以后仿佛预约过一般接踵破灭。 先是有人证实他患有白癜风;紧接着又有人证实MJ曾经严重烧伤头部;最后,当初控告MJ娈童的那个孩子现在长大了,在惊闻MJ去世以后再也经不住良知的责 问,出来澄清说当年是他贫穷的父亲指使他诬陷MJ和他发生了性关系,好借此获得巨额赔偿金改善生活。震惊的同时,这使我无比轻易的联想到250年前另一位 被陷害的半神——Wolfgang A. Mozart……一声叹息~人类真是邪恶而堕落,总是有人为了自己的私利去伤害别人,而且专挑那些最脆弱最容易受伤的来伤。我深深的为MJ感到悲伤,当时 多少人在指责MJ背叛黑人身份,又有多少人因为MJ的鼻子在演唱会时掉下来而兴奋不已,甚至在93年MJ被控告娈童的时候,无论圈内圈外,一度为万夫所指,被万人唾弃,而这却是为了别人叵测的谎言。 1992年,已经成为“流行天王”的杰克逊与12岁的钱德勒成了好朋友。1993年8月,钱德勒告诉精神医师杰克逊与他发生了“性关系”。在父亲埃文提示下,钱德勒对杰克逊提出指控,“娈童案”爆发。警方对杰克逊的梦幻庄园展开大搜查。随后,杰克逊与男孩的家人达成庭外和解并支付了2330万美元的赔偿金。但在协定中,杰克逊否认自己犯有任何罪行。 尽管杰克逊自始至终都坚称自己是清白的,但是外界对他的非议铺天盖地,杰克逊此后一直无法摆脱这起事件对其演艺事业造成的影响。在杰克逊的死讯传来后,其前任经纪人迈克尔·莱文随即发表声明,称他对这样的悲剧并不感到意外。 他说:“多年来,迈克尔的生活十分艰难,他一直在自我毁灭。他的才华无 » 继续阅读
  • 婚礼 安昀&孟颖珺

    夏阳 2009-05-31 14:21   18333 次阅读|2 个评论
    和太太一起去了George & Viola在江湾堂的婚礼,大赞~ 我们擅自带了小智一同前去观礼,说是14:30开始,我们14:25匆匆赶到,好在婚礼是15:00才开始,没有让我们显得很狼狈。 教堂门口坐着几位老阿姨,乍一看不像有婚礼的样子。 拾级而上,发现边上还有残疾人通道,心里就很感恩,同时瞥到贴了大红喜字的车子,于是心安理得的冲进大门。 教堂很大,一楼除了接待什么人都没有,又疑惑了一把,签了到才知道婚礼是放在二楼的。 二楼果然更大,已经坐了不少人,看到了新郎,新娘自然是躲在房间里。圣坛已经装饰停当,外面的阳光在教堂花玻璃上晕开,上面的画焕发出神圣的光华。 司琴开始奏乐,弹的是 《爱的颂歌》 ,诗班和牧师从两翼徐徐行到圣坛上,一切充满了和谐的秩序感。 牧师宣布婚礼开始请新娘入场,诗班唱起婚礼进行曲,无比惊艳~(请注意: 这个评价是从我这里出来的! )。 红毯那一头的大门缓缓开启,一众人走出来。走在当先的是一紧张小女孩,带着天使的小翅膀,左一片右一片的扔着花瓣,随后是一更紧张小男生,走路姿势都无比 僵硬。再后面是伴娘,捧着红白玫瑰的捧花,端庄地走着。最后面是新娘,被其父亲挽着。任何赞美新娘的话在这个时候都显得肤浅,所以我不说了。 那条 铺了红毯的路真是漫长啊,新娘一步一歇走了很——久——很——久——,让我想起我结婚的时候的场景, 太太 从红毯那头缓缓走来,我的心情真是无比的复 杂,各种情愫翻翻滚滚。于是我转过去看看今天的新郎,满头细汗地翘首等待,神情也在暗暗反复着,一度似乎要掉眼泪一般。紧张女孩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善意 地提醒她笑一笑,谁知她僵硬的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继续僵硬而去了。 今天的牧师们极赞!从样貌、神情、举止、声音、讲道都非常的得体,非常庄 重&流畅的主持着婚礼,其中偶尔又穿插一点轻松的笑料,实在是难得!更难得的是,所谓牧师们就是有两个牧师——沈牧师和陈牧师,这两位牧师本身是 夫妻!这对夫妻档牧师先后以各自的立场对安昀弟兄和颖珺姊妹进行了劝勉,讲得非常生动,要是谁没有好较听我真是为他可惜,因为那个其实是这场 » 继续阅读
  • 花非花 雾非雾 夜半来 天明去

    夏阳 2009-03-06 10:34   16057 次阅读|4 个评论
    最近听歌从齐豫的《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飘移到了范玮琪的《那些花儿》上,《那些花儿》本来是朴树写了唱的,后来王菲也唱,范玮琪也唱。听下来还是觉得范玮琪的最具沧桑感,还非常有心的把《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里面的几番追问放了进去。 那么多人唱来唱去唱得都是花儿们去哪儿了。真的是花儿们去哪儿了么?其实,是我的年轻去哪儿了?我的懵懂去哪儿了?我的青涩去哪儿了?我的激情去哪儿了?岁月轮转斗转星移,当一切消磨殆尽的时候,剩下悲情的叹息和模糊的回忆,还有看着新的一幕凋零的上演。 每次听到“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的时候当真就有一种“那就算了吧”的无奈瞬间渗透进每个毛孔;还有“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或许我现在不写些什么下来,过段时间,现在的心情心境真的是会难辨真假。对这两句最没有免疫力,还好一遍歌这两句就出来一次,接下来有时间可以大口喘气。 昨 天和Loli一起听完范玮琪的版本开了王菲的版本来听,居然把那么深沉的歌唱在E调上飘着,觉得王菲唱得实在不咋的,之后又开了王菲的《又见炊烟》来听 (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对王菲没啥感觉的),听到《又见炊烟》的前奏就开始纠结,听到同样的间奏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出声问Loli,这个怎么感觉在别的歌里听到过,感觉是抄来的?然后只见Loli一个劲儿的点头,然后和我一起一脸纠结开始回忆究竟是哪首歌。纠结了很久,游移了3首歌最后找到了答案—— Cranberries的《Ode To My Family》,真的很雷同。随后开始大不满王菲抄袭,后来想想,这种事也只会发生在我和Loli身上。 » 继续阅读
  •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夏阳 2009-02-09 09:59   16187 次阅读|2 个评论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Young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Taken husband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husban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husband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husbands gone? Gone for soldier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Covered with flowers every one When will we ever learn? When will we ever learn?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Young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 one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These days, I always hum this song unconsciously, then realize suddenly and feel like crying. » 继续阅读
  • 阴阴惨惨的莫扎特

    夏阳 2009-02-03 16:59   15708 次阅读|3 个评论
    早上一出楼,感觉阴郁的天空就狠狠地压了下来,没有一丝阳光,过年的喜悦之情一扫而空。刚产生想要开些欢快的音乐来听的念头,脑子里一下就窜出了《Amadeus》开场年轻牧师去探访萨列埃里时的音乐。场景是同样阴阴惨惨的天,不同的是还下着急雪积在灰黑的街道上,古老的建筑冷峻而狰狞,马车驶入关着萨列埃里的精神病院。背景音乐就是Mozart第25号交响曲的第1乐章开头,紧凑绵密的渐强弦乐和阵阵飘飞的雪花融合得天衣无缝。 这样的作品在我还在聆听Mozart的长笛和竖琴协奏曲的时候,是完全没有办法想象的,Mozart,即使他作品里最最忧伤的旋律,不也还是带给人淡淡的愉悦吗?他难道不是欢快的代言人么? 我直接开同样阴郁急闷的第20号钢协,那段渐强的弦乐,为我揭开了那神秘幽深的18世纪欧洲的面纱…… 手里面还有内田光子的第20号钢协的DVD录影,每次看都心潮澎湃,总是先无比倾慕于内田的演奏&指挥技艺,紧接着就抛开一切开始膜拜Mozart,在一首杀人的作品面前,演奏者对于作曲者而言是多么的不值一提啊! Wolfgang Amadeus Mozart,Amadeus的意思就是上帝的宠儿,由于他的具像甚至会让我崇拜他超过崇拜上帝,愿上帝饶恕我! » 继续阅读
  • 过年

    夏阳 2009-02-03 14:44   16359 次阅读|5 个评论
    今年决定DIY春联。 除夕晚上和Loli一起做完&吃完年夜饭,来到小智sama家里一起过年,事先请他给准备了毛笔和墨汁,自带了从金茂索取的大红门联纸。 带上了三人份的茶具、铁观音和自烤的派,觉得派烤得实在不怎的,于是又拐到85度C去买了两盒小甜点。半路上又想起小智sama家里的小猫眼睛发炎了,于是过去的路上路过药店,买了瓶氯霉素眼药水(居然还是处方药)一起捎去。经过一个销售烟花的摊位,买了一小捆小焰火才花了4块钱。高兴! 小智sama扮相很夸张,不过我们的接受能力也很强,不以为怪。我和Loli开始给小猫猫们清理眼屎点眼药水,小智sama则show完新买的毛笔后发现墨汁找不到了(雷!),于是取出颜料说可以用黑色颜料来写(orz!)。处理完小猫猫们,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我么仨泡茶吃点心看春晚,今年的春晚果然是真唱了,黄圣依上来就跑调,还一度让我们以为是在过六·一。其间我们还纠正了小智sama对于表亲堂亲 的常识认知上的错误,哇哈哈得意中…… 咪咪奇臭的大便将我们逼出房间,于是我们又“其乐融融”地放了小焰火,小焰火的质量实在是不咋的,难怪一小捆40根只要4块钱,完全满足不了Loli想用焰火在空中写字的愿望。 我很牛的找出了小智sama遗忘的墨水,就在外面“炮火”最猛烈的时候,写起了春联。这不写不要紧,一写起来就是两个半小时,因为我的字实在是挺难看的。 通过不断的写写写: 虽然还是不太入目,但最终还是定下了一幅贴出来: 回到家已经凌晨3点了,不过这个年过得很高兴啊~~~~~ » 继续阅读
  • 夜遇新疆贼

    夏阳 2009-01-21 12:48   15423 次阅读|7 个评论
    昨晚,和我家Loli一起在健身房运动完,穿上外套接过Loli手里的健身背囊背上,准备回家。我走在我家Loli右边,一路上兴高采烈地谈论着最近认识的一个好朋友,其乐融融。 前面再走个100米转个弯就要到家的时候,突然发现背在我左肩上健身背囊忽的往下一沉,什么东西若有若无地从我手肘下穿过。我顿时警觉地回头一望,10点钟的人行道空荡荡,远处有个新疆人的烧烤摊正冒着白烟。我眼睛四处一扫,发现我家Loli的左手边3米处有个相貌猥琐的新疆人两手紧紧的揣在兜里,按在身上。在之后的0.01秒内那人就被我定义为贼了。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边还在想身上少了什么东西,一边就冲上去,朝他吼“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就在我吼完的时候,我也大脑也反映出来,我的钱包一向是放内袋的,不可能被偷,而左手也确认了外套兜里的手机不翼而飞。那个新疆人惊恐的看着我,一动不动(估计他也没想到我那么快就确认了是他偷了我的手机),而我可能真的是被愤怒壮了胆,拽着他的衣服开始搜他的口袋。他紧紧地束住手,不让我的手伸到他外衣里面,可是我还是伸进去了。我摸到他内袋里有个长方形硬硬的东西,但是很轻,感觉是盒香烟,感觉他的内袋里应该装不了别的东西时我有点想放弃了,但是看他紧紧束着手的样子觉得10000%的可疑!我的手就要伸到他束得最紧的地方去!结果就在他的毛衣和外套中间被他手紧紧按住的地方,我把我的手机抠了出来!我狠狠地骂了一句“妈妈的,新疆人!”牵着Loli就走了。转身前的一霎那,看到那新疆人眼睛里出奇的平静,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走出几步,Loli一个劲儿问我是怎么发现手机被偷的,崇拜地说我好警醒好厉害。而恐惧伴随着愤怒还有悲观的情绪不断的袭来。幸亏那个新疆人没有利器没有同伙,不然我被捅上一刀两刀的可不是玩的!也幸亏他没有胆子和我干一架或者拔腿逃跑,我那个时候刚刚运动完,还没完全恢复过来,没有把握能打过他追上他。还有他那个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眼神,真是气死人了,这个社会怎么就那么可悲呢,总是风闻新疆贼的所作所为,今天居然还真的临到我头上了。 一阵惊恐 » 继续阅读
  • 我的信心去哪里了?

    夏阳 2009-01-19 11:35   14641 次阅读|7 个评论
    前两天在社区里随便翻翻,看到一个姊妹的一篇文章,讲了不少她在信仰上被父母逼迫的事,其中另提了一件通过不断的祷告神医治她近视眼的事,几百度的近视不吃药不做理疗不做手术只是祷告结果就好了。我当时不知怎的就一下子很刚硬,觉得特别的不可信,以至于对文章里那些令人难过的受逼迫的事直接产生了怀疑。“至于吗?”“有那么惨吗?”“故作悲壮吧。”这样的念头不断的冒出来。 回过来想一想,《圣经》里不止一次的记载瞎眼得看见的神迹,而我对于《圣经》里的记载却是100%全然相信的,但是为什么对于近视眼得医治反而不信呢?这个似乎应该更容易做到吧。还是我就是不相信别人的话——因为不是被记载在《圣经》上而是被记载在网路上呢? 由于一直被教导说要仔细分辨,或许缺乏对普通人的记述的信心是可以被接受的,但是我为什么会对弟兄姊妹的记述发生怀疑呢?是我在怀疑弟兄姊妹的身份吗?还是根本就是我失掉了应有的合一和爱心呢?那是不是我对神的信心和爱心也因为“仔细分辨”而一同变小了呢?是我过于崇拜《圣经》反而有点将神迷失了吗?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 继续阅读
  • 我真是自恋啊~~~

    夏阳 2009-01-09 11:54   29 次阅读|没有评论
    详细内容已经加密 » 继续阅读
  • 现在的警察……

    夏阳 2009-01-05 10:58   15122 次阅读|3 个评论
      今天早上上班,从东昌路地铁站出来向金茂跋涉。   我走在世纪大道宽广得可以踢球的人行道上,从一名警察和一名民工兄弟身边经过。民工兄弟推了一辆破旧自行车默默地站在警察身边,望着警察在罚款单上挥动着大笔,明显是他在世纪大道壮阔的人行道上骑自行车被逮罚款了。   越过民工兄弟无奈的脸,一穿着还算体面地中年妇女(判断应该是上海人,同样作为上海人,我的判断不会错)正目不斜视地骑着自行车从两人身边悠悠然过去,而我们的警察则毫无反应,继续自顾自的写着。   虽无十分把握,但我有八九分把握警察是有看到同样在人行道上骑车的中年妇女的,他为什么不一起拦下来处罚呢?是不是因为上海的中年妇女太过凶悍警察不敢兴师问罪吗?这不就是欺软怕硬吗?民工兄弟真的就那么好欺负啊?我完全可以想象一名上海中年妇女为了五元钱的罚款和警察纠缠不休直至泼妇骂街的场景,而我们的民工兄弟就只能默默地认栽认罚,把辛辛苦苦赚来的(甚至可能被拖欠了几个月才发下来的)钱掏出来上缴国库,然后凄然的回去为回老家的车票发愁……   可是我能做什么呢?也就默默地走开罢了。但是没想到我不过走出3、40来步远,一个老大爷穿这大棉袄从路边工地里推了辆老破自行车出来,正翻身上车准备朝那警察的方向骑起来。我回头一望,发现那个警察和民工兄弟还在那儿,我完全无法想象警察会对老大爷同中年妇女一样视而不见,于是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去,喊了声“老伯伯”拍了拍他肩膀,只见他一阵哆嗦把头转过来迷茫的望着我。我说“别骑,前面有警察,推过去吧,不然要罚款的。”说完我转身就走了,耳边传来老大爷说“好、好……”的声音。 » 继续阅读
  • 早上被问候了 很平安~~~

    夏阳 2008-12-25 10:37   17336 次阅读|7 个评论

    早上被问候了 很平安~~~

      早上冲进临平路地铁站的时候,一位有点年纪的阿姨在发广告单,以为是发小广告的,看到走在我前面的一位Lady很灵巧地躲开了向她伸出的手。   我一向是收小广告的,我觉得这些发广告的人都挺不容易的,因为他们为了生计,不论天气都要站在那里发,特别是冬天和夏天的时候还要忍受着寒风和酷暑,所以我总是会取一张,这样至少可以让他们早半分钟回去休息。   所以今天我也就从容的走上去,从阿姨手里接过广告单。当时一声“圣诞快乐,耶稣爱你!”的问候传入我戴了耳机的耳中,我连忙回了一句“圣诞快乐!”就与那位阿姨错身而过了。等回过神来,赶紧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张印刷精美的福音单张!顿觉心中无比的感动,一种暖暖的平安流淌在心里……   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回去把单张还给那位姊妹,这样或许她可以把耶稣爱的信息传递到下一个未曾认识耶稣的人手中。但是一转念,不如把这福音单张当成天父给的圣诞节礼物收下吧,到了公司还可以拿出来和同事们分享。   就好像被天使问候了,很感动…… 无图无真相,反面就不贴了: » 继续阅读
  • 在圣诞节福音派对上合奏(微xyt)

    夏阳 2008-12-24 12:16   19106 次阅读|4 个评论
      今年团契的圣诞派对安排在12月21日举行,山上的城自然是要出一个节目的,由于今年没有及时的排练献唱的圣诗,所以我们最后决定翻点小花样,既然天父上帝让大家在乐器上都挺油菜,那就来个器乐合奏吧~~~   大家……大家都是些谁呢?LP是从小弹Piano的(牛!);我大学里面自己学的Violin(也牛!);惠(男,囧~~)在一年多前开始自己摸Violin,现在也能演奏些圣诗了(真牛!);昊亮喜欢在看《鲁豫有约》的时候抱个Guitar耍,默默的默默的就掌握了好多Guitar和Chords(再牛!);静静才学了没几次Guitar,有了一点演奏基础,于是豁出去加入了(这个最牛!)。   派对前一天12月20日下午,大家扛着各样乐器齐聚我家进行排练。我们计划演出的曲子是首挺简单,又很悠扬的圣诗《If I Flee on Morning Wings》,在这里要特别感谢Guitar达人昱dx,当初这首诗歌就是他荐给我听的,而我在Guitar上又没有什么造诣,这次特地请他抠了这首诗歌的Guitar Chords,好给昊亮和静静演奏用。   说实话,除了我和LP,惠、昊亮和静静都是首次在公共场合公开演奏,但是惠的底子已经不错了,为了避免昊亮和静静过分紧张处岔子,我和LP很油菜的把Guitar谱简化了又简化(对不住昱dx)。排了几遍下来,居然效果越来越好。哇哈哈,乐坏liao~~~~~   21日下午,阴冷阴冷的,惠却搞错了地址(似乎他挺热衷出现这种乌龙),害我在寒风中挂着鼻涕兜了一个大圈子,生气~批评!好在一到温暖的房间里,心情就变得大好,于是我很自觉地给每把琴校准音,安排好歌词的PPT,大家确定了一下舞台位置就又排练了一下下。其他的不少dxzm们看到惠、昊亮和静静要乐器献演,一个个都惊讶得合不拢嘴,哇哈哈,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   轮到我们献诗的时候,大家扛着乐器和椅子来到前面,刚刚坐定,好几个端着照相机的朋友就闪着闪光灯就冲到前面,闪光灯闪得我们都不敢看大家(其实也是自己紧张,这种时候除了我淡定的LP,大家应该都超紧张的吧~)!Double Violin,Double Guitar & Piano的阵势把大家都唬住了,目的达到~~~~   不过紧张还是避无可避地袭来,尽管已经祷告交托了,可是我就是天生的紧 » 继续阅读
  • ^__^

    夏阳 2008-12-23 13:37   13288 次阅读|1 个评论
    A little girl, dressed in her Sunday best, was running as fast as she could to get to Sunday School. As she ran, she prayed.    "Dear Lord, please don't let me be late. Dear Lord, please don't let me be late" .... at this moment she tripped and fell, getting her clothes dirty.    She got up, brushed herself off and started running again, praying, "Dear Lord, please don't let me be late...but DON'T SHOVE me anymore!" » 继续阅读
  • If I flee on morning wings

    夏阳 2008-12-11 14:24   14019 次阅读|2 个评论
    If to Heaven's heights I fly, You are still beside me. Or in death's dark shadows lie, You will stay close by me. If I flee on morning wings far across the gray sea, even there your hand will lead, Your right hand will guide me. » 继续阅读
夏阳
TOP